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底,我帶著一行人去走這條串接多條步道和古道的行程(註一),賣點是百年草厝、田園風光和O形關鍵的「珍妮佛路」(Jennifer Road)。

這天重遊,係從大崎嶺步道(註二)開始起登,由茶山步道出產道,最後一站是訪炮子崙瀑布,順時鐘方向O形。對照出與2012年的遊歷規劃的路線相反。

寫這篇網誌,心中明白那曾經由大崎嶺步道岔路往炮子崙瀑布頂的路自己已經再也找不到了;其次,還有那關鍵的珍妮佛路徑都走得荒腔走板,第一次登山被螞蝗侵襲的U君都沒怪我,所以我更感到抱歉!

P1130244.JPG

這篇重遊的網誌,沒有新的發現,試圖提及重遊的心得,有兩點:

其一,大崎嶺步道岔路往炮子崙瀑布頂的路,是由VP1右小徑岔先走原始小山徑,底部接上炮子崙步道後,需跨越步道並找到陡下的路,方可抵瀑布上方溪流。

我這次接上炮子崙步道後,直接先往下後又往上於泥濘步道上游移,根本是無記憶、沒準備的隨興探路,危險雖不至於,但卻走到一個進退維谷的窘境下來到了無極慈母宮山裡的產道,最後是U君給了鼓勵,找到了"大崎嶺步道(被我稱為尾寮古道的末端,位於阿柔洋道路端),由一段阿柔洋公路接珍妮佛路的鐵柵門出入口;

其次,就要談"珍妮佛路"了,這條連接茶山古道、阿柔洋產道之間的橫向聯絡道路,變化怎麼這麼大?那兩個已經荒廢的石頭厝遺跡我也沒有找到哩

由阿柔洋產業道路5K接上Jennifer Road,進入鐵柵門缺口後,原來當年綠草如茵的路面泥濘不堪,大致上路...還算是認得,但在鞍部岔路往林家草厝指標處下起了雨,我們選擇了一條下行的路,找著金華山社的布條前進,幾度過小支流及在潮濕的環境中佈滿冷清草的山徑中穿越,螞蝗盯上了U君,一定機率極高,我只顧著往前,一面提醒著U君注意路況,其他待處理的情況就等走出茶山古道再說。

我們終究還是走完了珍妮佛路接上茶山古道,來到林家草厝...

P1130239.JPG

在草厝,遊客就我和U君,沒有其他,上屋的鐵皮屋其屋內陳設大致和2012年年底的相同,屋主讓我們坐下來,不斷招呼去喝茶,我們則忙著抓螞蝗,U君腳上12345...5隻,加上之前再出炮子崙步道檢查褲、鞋發現的2隻,共中七隻。

她很勇敢,比我想像中能承擔這些吸血吸得鼓鼓、噁心又蠕動的小惡魔,登山必備鹽巴,讓牠們自然脫落,幸好也帶了藥,抹在患處連癢癢都免了。 

P1130231.JPG

P1130234.JPG

茶山古道末端的百合園

P1130238.JPG

出了茶山古道,最後一站是炮子崙瀑布,入瀑的步道有經過整修,還做了圍欄可佇停觀溪,和早幾年相較,這裡受到的重視相對多了些;另,這兩天下過雨,瀑布上的溪流水量明顯增多,直瀉而下的白練就更為壯觀了。

P1130244.JPG


後記

七年前,我在充分踏查兩次後帶山友一覽深坑古道群及林家草厝,除了安全因素也沒讓山友上瀑頂外,謹慎再三的在時值冬季氣候乾冷之時實施山健行,無螞蝗之虞,讓友對我信任有加;

今帶U君再訪,找瀑頂的記憶早已沖淡又模糊,我的大膽和U君的好奇、信任之下,憑藉模糊的印象重新踏入炮子崙山區、步道,卻繞了一大圈才接上阿柔洋產道,浪費時間不說,其實還是有檢討的必要:

其一是凡事豫則立,行前功課必做、近年遊記需讀,對地貌和路徑的改變要重新掌握;其次,從2018年的資料顯示,珍妮佛路應該沒有改變,我走的路徑仍能到達草厝,我也很奇怪。


註釋

(註一):

有興趣的讀友可以參考我寫於2012年年底的遊記:

[炮子崙瀑布、茶山古道、林家草厝、深坑老街懷舊行]:

http://syrustoys.pixnet.net/blog/post/94724976

(註二):

這條登山步道連接阿柔洋公路,現在有新名字了嗎?2012年時去訪,記得這條路是叫"尾寮古道",亦或者,山界舊稱的「尾寮古道」現在被這樣命名了呢?

我的確曾經談及這條古道親身去踏查及研究的經驗,當年也寫在我踏查後記錄的網誌中:

[台北 深坑 炮子崙瀑布、古道群踏查(下)]

http://syrustoys.pixnet.net/blog/post/94465650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