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古道踏查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久沒來三芝登山...,原因當然是這一帶位置過於偏遠很難接駁(註一)。此行,車進車出青山路,由三芝走內柑宅古道登山口進,五腳松咖啡端出O行,再次領略了三芝古道之美。

P1170167-cover.JPG

古道,沿八連溪上行,林相崢嶸...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年來去了四次霞喀羅古道賞楓(註一),兩端對進沒有一次能夠貫通,所以全段縱走是心願;實踐全段古道行之前,偕U君走古道「銜接」到未曾到過的白石駐在所露營,此行半程來回,在意義上可以算「縫補」了我全段縱走的懸念。

P1160578.JPG

再度踏上霞道石鹿登口,心情愉悅又複雜...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幼坑瀑布在我的口袋名單超久,久到要忘了;再想起來是U君讓我翻找名單的各種可能,突然閃過那個夏天在魚寮路縱走大華之間遇到的小橋、流水、人家(註一),嗯,當我閃過那些個美麗又古樸的畫面,肯定就它了。

這次訪幼坑古道不爬山,規劃去走平溪線上的幼坑瀑布,臨河看藍綠色的清流、壺穴,以及不能再錯過的「臺北州基隆郡」界碑。挺簡單的微旅行,只要留心火車班表,俯仰於過去與現代連結的時空之中,就容易驚豔於充滿古老況味的鐵道風情與屬於荒僻境地的幸福體驗。

P1160427-cover.JPG

幼坑瀑布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本以為是個「很硬」的行程,都帶好2頭燈,準備摸黑下山,沒想到...走完了林道終點,原本的計畫沒達到,卻享受了一趟最美溪景的「嬉遊」記~嘻嘻

P1140657-cover內洞溪.JPG

內洞溪。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遠赴宜蘭完登阿玉山後,想起烏來端 登阿玉山的相關紀錄中提到那「隱密的30公里」(註一)的西坑林道,既充滿好奇又有懸念。

林道過往的榮景,應該是從日軍在宜蘭建機場的運補道,至民國60年代的「新北橫公路」的規劃(註二),而今烏來的繁華氣息逐漸有所改變,因大自然的殘酷無情,那孤立在烏來山區的林道?特別在2015年受「蘇迪勒」颱風重創的爾後,受到的破壞更是年復一年的嚴重,令人堪虞這條林道會否真的「消失」不復見?

既然新的紀錄成了鳳毛麟角,我們決心自己前往踏查一番,為林道在這個方面的紀錄做個分享,也藉由這趟消暑健行結束後順訪「桶后林道」,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

P1140368-cover.JPG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消墾嶺古道(消腱嶺古道),位於今之基隆 暖暖(註一)。2012年,曾經由嶺腳 靈嚴寺向北越嶺 暖東(大菁農場),原來和「消腱嶺」古道(註二)曾經失之交臂;其實,還有一次隨山隊來訪的機緣,自己卻任性的放棄了,現在說「早該來」暖東找古道,怎麼聽都像是早幹嘛去了的X話?

IMG_1175.JPG

東勢坑溪冷冽的溪水和溫柔的流速,對當天需無數次越過溪的我們十分友善。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年,「七星郡平溪庄」移民,主要是從汐止翻越盤石嶺來平溪開墾,之後汐平間的居民也為了礦業謀生而走古道往來,古道因應需要而生,因此現在古道上還有豐富的昔日民居遺構,包括一坑礦場遺跡、石厝、石砌土地廟、小有應公石廟等,風情十分迷人。

COVER

耳空龜山-581峰間的鞍部-雙石塔。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人為了生活上的需要,造就便利進出的通道,雖然它們模樣都相仿,造成的條件差異也不大,其目的甚至只是提供「溝通有無」。這樣單純的功能,隨著歲月的沉澱和大自然無情的風化,倒像是沒有過度「調味」的古典況味。印象中的古道,嗅到的芬芳,只有草木香;四目之所接,盡是滄桑和頹圮。我覺得,古道若有評判標準的話,我把標準定在:「越自然古樸越好」,簡單的事物,營造並不容易,讓旅人置入古時空的錯覺和緬懷意謂的好感,從來就不需要額外的斧鑿。

照片 018_首頁.jpg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插角山區的忠魂碑,是一九二○年代日本人紀念當年大豹社抗日行動中被殺之日本軍、警而立之碑。此碑位置在今三峽河以東山區的「上瓦厝埔」隘勇線(註一)西南,當年大嵙崁井板支廳長率部伐泰雅族大豹社時雙方激戰的地界上。此防線上最主要的「白石鞍山」,在戰後煤礦產業發達的年代,成為著名的煤礦產區,隘勇路百年之後成了運煤台車道,台車軌道鏽燬後最後成為現在的登山步道。「白雞三山」、五寮尖多年前都曾去過,訪碑回程經過五寮尖登山口,循著玉里商店旁的山徑回顧已逐漸沒入荒煙蔓草之中的永達煤礦的礦場遺址(廢墟)。

照片 017-1.jpg

忠魂碑。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丁蘭谷是一個美麗又消暑的溪谷,古有「蘭溪消夏」(註一)的盛讚。心儀許久的「蘭溪消夏」行程是以2005年有人未完的行程為範本(註二),我走和他(們)相反的路徑先登「丁蘭山」、「丁子蘭坑」,行程最後走回起登點,嬉春於「丁子蘭山線、水路」,順探魚蝦滿溪流的「魚行」昔日豐饒景象。

照片 049.jpg

丁蘭谷步道跨越波光潾潾的丁子蘭溪。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柑腳」,真是一處寧靜、幽雅的山野小村,當地的田園風貌無論是秋季或像這天是冬季的早晨前來,總見到一幅飄渺的山水畫,前次來此地漫遊就深深愛上它。

我因曾來雙溪爬山幾次,對這裡的山路,太不敢說熟悉兩字,就連被定位為「健行級」的中坑古道都蘊藏著潑辣野氣,09年蜂螫事件竟成古道的經典而享盛名。的確也是啦,自然旅行家劉克襄於早些年前曾探訪柑腳的中坑古道,這是他1995年起階段性的志業之一;他從中坑溪的下游往上走,走到半途的梯田草原,因後續的山徑隱秘不明,而放棄繼續向上溯尋。說明這條廢棄、無人聞問的古道曾經沉寂了非常之久,這個北台灣大都的偏鄉最後蛻變的結果,礦工不再挖礦了,年輕人都外移了,良田的收成不敷成本了,雙溪 柑腳城反而回到它純淨的鄉野原貌。

照片 019-cover.jpg

中坑 古早厝地。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貂山古道位於牡丹,屬雙溪境內之北和瑞芳相臨,古道早期往來雙溪和牡丹地區間的溝通道路,日本時代曾為運貴重礦產而築造輕便路,昔時瑞芳、九份、金瓜石、雙溪、牡丹間買賣和工作的行人絡繹於道(參閱:「貂山古道」碑記)。2009年秋冬之際,曾從古道下九份,那個初冬下午的陰冷天很難忘;這次是個霧氣氤氳、有飄雨的日子,嵐風晨霧當然是一種意境,這意境的精妙之處,如寫一頁閒愁如飛雪的詩箋。無意中又訪古道親如故人,或許獨行貂山賞雨會更解我無端的憂愁。

照片 017-cover.jpg

氤氳九份,從古道下來輕便路看瑞芳。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所以記錄這條曾隱沒於山林中的古道,還真的不全為了七堵最高峰友蚋山的基點而去的,讓人不虛此行是因這條古道可以把古道、登友蚋山,繞稜走新山方向下夢湖,接上保線路下山,像四「塊」拼圖般一一串接起自己過去的記憶及有過的想望。拼圖的最後一塊是以烘內為O形的起/終點,規劃有方便回家的接駁公車,當然,微雨中登山越嶺走得很過癮,雖沒帶螞蝗回家,搞裝備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因冬天每訪必遇淡竹葉要我散播它們的後代,這趟好像也不「能」例外的卸責。

照片 015-cover.jpg

重柔橋,五指山古道。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年多前,從北47-1線里程約6.9K(「新北山第一寺」指標處)起登月扇湖山,並找到基點峰的位置。這次再走石碇烏塗窟,主要是為了探訪月扇湖著名大岩壁和負盛名的石碇許家手工麵線...

照片 026-cover.jpg

 月扇湖大岩壁。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04,我「回」到經過底下牌樓的「瑞慈宮」,偏廳有間八卦茶室,非常通風涼快。待坐定室內,有人問我到哪裡爬山?我想了一下回答...探勘。那人對著聊天的友人還幫忙圓了個完美的理由,說是「帶隊的人都會先來探路。」 好吧! 我承認像極了「龜媽坑古道」初探 (2013年11月) 的翻版。

照片 003-龍潭山和瑞芳兩小山-A.jpg

「穿心路」,係在「天一宮」錯判上稜路之後,更改行程所走的山徑;這條通往八分寮和三爪子坑兩山與「瑞芳三星」的原登山路徑交錯、銜接,如穿心之一線,又如包含於外圓路徑中的空集合符號:"∅",讀者就以這個抽象的概念理解這次的踏查路線吧。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福隆里有一個基隆要塞遇難者的紀念碑,不是景點,也確定不是受地方政府保護的文化資產;立碑年代在敏感的民國卅六(1947)年三月一日,亦即「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次日。

為何在這荒山野嶺立一個軍人的紀念碑呢?是被紀念者的墓葬地?衣冠塚?還是遇難的地點?始終是一堆的疑問。顯然,此碑並沒有得到很好的保護,而淪為廢墟。

然而,筆者走訪發現:該紀念碑只是位置隱密又常年藏於荒徑之中,陌生人很難找到;無人聞問竟不算殘破,現場不以雜草叢生來形容,僅碑身正面被島榕纏繞,基座盤根錯節外,沒有看到任何遭難者的遇難經過和相關碑刻或說明。

近期,藍天隊重新標示(2015/03)該登山區域的「虎子山古道」,接踵有登山隊伍前往古道訪查,後續聽聞有人研議著該碑主人汪烏家和同年八堵車站遭難的事件有關,我以此為假設,前往兩地訪查詢問,令人意外的是...連當地人都十分陌生。

照片 017.jpg

1947年立的紀念碑,沒有人記得或知道的汪烏家。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故鄉苗栗的「出磺坑古道」(註一),省中高三的那年(1981年)曾經有個「男孩們的聚會」,就是與同窗共同經歷這條古道。距今卅有四,追憶起青澀而懵懂的十七八,當時只是爬個郊山(H-460m),這個高度居然讓我爬到快斷氣,我的那些同學,各各英姿煥發,只有我虛累累(囧)。

一直有重走古道的打算,很固執的認為,那是來自故鄉溫暖的呼喚,特別有紀念意義的事;至於順訪十份崠茶亭,那又是另一個驚喜,莫名其妙的找到,便規劃進行程中併行,我想...青春被時間徹底偷走的同時,終究還留一點智慧和經驗給我(咧嘴傻笑)。

這天,是颱風「蓮花」飄忽轉向的周間日,苗栗大湖的天空,不算是湛藍的,午後的山間也沒有鳥語花香,旅程經歷的一切美好,實在感恩。

照片 060.jpg

法雲寺。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石碇,永定溪以北的這片山林,雖然仍可以尋找近幾年山界累積不少相關的踏訪行程記錄、地圖航跡資料等,但相對永定溪以南的岩場-「皇帝殿」來說,冷門許多。就因為冷門,這條健行路線和十數年前的樣貌(註一),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又因為是週間日,幾乎也遇不到一位登山客前來和你分享獨行的瀟灑。

照片 038.jpg

清國 「立碑建嗣」古石碑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旅記是2013年初春訪四分尾山後的回程發現古道入口(註一),想採「由上往下」走茄苳古道至茄苳瀑布出火車站,因「裝備不對」只走了10公尺就原路折返。隔了兩個整年,從馥記山莊先抵瀑布,再「由下往上」補走完這一段古道。

照片 018.jpg

茄苳瀑布。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溪 竿蓁林,聽起來就是個不毛之地的地名(註一),但這一帶不只有段百年歷史的「竿蓁坑古道」,還有保存尚完整的石板橋和超過百年前清國所遺留的古橋,其間還有土地公廟、老榕樹、古碑及紀念碑等,現地能感受歷經歲月刷洗出的滄桑質感外,也具有歷史存在的視覺感。於結束古道踏查準備賦歸同時,偶遇地方耆老,口述了日本時代石田部長(遭難)紀念碑遺址的位置,引文獻雜談並期待該文資財能有一天重見天日。

照片 051-W.jpg

長亨古橋。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