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將末了
這一年過得「驚險」。驚奇也令人緊張的是我害怕麻煩的程度又升高了。

說到基隆,早年的記憶會想到「聞到濃濃的海腥味!」,這裡也是台灣唯一出站即可看到海港和船舶的車站,望向山上有公園和巨型雕像,已經不需要其他特別代表基隆的公共造景的港都、也是山城。新的火車站已經落成啟用,其週邊狹窄的道路、老舊的天橋(陸橋)、繞的很亂又似乎不能少的高架道,幸好基隆市區還有些屬於它自己又逐漸被世人所遺忘的特色,等待新的「街區改正」後浮現世間。

照片 038-高砂橋.jpg

高砂橋(中山陸橋)。

台鐵東線在八堵分線之後,往基隆就像從瑞芳到深澳或是到平溪的鐵路支線一樣的專程,除非搭錯列車或眯過站還沒醒,否則...基隆幾乎沒有可能「路過」。

這天細雨彌彌歇,又專程來基隆隨著李欽賢老師腳步細細探訪鐵道邊,活動名為「尋找鐵道邊的春天-都市再生小旅行」。

海報.jpg

海報。

新的月台轉入基隆火車站的舊廈大廳,不待尋找,基青陣的立儀和趙先生已在等候,簽到後領到一本5月號的《文化開傳》,立儀提醒...其中有篇李老師的文章,翻閱之前環顧現場來了很多年輕世代的朋友。

活動除了走訪鐵道邊的小旅行之外,還有市府為了尋找鐵道週邊區域再生的解決方案,嘗試用簡報、研討的方式傾聽在地青年世代的聲音。我這外來客將這場安排在李老師導覽後的研討會,視為把視野更寬闊的來看待一個小區未來可能的發展,竟是用這種參加「里民大會」的心情來與會,會中我沒有發言,但有感動。


----尋找鐵道邊的春天----

「尋找鐵道邊的春天」(活動海報的標題引用),前半部由李老師為我們導覽基隆車站及其週邊,邊聽邊翻開到(升火待發)的第44頁,文頭頂上的...一張1959年拍攝的老車庫黑白照片,作者是鄭桑溪,令人驚艷(照片從略)。

照片 003-車站大廳.jpg

李欽賢老師有廣泛興趣,他也是資深的鐵道迷,娓娓道出鐵道與舊車站的昔日往事...

「這一個1863年正式開放成為商人運輸貨物的港口(即「通商的口岸」),先於台灣其他的地方接受來自海洋文化的薰陶而繁囂一時;日治時期,日本人決定放棄淡水港(因該港不符合現代化的條件),相中航道開口面向日本具備良港條件的基隆港,並持續建設成為現代化的港市。」接著,說起基隆車站附近的建築,包括當時的磚造老車站。

日本郵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左) 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jpg

幾年前翻拍的照片,現在看來倒像張畫。

日本郵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建築的現址還在使用(現陽明海洋藝術博物館) ,基隆這個港埠鬧區剩下的大正時期建築真的消失殆盡了,一般說法是因為戰爭(空襲毀損)的緣故。

照片 001.jpg

現在看1930年代的功能性建築,陽台轉角處作成弧形,強調水平流線型的屋頂,辦公廳舍的規劃和灰牆面磚,採當時漸流行的鋼筋混凝土新式建材。

是戰爭的緣故摧毀了歷史建築?基隆放到壞的歷史古蹟不少,早年因人故而拆除的就屬基隆驛和基隆郵便局了。

二戰的末期,基隆驛的紅磚外牆已被抹平,成了黑抹抹的國防色。這棟建築物的命運和基隆郵便局一樣,美軍的空襲恐怕沒有完全炸毀它(註一),但1960年代當時的基隆市長卻終結了「基隆驛」,於1965年3月被全部拆掉了。

志工培訓時,聽過王傑老師談基隆城市美學的課,聽到「海科館」的過往,更是不勝唏噓:

「海科館」由北火和日式宿舍群組成,後者拆了,而前者的工業歷史也留不住。一般人不了解北火日治當時建立後有比中國整個華北同期的發電量還大,肇基的德製發電機組被當成廢鐵賣了,海科館的第二任館長把日式建築全拆光了,對歷史建築的徹底不尊重,這些都屬於城市的資產,共同的記憶。為何我們要糾結在殖民歷史的創痛,而不以台灣本身的工業歷史來評估是否存廢呢?

繼第一代站(前清劉銘傳時期)之後的日治期,於明治28-32年(1895~1899)日本興建第二代木造建築的基隆站,後因市區改正,遷至基隆港現址,興建第三代車站(1908年),為一磚造建築的站體(註二)。

照片 015.jpg

「北玄關」基隆驛的模型,於第四代大廳內陳展。

王老師也說過:『車站的藍圖還在,蓋回來似乎不是問題,「樣品屋式」的車站出口約要花一個億(註三)。』在基隆來說,舊的基隆驛就是主政者的好惡判斷的問題,看來舊(第三代)的車站是回不來了,連王傑老師的「樣品屋」車站都被黑箱掉了。

似乎和王老師的看法相同,現況是城市的狀態非常混亂,而城市如果是一塊畫布的話,實在應該好好規劃一下亮點!

研究藝術史,介紹幾乎被人遺忘的人文地景的李老師終於開始帶領我們「尋找鐵道邊的春天」的小旅行,路線是:

基隆車站南端的公園街-成功一路118巷-中山一路-忠二路-忠三路(金豆咖啡),概約如下圖「几」字加底的反寫區域:

照片 045.jpg

貫穿此區域的鐵軌目前是半地下化,昔日是縱貫線火車南向啟航的初始段,也是北向的終點區段;藍色的線段是小旅行走的範圍,也是因車站週邊改動要規劃的區域。

走入基隆港旁的街區裡,多是風華褪盡的老舊屋宅,彷彿從二、三十年之前就老成這樣等待著,人們很不當這些樓房是老街看待,它們再矗立個二、三十年應該也不會變的樣子。

照片 050.jpg

孝四路高架引道路基的牆上早年漆的「復興中華文化 發揚固有道德」白字。

這種八股標語是「向上」國家的「興奮劑」,戒嚴時期更多。這個標語雖非小如標籤紙,但應該算是髹在角落吧,才會被忘了被塗銷或抹除。

我們在西定河(舊名蚵殼港,四大港門之一)邊待了一下,這條每每從三坑站滑進基隆來車窗外的髒髒(上游的工業和基隆市生活污水為其污染來源)、灰暗河面的就是這條河;

照片 017.jpg

鐵軌旁的西定河,經過截流改善後,看來還好。

李老師指向距離我們站的位置 4-500公尺外的「林開群洋樓」時,話鋒這一轉,一個《太平輪》劇末的畫面突然飄進我分神的腦袋裡:

「太平輪於農曆小年夜啟航,開往基隆」,我還在回想電影的情節,同時也岔題了。

「林開群,昔日在基隆廟口編畚箕,有日問他願否去三峽挖媒礦,包採三峽煤礦得以發跡,努力挖媒方致富;那棟洋樓荒廢多年,產權未分也並沒有交代如何處理,他之後去了日本...。」

他在三峽圳子頭的煤礦遺址,我上個月才去看過。

由於我的分神,幾乎忘了李老師接著說些了啥,直到提到「日本郵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和「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建築,我才又回過神來。「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成了現在的基隆公車總站,前者除了塔樓外,保存得相當完整哩。

小旅行啟航往下一站—南號誌樓。

我每次來基隆,當列車緩駛近車站時就會看到這棟沒有屋頂的兩層樓廢墟,終有機會親臨其下。經過廢墟接著出現一空曠地。

照片 018.jpg

廢墟。

照片 020.jpg

立於鐵道邊的基隆車站「南號誌樓」,為一基隆市和鐵道文化有關的歷史建築。

它應該是隨著日人興建基隆火車站所增加的附屬設施,算算有近90年的歷史,內部保存有轉轍器等珍貴的設備,2013年7月被颱風蘇力吹壞了,屋頂或門窗殘破不已,有緊急搭棚架但修復是到現在似乎沒動靜。

照片 022.jpg

「南號誌樓」 臨軌道的1樓外牆。

照片 021.jpg

廢墟前的廣場,李欽賢老師拿著「基隆鐵道地圖變遷史」一書,開始詳細地解說這棟立於旁側的歷史建築它的歷史:

在李老師的「同意」下,我脫隊上到二樓...

照片 023-A.jpg

2樓的內部。

導覽以介紹現場為主,這單棟的建物很難有整體概念,於是回家寫誌之前腦補了《鐵道員》這部電影(註四)。說電影情節恐怕乏味不易捕捉專注,因此拙文順帶一提這部經典的電影裡有老站場軌道上的回憶,例如停用的臂木式信號機、遞送路牌、手動轉轍器及進路指示器、北國的木造站房、月台雪景等等設施的呈現,當然電影也好看(註四)。

那個有孤寂感的北海道礦鄉小鎮終點站,車站和月台並沒有隨著挖礦沒落而真正走入歷史,至今仍在。鐵道風情和觀光受歡迎,純然是情調對了就會叫好,現在基隆站的氣勢與氛圍是一個新造的車站和很少的舊跡,台鐵做新的景觀與站場「改善」如果真正考慮到讓來基隆觀光的人愛在吃喝之外有更多的理由停在車站附近,台鐵儘速修復南號誌樓,市府接手好好規劃和保留。


-----舊蒸氣機車庫和「高砂橋」-----

火車站南口周邊探訪行程轉入「中山一路」,發現了當年鄭桑溪大師所拍下「機關庫」的殘跡位置及和蘇淇在《千禧曼波》電影中的中山陸橋。

蒸氣機關車庫的黑白照片是1959年台灣「超現實」街頭攝影盛行的時代(註五),鄭桑溪是那個年代的攝影愛好者,他為基隆保存了許多可供省視當時的證據。

在那個攝影工具並不普及的年代,很多攝影的協會也才剛成立,受「社會寫實」的推波助瀾,我覺得他們想用寫真來表白對於生命的質疑和曾經受到過的苦難,但社會不太能發聲表達,噤聲的壓抑下只有透過攝影作品來抒發、表達出來;同時,他們喜以寫實辛勤的農人、礦工、街頭人物生活事實題材,賦予情感來抒發記錄、表現社會中各種人物的真實的生活面向。至於這張被刊登於《文化開傳》中的蒸汽車庫和四列機關車頭並列為背景的黑白照片,是作者無心卻有意的為世人留下的珍貴畫面,但這個場景當時是假設不會消失的,時至今日這個前提不僅被挑戰而且已經是座廢墟了。

照片 031-A.jpg

由南往北通視車庫內部,鋪設的軌道上荒草凄凄,已是四散堆滿雜物的廢墟之地。

我們由中山一路的工地缺口進入,往南望向車庫正面,現況坍塌了整個左半部,火車頭進入的孔道似乎還在,但沒有原建築完整的老照片可供比對,無法提供進一步的說明。

照片 036-高砂陸橋上拍蒸汽車庫.jpg

高砂陸橋上拍蒸汽車庫

在此之前,沒有聽過任何關於因車庫嚴重腐朽、毀損、要修建的建議,台灣公部門的無知與漠視,最好讓大眾皆不知道,然後就忘了這裡曾經有過的存在?

照片 034-高砂橋.jpg

高砂橋,侯導的《千禧曼波》場景:中山陸橋。注意其中一段殊異(無圓拱棚)之處,為 2013年時發生斷裂坍塌之修補。

時間紀元來到新的21世紀,集渾沌、曖昧、錯亂於的新世紀尹始,一切都是不確定又不景氣的前十年;天橋上有無根的女子魅影,一面回頭其飄散的魂魄,訴說這「當下」發生的故事,用十年的荒謬經歷來回顧。就像這條原名「高砂橋」(註六)的中山橋,未來的命運未卜。

照片 037.jpg

陸橋上曾經是看火車的最佳地點,此刻在橋上看下方的軌道已經都移除了。


----研討鐵道週邊的「都市再生」----

這樣的研討可視為基隆城區發展朝向以傾聽市民心聲的宣示,不再僅是由市府官僚和民意代表私相收受的「黑箱」決策過程,同時也將擴大讓年輕「文史客」參與,唯有當自己親身融入在基隆港鐵道邊的「街區改正」議題時才能深刻感受,這感受讓我開始釋懷何以參加「里民大會」的心情了,因為走進基隆一如觀光客例行慣性的「走大門」,究竟一般人是不從側門溜進人家家裡看人家的庭院花草或是主人還沒準備讓不熟悉的客人看廚房準備中的「食材」,我有幸參與能不感動乎。

照片 047.jpg

交流與討論。

同行的BOUNDARY UNLIMITED鄭采和建築師(註七)的同仁說:基隆「港都山城是我家」...雖然被建物遮蔽基隆港不易全展現;山也同樣不易見其全貌,更況乎昔日港邊拂面而來鹹鹹的海風早已聞不到;新的火車站體已入地下,出站進站的汽笛聲匿,海港拖船的輪機聲,繁華港都似乎不那麼熱鬧的樣貌,如何規劃這區塊獨特的城市美學(註八)「重生」?

所謂「禍兮福所倚」,看看九份的成功(註九)和苗栗「七大場館」的失敗(註十),其中從繁華到沒落不知演替了多少世代,這樣鮮明的城市印象,矇上了一層灰,除了綠地不夠多之外,基隆想重現的究竟是什麼?需要像101這樣的建築物(註十一)來添亂?

照片 048.jpg

在規劃公司簡報說明之後,開始為在模型邊討論、搜集大家的意見。

過程中有朋友分享到「和多數的城鄉不同,基隆親近海洋的機會實在太多,雖然封閉又深入的海港有點讓人氣餒,平地也因為海洋的分割而顯得更少更珍貴,但在港邊吹海風、憑欄眺大船,卻也很能感受幾分徜徉海洋的洸洋自適,還有,總是高舉的橋式起重機,貨運繁忙時的指標,這樣的地景也是恨有趣味性的,就更別說港上會移動的地景可以隨時更換,那比一座高聳的101強太多了。」

也有很多市民朋友分享許多很棒的想法。例如:希望火車站更新後的空地可以留設更寬闊的廣場及便於人走的步道千萬別再搞「水泥的叢林」了,看看苗栗的「七大場館」的命運就知道了。

離開「金豆」,我沿著高架橋在騎樓上走著,又看見老標語、老陸橋的感覺讓簡直就像在穿越,或者覺得好像在拍戲。

最後,等客運車駛離基隆前還有空檔,便走回車站保留的基隆車站北端號誌樓,這裡還保留一段舊的島式月台和天棚,以前連往基隆港剩下的殘軌早已廢棄沒有在使用了,更早之前是有多路軌道連通港口的。

照片 051.jpg

北端號誌樓。

過去一年因為夜市中一棟古宅的再生,和「基青陣」結了緣,因為導覽培訓、擔任志工,特地「專程」多次前來「認識」這離我距離不遠,越來越熟悉的城市。我們知道基隆已走過一個亮麗的年代,深化港都的況味,加強綠能的意識,或許是行之久遠的下一步吧!


註釋

註一

日本殖民政府積極建設的基隆港,是作為來往日本台灣的重要通道,將台灣的煤礦、蔗糖及紅檜木等物資運往日本,因此大戰期間為截斷日本殖民地的補給線,基隆港便遭到以美國為首盟軍的猛烈轟炸,港口的設備嚴重破壞,基隆車站幾乎全毀,但並未毀盡就是了。

註二

去(2015)年6月29日啟用的新站為第五代車站。

註三

這個金額也許是我聽岔了或記錯,完全是不能負責的,僅供讀友參考。

註四

小說改編,1999年拍成電影,已故日本演員 高倉健(2014年11月歿)的作品。

我特別去看過全劇,真的有洋蔥是到了結尾出現深入人心的詮釋:

女兒雪子(廣末涼子)以17歲高女的身影回到父親任職的車站,劇情發展到了高潮:幌舞線將要停駛前的某日,一生堅忍任事的老站長和女兒在車站團聚,幾天後他倒臥在白雪覆蓋的值勤月台上善終。

蛤!劇情被我破了哏囉~哈哈。

註五

在那個年代裡,攝影同好們的作品總是帶著空虛和疏離感,他們習慣在台灣各個街頭取景,來表現這樣的荒謬和超現實主義。

註六

離車站不遠的中山陸橋,又名中山橋。早年是「明治町」通往「高砂町」的跨鐵道陸橋,故稱為高砂橋。現在的中山橋是1970年代初期改建日治期的「高砂橋」為現狀,中山橋是行車橋,周邊擴建人行步道提供行人爬樓梯穿越鐵路兩端。行人陸橋曾經於2013年發生坍塌事件,台鐵新建車站亦無法並同將高砂橋等一併拆除。

註七

〈建筑,不再只是建筑〉,天下雜誌300期(網址:http://www.highlightbar.com/news/5011276.html)。原來鄭采和是為女性年輕建築師,專司打造理想的城市。

註八

我的定義是:「闡述個人主觀的看法到集結一個世代人們客觀的看法。」

註九

土脊的九份那裡連花都種不好,卻賣起小吃芋圓,地上不能種好植物的九份,卻在地下藏著實實在在的財富,淘金的故事都是人在導演的。

註十

恰巧幾天前準交通部長賀先生再談當前的重大公共建設時也說:「沒有必要的建設不會做」、「不亂花錢搞水泥建設」,雖然他指涉的是當前重大的交通建設,但同樣的邏輯對頭也不回往前直奔的台灣來說,很慣常的用水泥固化街道、河川、海岸線和一切的問題的解決上,綠化和自然相處的真理到底事近些年才學得會的思維吧!?真的,不必要的水泥建物要考慮其「不可逆」的特性,對地方觀光會否真有幫助?看看苗栗縣的七大場館,想OT促參的意願顯然誘因不足,反倒是一些自然的景點博得青睞就該把美好的好好的珍惜。

註十一

我如果沒有聽錯的話,這個「101」之說的緣起是:「基隆該有什麼醒目的地標?」,出自 立儀 的發言轉述?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夏老師,我是立儀。
    看完你的文章了,真是令人感動~QQ
    如果可以的話,是否能借我們分享呢?

    我提到的「101」,是在這個活動之前,我們有先做街區踏查,以訪談的方式詢問周遭居民對這塊區域更新的看法,其中有居民提到:「希望火車站一出來,就有現代化的感覺,像信義區、101那樣,醒目的地標、加上進步的、新穎的城市的感覺。」

    我自己的解讀是,基隆陳舊太久了,老一輩的居民也許心理想的是期待一種煥然一新的感受,破壞舊的、建設新的。我認為這正是這些訪談與工作坊最值得討論與對話的部分。

    我們預計6/5還會在舉辦第二次工作坊,屆時也歡迎你一起來參加喔!這次不可以再當路人啦~期待您一起加入討論!^^
  • 謝謝立儀的指教,歡迎分享。

    由於我自己越來越喜歡漫遊在老街區的那種感覺,時髦的摩登海港建築如果可以幻化基隆為一個「新的城區」的話,這樣規劃也不錯;誠如研討會中多數朋友的意見,綠化對一個城市來說永遠是最重要、最優先的。

    謝謝立儀,有機會我一定再與會,感恩「基青陣」的努力和付出,妳們對基隆的重生和守護,貢獻才是最大的。

    楠窗閒筆 於 2016/05/24 16:4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