這一直是一條老少咸宜的健行路線,也是烏來-礁溪間的單車越嶺道,我大約十多年前熱愛單車運動時就知道了。這十多年來,受天災的影響,人車管控的廢弛,如今儼然成為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觀光景象。

 

P1170729-cover.JPG

桶后溪

緣起:

去(2019)年盛夏的八月份,我們去訪查西坑林道(獅坑橋)的同一天回程,騎機車順探看桶后越嶺道,僅抵達3.5K處(詳看:[新北 烏來區]西坑林道-獅坑橋 踏查》),而當時正在施工(坍方處理和舖設路基、邊坡維護)因而無法通行;近一年後的此時又訪,車輛已經可以直抵登山口,我進入幾無落差的林道健行了。

越嶺道今貌:

只要有交通工具能夠深入烏來 孝義的這一帶山區,幾乎ˇ是"一條路走到黑",路底就是登山(入)口,走進去以後...就悉聽尊便~靠雙腿可以往礁溪或是走到哪算哪再原路折返;騎越野單車的就更不用提了。還有其他的玩法,包括只走一K就切入溪底搭帳、玩水,然後在溪邊過上一夜,次日再返。


~D日~

這天清晨,我起得特別的早,東西齊備的順利出門,我想知道從我處的捷運站到新店捷運站實際搭乘要花多少時間,40分鐘~WO~!

交通:新店捷運站至登山口,車行另需約1.5-2H;

天氣:標準夏季氣候,非常炎熱;


登山口~

我們抵達的時候,林道的兩旁已經停滿很多車輛,在離登山口一段步行距離的地方停妥車輛,我僅換個雨鞋就可直赴登山口。

這裡是林道的13K處,離去年我能到的位置差距將近十公里之遠。

P1170701.JPG

我不認識他們,但當我舉起相機時,他們又似乎很樂意做我的模特,留下了這張照片,記錄著登山口的樣貌。

P1170702.JPG

顯示隸屬管轄林管區和民國92年竣工的改善工程告示牌。

P1170703.JPG

回頭向溪邊一望,在一棵樹上的藍天隊告示牌,指出我沒聽說過的山,同名的山很多,寫格文時查了資料知道有顆三等點。

P1170704.JPG

桶后吊橋

P1170705.JPG

走進去了。據曾經在蘇利颱風前來過的同行隊友說,越嶺道也歷經天災改變過,其中有些路段的寬度歷經封閉後的幾年以來草迅速偃來,寬窄不一,但基本上目前進出不管制,登山客、嬉水者、溯溪者,越嶺健行者們絡繹不絕於途,這個假日的人潮說爆多一點不為過,因此,和西坑林道的廢棄模樣不可同日而語。

攔沙壩

P1170707.JPG

越嶺道離溪床很近;步道大約高過溪床約不到1M的高度,最高處也約不逾十公尺高就觸及溪床。

P1170708.JPG

大、小礁溪山岔。這兩處都可實施O行,連通的步道就是桶後越嶺道。

P1170711.JPG

P1170712.JPG

離鞍部(註)的距離約5K處,進入步道後第一面官設指標牌。

P1170714.JPG

涉水經過較為寬廣的溪床,但上午的溪水很淺、不湍急。

P1170716.JPG

這時布鞋和高筒雨鞋高下立判(水不深,不怕濕腳的話,什麼鞋涉水都可以的)。

P1170717.JPG

看見樹蛙在...,換了床(按)還...忙著

P1170718.JPG

P1170719.JPG

[按:"換了床",就是指這脫下鞋溯溪的人,不知何時被一雙在忙著交配的樹蛙纏上,因為好奇者眾(包括我)前來湊熱鬧拍照,於是把這對蛙請下溪床之謂也。]

森林步道。入鏡的是一家人。

P1170722.JPG

步道在走進一個多小時後有了選擇,即可以不涉溪,走山腰路;當然我們去程還是走溪床,爭取時間又不費勁。

拍攝的是縫合的岔路,高繞段由右緣山徑往下回歸合一,要再走山腰路,前方還有一段可提供山行者選擇。

P1170723-高繞段.JPG

這一段的高繞,由高梯下來溪床。

P1170726.JPG

第二吊橋/台電保線所吊橋,是一處鐵線橋。同時此處的路標指出烘爐地山登山口的概約距離,那年~我從櫻花陵園進入桶后溪探源,這次由烏來進入,雖未走到源頭,但仍頗有趣味。

P1170730.JPG

美景處處

P1170731.JPG

不走了,直接溪邊躺平午睡或嬉水,隨意、放空近兩小時。

P1170734.JPG

P1170735.JPG

我午睡的頭上,是一片蓊鬱的森林,透隙著藍天;隔著地布墊是柔軟的砂礫溪灘地,我午餐後睡了一覺。最近爬山在高山或溪床都很好睡。

P1170736.JPG


耍廢行程與時間分劃:

09:00 桶后13K

09:30 起登

11:36 午餐地點(13:00回程);

15:30 桶后溪登山口。


後記:

一、和這個山社結緣很久,但始終沒有機會出席一次,這次衝著"桶后溪",就來了!感謝李文澤大哥、阿龍、伯樹大哥伉儷。

李大哥在午休的溪床給我說了十八日基隆的行程,力邀我參加,我非常心領他的熱情和對待,有機會一定去。

二、親近山水似乎是最近因受疫情解禁後的全民運動了,這樁「美事」,加上不再實施管制措施,不知道值不值得喝采和鼓勵?更甚者,對於一般平常不游山又缺乏公德心遊客的加入,這桶後溪遭殃恐怕是免不了了。

三、這天,不只領隊、司機伯樹大哥都問我來過桶后溪?

我說:來過,但去年因施工之故進不來算來過嗎?應該不算吧!

那我重新說:烏來端,我第一次來,所以標題是初探。宜蘭 礁溪端,我走過了,還想再走的,因為直升機墬機封山,擇日再去一次桶后溪源頭,了了當年說過的誓言。


註:

桶后鞍部,桶后越嶺步道最高處,山友說那裏一片芒草,下坡便進入宜蘭縣境的桶后越嶺道。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