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催 倒想寫,只為賦新篇。話說...為何冒著微雨走進一段和兒時既有的田園相仿的畫面,或者和現居偏鄉極類似的景貌之中呢?原來這一切都是「過場」,我進入一間老厝邊的民宅,是位會計師的娘家宅,在內廳有個輕鬆的午餐聚會,是社慶一十八周年餐會,榮幸受邀,同時藉此讓自己有素材可寫,也鼓舞自己不忘走進山林田園的初心。

P1160824.JPG

文章標籤

夏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