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蚋(平埔族譯音),是個隱密於基隆山區的寧靜小村落,小區內的友蚋溪(也稱「鹿寮溪」)為基隆河支流之一,日治晚期曾是挽救帝國危亡的kamikaze的訓練場所(註一);在台灣採煤沒落的1970年代之前曾有日本製的運煤蒸汽車活躍於溪岸軌道上達30年之久,後來媒礦小鎮因礦場關閉而停駛,而當時運煤的蒸氣火車和「輕便車」(人力推車),倒是引起了國外旅行者、攝影家和鐵道攝影愛好者前來小鎮取景。日本人曾發表基隆炭鉱鉄道專書和野澤英治以介紹封礦前的交通工具和煤都風情的攝影作品,很可惜台灣並不重視這些文化財,保存觀念也不正確,使得當地能留下的煤都遺跡少之又少。

照片 033.jpg

似宮崎駿<神>劇中的那一處神秘隧道場景。

基隆蘊藏豐富的煤礦,但戰後開採榮景到了1970年代因層出不窮的礦災,尤在頒布「礦場安全法」後礦坑陸續結束,多數礦坑風貌也逐漸消失。

友蚋地區有礦工挖煤討生活應在大正年間,半個多世紀後隨著封礦,產業遺跡消失得太快了,被保留下來的又多數隱沒於荒煙蔓草間,部分在聚落中活躍的蒸氣火車、台車和鋪陳在山區的軌道都消失了。感覺離封坑的年代並不久遠,屬於這片土地和人們的共同記憶,為何留在現場的是那麼的少?七堵的煤礦受外人青睞高過我們自己對它的珍惜?

曾經在 1976年來這裡拍攝寫真的日人野澤英治把友蚋運煤鐵道上的蒸汽車行駛影像重現,為現今缺乏礦業文史的煤村找回一些補遺,貫穿友蚋小鎮的「古橋」和步道,也多少能提供拼湊昔日礦村動線的想像,但需要臨場親訪...

我自五堵火車站走過長安橋(鄉長路)跨過基隆河的右岸,轉入和中山高平行的「鄉友街」...循著野澤英治走過的路線展開踏查。

照片 001.jpg

從長安橋拍2012年底竣工的新長安橋。

照片 003.jpg

鄉長溪的水利局基樁。「鄉長溪」為基隆河的支流之一。

照片 005.jpg

基隆河左岸似有停船格,右岸河堤下方有放牧的水牛正在河邊吃草。

穿過涵洞後便進入友蚋地區,與基隆河交會的鹿寮溪處於進入基隆河前最後一個S彎道,這裡屬於「友一里」(基隆七堵區),現在稱為「友蚋生態園區」,基隆市府命名轉移到生態的焦點上,應該也發現被留存下來的產業遺址真的不多吧。

基隆煤礦股份有限公司在汐止,五堵一帶包括友蚋都屬於汐止煤田。經營這裡媒礦的歷史上溯至大正年間。基隆煤礦公司旗下之七星煤礦擁有友蚋的新一坑(友蚋溪的右岸)、新二坑(溪的左岸),遲至1980年代兩坑都先後封閉了。

紀行文的係以「基隆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機車場機車線路圖」(以下簡稱「線路圖」)為基礎(基於版權尊重,圖略)展開介紹沿溪行的見聞。


----炭鉱(煤礦)鐵道在今日友蚋----

從「線路圖」來看,運煤火車主要以3.5噸的蒸汽機關車(也有5.5T的車頭)行駛在僅 2英尺(0.6096公尺)寬軌距的軌道(610mm軌距即為俗稱的「三分車」)。運煤火車軌道的鋪設的但呈現草寫的「W」線段,其西段於1966年因故廢線了。

「線路圖」中提到一條名為"マッカーサーハウェイ"東西向的麥克阿瑟公路,是台北與基隆間的快速道路。當時路基墊高的公路向東的方向概約在現今長江街的週邊區域就是「坑內總站」的舊址。這個總站有木結構的辦事處建築、磚造的倉庫和鄰近設有維修工廠、加水站等。橫跨基隆河的吊橋不知橋墩還能不能找到,這個總站臨近五堵火車站,我從那裏走過來,這一帶的交通動線和1978年通車的中山高速公路一併把附近的地景重新改造過一番了。

約略在今「綠葉山莊」下方的華新一路,清領時這裡是「友蚋 港口庄」,還有船可通基隆河。之後有運炭輕便車道從分班門前通過。

照片 013.jpg

華新一路旁不起眼的港口分班(註三)校門柱。

照片 018.jpg

一棟老厝。

過友諒橋後,進入與友蚋溪並行的華新一路與友蚋產業道路合為一。這了條路的銜接處有劉克襄提到的「順益商店」,這個商店也是當年野澤英治探訪台車道曾佇足的地點。我進去問路,問老板娘的是遠在內十四坑的雙孔橋,她當然說要我往前走。我真的不是來亂的,昔日「線路圖」上的「友蚋分站」該不會是在「順益商店」的位置吧?「友蚋分站」原辦公室?消失的台車鐵軌和運煤車軌道在溪的東、西兩岸於此交會,現場卻根本找不到任何留下的痕跡。

照片 023-友蚋溪.jpg

以前的運媒火車軌道走的是溪的西岸,台車走東岸,火車軌道另跨過支流往北連接到「鹿寮分站」終點是鹿寮一坑;人車軌道則要到鹿寮二坑,不知何故,「線路圖」上標示1967年8月由鹿寮分站到鹿寮二坑的這段火車軌道廢線了。

照片 025.jpg

單面山。


----「新一坑」----

走進寧靜的友蚋聚落,便問起那個穿越兩民宅中間的拱形紅磚隧道在哪。雜貨店阿伯指引了路,我幾乎很難一眼能辨認出這個外觀不醒目的隧道口,但又很似熟悉的穿越了它。

照片 041.jpg

洞口堆滿各種雜物,又暗又深邃的感覺,其實兩端出口間只有30公尺左右。

照片 034.jpg

看過宮崎峻動畫神隱少女的一定知道劇中的那一處神秘隧道的場景,這個神似的隧道另一端出口,就頗有這樣的意境。

出了隧道口沒有進入靈異小鎮,或見到豬面人身的妖怪,而是沿著步道走一段友蚋溪的支流...

照片 035.jpg

林蔭步道下方的支流滿佈壺穴,這條壺穴景觀步道的路徑最後接上原為鐵路所改建的馬路。在密布著炭坑臺車軌道的聚落,這條隧道方便的提供了挖炭工人到「新一坑」礦場的捷徑。

刻意不走原路而是沿產業道路在Y岔右走,繼續前行約百餘公尺,找到一處高於路基的礦場建築群遺址。

照片 037.jpg

林子裡有不只一間遭廢棄的紅磚建築,還有幾個磚造方柱。

照片 038.jpg

入口處類似崗哨的磚造房舍。

照片 036.jpg

其中一間入口擺著一個養著蜜峰的蜂箱,想到這聚落有見到過山峰蜜的商招。

照片 039-通泉草&刀傷草.jpg

通泉草&刀傷草

從新一坑的觀景步道上方的馬路走回華新二路時,則發現這段路上原為鐵軌所改建的證據。

照片 040.jpg

隧道的上方保留了一段輕便車的軌道。

照片 042.jpg

友蚋古橋(舊興化橋)。

照片 043.jpg

舊橋的標示,昔日炭坑人車軌道也不從橋上過,而是另有軌道橋供台車跨溪兩岸。

照片 032.jpg

友蚋溪上方看頂著橋板的「八字」結構。

照片 048.jpg

復興國小(校門)。


----運媒輕便車----

輕便車又名台車,以人力推動(註四),礦區軌道可加速從炭坑出煤的運輸速度,降低肩挑成本,又因為能適應各種地形起伏等優點,在煤礦開發時期曾大量鋪設,是既可運煤又可載人的一種礦區交通運輸工具。

「線路圖」對礦區的「炭坑人車軌道」標示得很清楚,以鹿寮坑為終點站的輕便車道在友蚋溪東岸南下至友諒橋附近越溪,之後便一路循著右蚋溪西岸,最後來到五堵車站附近。手推台車線和蒸氣火車同軌距,但不互相干擾,稱為平行複線也大致上算是,但火車軌的設置標準與管制較台車為高。

沿著鹿寮橋車道前往新興橋,這一段把原供三分車行的車軌拆除,至新興橋頭為止的舊輕便車道已經成為友蚋地區的道路系統(現為自行車道)的一部分,沿途尚遺留數座運煤鐵路的橋橔遺址、車站。

照片 058.jpg

鹿寮橋及新興之間的舊輕便車道,重新規劃建為自行車道

照片 051.jpg

運煤鐵路橋橔。高約三層樓的運煤車道橋橔,以前很難不被注意到,現在很難注意到了,基隆市該好好清清路邊的雜木、雜草了。

照片 054.jpg

這裡是運煤車道橋橔基部,共有四座。

照片 053.jpg

由石頭所砌成的廢棄高架墩座(輸煤塔柱)。

鹿寮新二坑,就在岔路往右上方的地方,鹿寮坑車站則在岔路左邊續行。

照片 055-友蚋炭坑人車軌道.jpg

友蚋炭坑人車軌道上的台車。

照片 056.jpg

鹿寮坑的終點站。

照片 057.jpg

台車(輕便車) ,同為610mm軌距。

1960年代,整個友蚋山區鋪滿鐵道,包括現有的住家旁的產業道路、山區現有的步道、小徑與這些橋上都有軌道的舖設。

照片 059.jpg

磚造老屋前的步道,以前鋪設有軌道讓台車經過。

沿著鹿寮溪上溯到友蚋溪谷真的好多橋,這板諸繕橋建於大正15年(1926)的古橋,名字典雅。

照片 061.jpg

橋頭的橋銘。

照片 062.jpg

墊於大塊溪石上的六角型橋橔。

照片 063.jpg

 

照片 069.jpg

石公潭。石公潭對面有個礦坑。

照片 071.jpg

一路走來經過跨溪的各功能性橋樑,大部分已經蓋有新橋,沿線殘留的幾板古趣的舊橋有了新橋陪著,新舊並陳的畫面是有趣的。或者友蚋大多數的運媒軌道都被拆毀殆盡然後當廢鐵賤賣了,細找剩下的殘跡,又隱沒於荒徑中,友蚋的社區的營造是否開始有所反省?

有段在鹿寮坑車站和當地老人家的對話,頗令人尋思:

我:「高架橋墩都快看不見了,是不是該好好清清路邊的雜木、雜草了!?」

圍成一桌的當地老哥哥老大姊們竟異口同聲的回我:「是基隆市府該來好好清清路邊的雜木、雜草了」

OS:自己的家園不是要自己清理嗎?再也不容許自己出聲表達意見了。

算算里程應該來到雙孔橋了,但沒發現。拾階上捷徑,到了頂端覺得就不對勁,因為高度偏離鹿寮坑溪谷太遠,便又走產道繞往下回到原處,在橋頭又駐足了一會兒,路旁的指標還有草地立著凋敝敗壞的解說牌共同透露的訊息,應該就在這裡呀?我突然想到一個邏輯:「新橋旁就是老橋」,此時山風舒爽的好像能讓人飄下眼前的溪谷,視線跟著轉往另一側的溪谷,看見舊雙孔橋的喜悅,這代表我探鹿寮溪該告一段落了。

照片 075.jpg

雙孔橋。橋身無欄杆且已長滿雜草,由橋頭另端盡頭看不知能通往哪裡,基本上其交通的功能被新橋取代了。

雙孔橋是一道橫跨鹿寮溪的小巧古橋,目前橋孔下溪流仍有通過;橋面呈荒煙蔓草狀,但完整地跨越溪間佇立。遠遠的看已快和週遭景物合為一體,任其荒廢、歸回山林、就此消失,或許這樣對待它的方式讓守護友蚋溪的古橋能繼續讓我們看到,才是最好的?

而今,即使對照著紀錄過友蚋媒礦產業的70年代的老照片(註二),我也看不出景象指涉(或根本指不出是哪裡)居多,因為地貌真的改變太多了;雖然我沿溪上溯到友蚋溪谷,徒步走完兩個里(從友一到友二里)逐橋環扣了每個景點,並不算僅在煤礦遺址或是礦坑文史的專注(其實很粗淺),但令我驚喜的發現聚落裡的老房子、老標語、老牆垣,是這趟礦鄉小旅行感覺非常的自在愉快,這樣的慢調子和登山又不同,有機會該多安排。

照片 016.jpg

老房子(廢墟)。

照片 044.jpg

柑仔店。

照片 046.jpg

老標語。

照片 047.jpg

擋土牆的煤都觀光畫全斑駁光了,牆角的簽名。

照片 082.jpg

新興橋下的友蚋溪石垣。

友蚋的交通也算方便,我可以自行決定離開的時間、地點,往我想去的地方。行程結束後將搭往七堵探訪舊車站...

照片 060.jpg

走到友二里活動中心搭往七堵的702公車。


----七堵舊驛----

照片 090.jpg

回程往七堵順訪異地重組過的「歷史建築」-七堵舊站。

照片 095.jpg

1897年營運之車站,1908年興建之木造車站,設置島式月臺一座,同年啟用。

2007年1月21日新站房啟用時停用,現為基隆市政府列管之歷史建築。原七堵前站的木造站房異地保留,現位於 七堵火車站旁七期重劃區內的「七堵舊站段八地號土地」光明路。

照片 092.jpg

 

照片 098.jpg

聞到淡淡的檜木香。

照片 116.jpg

擁有4個月台的新七堵車站,一樓穿廊,二樓通往月台。


註釋

註一

日本在二戰晚期戰況吃緊,曾發展海、空的奇襲武器,海軍則是「特殊魚雷艇」(一人操縱之自殺魚雷艇),如神風飛機般可攻擊美軍船艦。

一說利用友蚋地形隱密、友蚋溪可通洋的暢便性,選擇在友蚋溪水漲時自溪中推送至基隆河再轉出淡水港,待命裝上運輸艦輸送至目標海域執行自殺攻擊的任務。

註二

1.野澤英治的攝影作品:

  1)友蚋煤礦人推輕便軌道 ;2)28年後再訪五堵

2.日本人けむりプロ 2012年發表日文專書:

「Steam on 2ft.Lines Ⅰ」第 1 卷,けむりプロ著,(基隆炭鉱鉄道/Keelung1966),南軽出版局出版, 2012。

註三

是1955成立,1972年廢校的復興國小港口分班。入內參觀隱身在華新一路旁不起眼的分校遺址,只有前方一棟一樓加蓋,稍深入的另一棟為原就是2層樓的校舍,總體就是這兩棟,臨校門柱有廁所、洗手台,沒有操場、司令台或其他遊樂設施,甚為簡陋。

經當地住民和我談起這個老分班,學生多為礦工子弟;無三年級(含)以上的高年班,因為他們必需回到復興國小校本部唸;原並無公車抵達校部,顧及較小兒童上學安全只好暫設低年級的分班在此,廢校的原因就是基隆讓公車進入偏鄉的路線營運了,存在的必要性就隨之消失了。另,剛開始校舍為木結構的,現在的RC建物為之後改建的。目前都住了人,一說校舍已被民眾佔據(或供居民再利用),但他們卻和我說是「原讓租給基隆市府辦分班,現在收回來自住」。

註四

礦區的女人及小孩多以推輕便車、洗煤的工作為主。

, , , , ,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