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赴宜蘭完登阿玉山後,想起烏來端 登阿玉山的相關紀錄中提到那「隱密的30公里」(註一)的西坑林道,既充滿好奇又有懸念。

林道過往的榮景,應該是從日軍在宜蘭建機場的運補道,至民國60年代的「新北橫公路」的規劃(註二),而今烏來的繁華氣息逐漸有所改變,因大自然的殘酷無情,那孤立在烏來山區的林道?特別在2015年受「蘇迪勒」颱風重創的爾後,受到的破壞更是年復一年的嚴重,令人堪虞這條林道會否真的「消失」不復見?

既然新的紀錄成了鳳毛麟角,我們決心自己前往踏查一番,為林道在這個方面的紀錄做個分享,也藉由這趟消暑健行結束後順訪「桶后林道」,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

P1140368-cover.JPG

前言

這踏踏查的動機,始終來自兩個疑問:

其一是,2015年「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山區至今,山徑遭到嚴重損毀,過去從傳言的難以順暢到險阻重重、不可能恢復的西坑林道,其現況究竟如何?

其次是行程後順訪與西坑林道比鄰的「桶后林道」,2008年玩單車時就想去走走看看,同受崩塌受損至今的命運又是如何?順訪的目的,期望作為爾後由桶後越嶺(註三)宜蘭的參考。


~踏查D日~

早上從新店的家出發,迎著晨光前往首訪已成絕響的「台9甲線」西坑林道段,預定行至獅坑橋折返。

烏來...

沿著台9甲由烏來老街入口經啦卡路(仍是台9甲)往孝義方向走,這段過里程14K後的台9甲線,路幅被限縮到僅能容許雙向小客車會車極勉強的寬度,如果真要開發這條動線通往宜蘭的話,以這樣的現況如何便利徵收、拓寬成為順暢的動線,將是一大難題。

孝義派出所,目前已不必辦理入山及接受管制(註四)。

P1140274.JPG

觀看路一旁的公告紛亂(有些是否還有現代性?),訊息主要是針對桶後林道因為風災損壞而需要封閉、管制的告知居多,「西坑林道」完全提都沒提。

P1140275.JPG

進出孝義派出所之管制入口

P1140276.JPG

台9甲線的終點。

P1140277.JPG

桶后林道起始點-舊檢查哨(已經廢棄)。

P1140278.JPG

續行往西坑林道入口,即稍早時期通往路門山、阿玉山登山口的林道。

P1140282.JPG

入口處的告示矗立右側,連林道的名稱都不曾提起。

P1140284.JPG

P1140286.JPG

P1140287.JPG

儲水塔。這一路走進來,黑色粗的水管一直在山徑右側,連通這個儲水設施。

P1140288.JPG

P1140290.JPG

步道沿途景色優美,林相豐富,行走其間彷彿進入綠色隧道般的沁涼,令人愉悅,這一特點和阿玉山林道有截然不同的體驗。 

P1140292.JPG

第一度過溪。竟有人獨自躺於石上納涼。

P1140295.JPG

原攔砂壩崩毀,被一堆由山頂剝落的巨大亂石完全壓垮、掩蓋。

P1140297.JPG

桑科的水同木,幹上生果。

P1140298.JPG

這段林道是寬闊的,我們就在猜...這條路跡是誰走出來的?很明顯的讓兩旁茂盛的植披不漫長過土黃色的路面的,是登山客?山老鼠(後來我才從遇見的釣客口中得知,這裡有居間活動者),還是原民獵戶?

P1140299.JPG

又是臨溪一瀑

P1140304.JPG

臨瀑上方亂石堆,山壁一側垂至腳下的的一樣的亂石,林道早被壓垮於其下,圍石則形成瀑潭;

P1140305.JPG

拍攝下瀉的瀑布

P1140306.JPG

蕈類

P1140310.JPG

第三次過溪

P1140312.JPG

此過溪處有三道壁掛的小瀑流,高過人的山壁色黟,其上滿佈青苔和冷清草,水流極淺,穿雨鞋通過踩踏可以大意無妨。

P1140316.JPG

遇第一面連續彎路牌,早期可以行駛車輛只能透過想像了,但寬度絕不及現在烏來老街轉入啦卡路的那段狹窄的台9線路面。

P1140319.JPG

年代久遠,警告牌下方的標示牌已經蒙了一層「歲月的面紗」,原「連續彎路」的字跡已難以辨認。

P1140320.JPG

警告三角牌 

P1140321.JPG

U君正提出疑問:『沿途怎麼沒有任何登山隊的布條或標示,如「往獅坑橋」、「阿玉山」,甚至「大保克山」都沒有這些令人踏實的方向指標?』

雖然知道沿途因遭損、路樹坍塌,林道路基坍方等因素,之後可能的補遺也一起遭到「不測」,若方向不致因此誤導,倒也不虞往前續走的正確性;我的這種不質疑,還來自特別注意還有2017年「歡迎光臨」曾先生及其隊伍曾所綁的零星標示(偶見另一綁布條標示者,見文請來相認),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散見在最後過溪處近至獅坑橋之前的一段,極有重要的指向性,且讓我隨文依序揭曉。

P1140322.JPG

繼續往前,風景很好,路也還是很好走...

樹上的鳥巢蕨,讓我想到南美的亞馬遜。

P1140324.JPG

P1140326.JPG

沿途海棠在右,或是石葦在左,一般規律。  

P1140330.JPG

蕈傘潔白有折

P1140331.JPG

水同木的果

P1140332.JPG

第二個警告標示牌,一面背向我們,仍立於路左(往獅坑橋方向),應該是遭到旋轉而錯向。

P1140333.JPG

林道路上的護欄石(殘跡),原件係水泥灌澆的方柱。

P1140336.JPG

路緣邊坡,百餘公尺深的溪谷也遭填注山上剝落的巨石。

P1140337.JPG

這是第四個交錯的溪流,往山上望去...深切的溪谷景致的確很美。

P1140339.JPG

又一警告標示牌,同樣是立於路左的連續彎路

P1140345.JPG

此處為寬廣的溪床,阿玉溪的兩條支流匯集於此,其中一條溪道較寬,看似水量豐沛,但瀑潭緣的礫灘溪實濕滑而已,溪水水位不高,我們都穿雨鞋,又有繩可搭,渡溪很容易,

進入至此約4公里。

P1140350.JPG

P1140352.JPG

遇大保克山登山口岔,U君有用登山杖指出上行方向,我拍了照後續直行

P1140359.JPG

此處是一段崩壞、被破碎巨石阻擋去路的一段,險有搭設好的輔助繩可拉,通過仍需極為小心。

P1140360.JPG

滿是綠意的山壁

P1140361.JPG

P1140362.JPG

P1140363.JPG

突遇見兩人站立於前方的轉彎處,那是我們走西坑林道唯一遇見的山友,一問之下才知是釣客,和他們攀談了一會後續行。

咬人貓

P1140364.JPG

一條蛇的屍體掛於此,突然一閃的念頭是覺得這是人類的惡意。

P1140367.JPG

這段路都被雜草、巨岩蓋上了,很難找路...

P1140372.JPG

P1140375.JPG

通過最後一段有水的溪瀑...

P1140378.JPG

近午,陽光如織,而前方還有多少處崩塌、難尋出路的破碎地形不得而知,那獅坑橋又究竟還有多遠呢?亦或者是也遭沖毀了呢?

我們正在遲疑的同時,那兩位跟行的釣客在陰涼處對我們說要放棄前行了;我一面想自己再前行探路,一面向U君說:「再走一段看看吧!」她欣然同意一起往前續探...

P1140387.JPG

從乾溪床爬上林道,又恢復寬廣的車道模樣,路邊護石柱立了一整列,一直延續到...哪呢?

P1140393.JPG

終於,在眼界接觸到一段橫亙於路上的倒木後接觸到橋墩,我大聲喊出「到了」!

P1140405.JPG

獅坑橋建於民國60年,橋碑署名是當時的「文山林區管理處 處長 陳」。

P1140395.JPG

P1140396.JPG

由西坑林道登山口(H-293M)-獅坑橋(H-648M)之間呈緩升,只有355公尺的高度落差(其間破碎的地形無數,高繞低伸的高度不計)。

P1140404.JPG

獅坑橋8K,獅坑橋下瀑流潺潺,到此回頭。

P1140398.JPG

獅坑橋,繼續走3-5分鐘右側小坍方處是阿玉山登山口[約120分],可往宜蘭雙連埤;

P1140399.JPG

橋頭的右前側是往路門山[約200分]。

P1140401.JPG

 

回程

遇釣客兩位之處,路基下方有一山徑向下,回程我們下去了一小段,發現好像真有段路,沒法繼續好奇,趕路回程。

P1140419.JPG

時間配當(標示了林道現況及健行的時間,做為爾後行走該路線的參考)

09:00 西坑林道入口

09:10 大水塔

09:50 雙支流會合處

11:30 大涵管洩流處

11:45 第一大崩塌處

12:00 第二大崩塌高繞處(路差、草漫山徑)

12:28 切出乾溪谷一小段,再上切回林道

12:30 獅坑橋(折返點)

吃午餐喝咖啡、休息;

12:50 出發回程

15:30 西坑林道出口

(去程:三小時卅分鐘;回程:耗時二小時四十分鐘)。

回停車處,換鞋後騎機車續往桶后林道探查。


番外篇:順勘「桶后林道」

[:由於桶後林道3.5K施工,進行管制的緣故,本文僅紀錄至該管制點前。]

經林道2.8K彎處,右邊溪流有一道瀑高懸,水量豐沛。

P1140423.JPG

P1140424.JPG

抵林道3.5K處施工管制,停車步行前往拍照。

P1140422.JPG

從前方原有新竹林管處烏來工作站的告示得知,這段全長13K的林道目前分段在進行施工中,何時能通車?尚且不知。

P1140425.JPG

桶后林道,也是假日玩水、賞析的聖地,如今盛況大不如從前。

P1140426.JPG

P1140430.JPG

P1140431.JPG

P1140432.JPG

賦歸

出烏來往新店方向回程,先經「台電桂山電廠冰品部」,買冰。

P1140434.JPG

P1140433.JPG

晚餐在南勢角吃麥當當。新的口味是酪梨,相當的好。

P1140436.JPG


後記

一、爾後若提起並津津樂道某一年林道的現況,U君也能慶幸的說,啊!還好我有跟到,你有寫到。

二、和桶后林道的命運相比,西坑林道已是被封閉、除名(註五),甚至不管不顧的一條林道。

三、林道變化太多,主要是受到大自然的侵襲,以至於太久之前的紀錄,已經沒有參考價值了。

 

註釋

註一:

原預定連通烏來 孝義至員山 雙連埤間的台9甲「斷線」,未通車也沒有後續興建計畫。

註二:

即「台9甲線」,計劃的路線為新店 - 宜蘭市區,藉以做為台7線以外另一條橫貫北部的省道。


註三:

「桶後越嶺古道」過去是一條老少咸宜的步道,登山客都極為津津樂道途經「大礁溪山」、「小礁溪山」、「烘爐地山」等蘭陽地區明山的登山口;單車族也愛藉這條通道進出宜蘭和新北市。


註四:2017年12月16日起,管制一甲子的烏來山區經國防部、內政部及新北市政府警察局評估無管制必要後,無需申請即可入山,民眾得以自由進出孝義派出所之管制點。


註五:林務局新竹林管處官網的「步道系統」,沒有相關的資料或任何更新可查。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