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時代,「深坑 烏月」的幽暗山林裡「土匪洞」的故事(註),雖不盡全然等同於《水滸》的台版,而能以登山領略烏月「白馬將軍」曾經的藏匿處,著實有極大動念驅使我上山做一趟人文探索之旅。

照片 010-cover_調整大小

  高聳石璧,內藏玄機。

交通:捷運轉公車。

行程簡介

步道-古道-土匪洞-烏月山;原路下山。

[旅文]

D日

深怕錯過站,早就站在公車司機身旁,聽他說這一趟車從圓環到八分寮站長旅程中,幹譙路口不少違規的車輛,情緒一來,我也「沆瀣一氣」跟著幹譙一下,算是挺他這辛勞的服務業吧。下車時,運匠輕鳴喇叭向我示意,好像是各自祝願彼此這一天要順利平安,有了這樣祝福的我輕快的跨過自然橋,前行一段文山路,接著左轉烏月路上行。

在烏月路行至41巷岔口取右入巷,路陡好一段,又遇岔右誌白馬農莊指標入產道,接著抵登山口,是登山步道的起點。

照片 001_調整大小

「石敢當」大石

照片 004-紫色的蔓越莓_調整大小

紫色的蔓越莓。

沿乏善可陳的水泥階梯往上行,出現右側的天然形成的內凹岩壁縫隙,下方有幾張供休息的石椅,我沒細看就再往上,雖然心想儘早離開這一段,還是看了這裡的地形,果然將軍慧眼,這一段路上行的路,左側是塹,右是山壁,佈署潛伏哨,提供敵情給較後方的上級或側擊運動中的敵人,都在這狹長的步道之上。

照片 006_調整大小

步道較原始的路段要開始了... 石階頗明顯,但由於少有人走,石階上的青苔綠得很哩。

照片 008_調整大小  

如城牆般的古步道上已長滿青苔。

照片 009_調整大小

矗立的巨石,大岩壁,岩壁約5~6層樓高,抗日軍領袖陳秋菊,人稱「白馬將軍」據守於烏月山的這個據點。所謂藏於九地之下,據說此「白馬將軍洞」的洞底曾有通往後山逃逸的孔道,不過地形幾經改變,似也沒人再找到過。

照片 011_調整大小

繞過巨石,山徑轉側方隨即稍見開闊,但左側又見一片石壁,順勢再上為狹窄的隘口。

照片 012_調整大小

山徑分岔為二,又方顯然有蹊翹,但不急著一探,預備回程順路,我想就是架有鋁梯通往巨石頂端的「望高寮(台)」。此處應是以巨石設為天然屏障,掩護守軍扼控要點,阻來犯之敵軍由此「口袋」收攏集殲。

上稜了。

照片 014_調整大小

雙扇蕨。

石壁腹地再上去,轉稜坡度趨緩,降一淺淺鞍部後迤邐一段路,在快要到達基點時遇有岔路轉往筆架連峰,上抵烏月山頂並無展望。

照片 015_調整大小

遇岔。

照片 017_調整大小

通往筆架連峰。

烏月山( H441m ,三等三角點 #683基石,又名  烏月髻尾山.三貢嶺山 )。

照片 018_調整大小  

基石週邊有不小空地。

值得一提的是,由原始山徑一路上稜,應該有一些不算友善的「原住民」-螞蝗伏擊的,牠們會爬上登山客的褲管然後吸飽腿上的血,但我似乎很幸運的,因有人剛整理過山徑,連擋道的大樹都被電動工具清理過,所以連一隻都沒上身。

返程

原路下山,返程。

經巨石旁山徑路岔直行一小段,隨即無路,右邊可登上山坡,再接著出現一旁有小鋁梯可爬上大岩壁頂。

上至頂端,四週邊已用細繩圍住,往前一步即是垂直的石壁,往前看遠眺深坑地區,想當初臨高處望遠的陳部義勇,動靜觀瞻一覽無遺,看情勢如何,好做算計。

據守於烏月山的陳秋菊部及其所屬義勇,受限需要的後續補給及支援,甚被情勢所迫直接「取用」於臨近庄頭,終被視為土匪,義勇們活動的地點或藏匿位置,成了「土匪洞」,直到1898年接受日人招撫、義勇解散為止。

下山後回程順訪在旺耽路上的白馬將軍故居,是間古厝喚為「德鄰居」,大宅氣勢依舊,據說是他晚年守著子孫滿堂安享天年的處所。

照片 034_調整大小

德鄰居前廣場瞧進廳堂,這裡有人居住及管理,兩護龍前各停了一部休旅。



未來規劃

日本人紀念元旦事件死傷之軍警,在深坑立有忠魂碑,擇日再去看看。


行程記要

0930 離開捷運木柵站
1010 翠谷山莊站過自然橋
1025 石敢當
1103 烏月山基石
1126 回程順訪的白馬將軍洞望高寮(台)
1152 抵步道口
1227 德鄰居。

 

註:

他的傳奇故事,我摘總自網文中關於陳秋菊先生的故事,作一綜述:

這位曾勇猛的漢人曾與原住民鬥爭拓墾荒地,乙末割台之前累積了清法戰爭時期的戰功,官拜清國四品武將(佐領?)。

年屆不惑,就曾組織地方豪勇抗拒日府統治,當騎著白馬攻臨台北城時,得「白馬將軍」的稱號。

雖然,這場百多年前的抗爭結果是失利收場,「將軍」一度淪為日府緝拿的「土匪」,其後才獲招降為地方豪紳。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