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將末了
這一年過得「驚險」。驚奇也令人緊張的是我害怕麻煩的程度又升高了。

原安排訪四秀,但天氣真的不優,只好推遲;天雨暫歇的週一傍晚「百無聊賴」(余風用語)的改去尋找隱而不見的赤川、螢橋和橫跨川端町、龜崙蘭溪洲間的川端橋。

在我的首次踏查裡想知道...川端町北連佐久間町的那條河溝上,曾是城南日人春夏之交「螢狩」的一座木橋,現在的位置考察;另一目的是余風(註一)寫於66年前的〈發現了川端橋〉使我想知道這些給予她莫名靈感的接觸體驗,從台北端能和作者有什麼樣的時空激盪?

照片 025-A.jpg

川端橋印象。

除了上項兩目的,我還提一段近期的緣起:

月初,因寫那篇龍口町的塵芥燒卻場結緣臉友黃大哥,他說了一段1960年代初中時候的事:「龍口市場有條水溝流入淡水河(現在西藏路),初中上學每天聞黑龍江的味...」
被當地人戲稱「黑龍江」的應是條圳道,戰後因為周邊人口增多,違建不少,家庭廢水都排入這條溝渠,就如水惡臭味四散了。作為地方歷史的好奇者,先翻了日本時代的水利組合地圖,對照現有地圖才知道,這條圳道流經川端町的一段曾是傳說中春夏季雨後螢火蟲到處飛舞的「螢橋」所在地,觸發我非要到現地踏查並弄個明白。

照片 001.jpg

已經加蓋為廈門街25巷口的螢橋,是流入淡水河(應該是新店溪)的大溝渠中的一段。


----「螢橋」----

現今中正區的螢圃里,概約是同安街以西、重慶南路以東,和平西路與廈門街99巷之間的範圍,是台北市著名的老商圈之一。這天午後我經過廈門街的25巷之後,直接就先去拜訪陳里長,他提及「螢橋」地名的典故,我綜合整理寫下:

『「螢橋」今位於廈門街與和平西路交會處。螢橋為連接佐久間町與川端町市場的重要橋樑。』

陳里長很詳細的說明和平西路與汀州路之間的一道水圳,在廈門街25巷出現轉折,最後段沿著三元街(龍口市場就在附近)、西藏路流向新店溪,日本時代將下游稱為「赤川」。這整套水道系統在日治期「瑠公水利組合區域圖」可查看當時流淌的全流域,其上游應是瑠公圳的林口支線。黃大哥說過的龍口市場附近的臭臭「黑龍江」,當然,現在幾乎在1990年代都在道路之下,成了隱而不見的下水道了。

回頭來說那道廈門街25巷的河溝,這是一段從同安街以西流經牯嶺街95巷、84巷由東向西連通過來的溝渠的一段轉折處,在厦門街25巷至和平西路一段的南北縱向間鋪有木橋,因為此地夏季雨後螢火蟲四處飛舞,城南日人螢狩(註一)的地點之一,因此取名「螢橋」。這樣的畫面讓我想到夜晚一片寂靜的隅田川水面上,僅此一場夜間最美麗的「光之交響樂」,又,為何我們沒有這樣的「隅田川復興」運動?

螢橋南面,在螢圃里辦(華王排骨)的三角地帶,圍繞汀州路二段、詔安街口西側和重慶南路三段的地帶上,是昔日萬新鐵路(萬華到新店的鐵道)的螢橋驛(按),這個萬新鐵路支線上的螢橋驛,也是文山煤礦交會點,廈門街因有鐵路通過,附近一帶也以此立名。

日治25000分之一地形圖-川端町.bmp

台北鐵道,即萬新支線,出現在日治25000分之一地形圖「川端町」(地圖資料來源:中研院百年歷史地圖系統 )。

[按:大正10年(1921年)1月22日設站,站體為木造平房,月台二列,三等站;1965年萬新鐵路拆除,部分為今日的汀洲路。]

1948年十月曾重建為水泥橋的螢橋,因為都市規畫被拆除、溝渠蓋上水泥柏油,都已近卅年前的事了,相同的季節來這裡,螢橋之北見不到河溝、茅草、四處飛舞的螢火蟲,駐足這樣的街頭,真是沒意思,接著順著昔日河溝東溯步行往同安街看看老廟、和屋料亭。


----川端町東線的「同安街」----

水圳上溯同安街28巷旁與牯嶺街95巷交會的巷子,原本也是一條未加蓋的水圳,但現在是硬梆梆的馬路。

由巷口進入不久,路程線Y字型;巷口主祀土地公的長慶廟在右手邊,此廟清康熙年間建造歷史很悠久,日本時代二修、1982年又三修,一直是香火鼎盛,是當地市民信仰和休憩之處。廟後窄小曲折的巷弄裡是晉江街,那裡有棵250年的老榕樹,和同安街上的老雀榕一樣粗大巍峨;廟前牯嶺街95巷口有座教堂,天主教堂和清國老土地公廟異同並存,在台灣稀鬆平常,很多年也相安無事。

照片 004.jpg

長慶廟。

照片 007.jpg

廟內主祀伯公。

照片 010.jpg

枝椏繁茂狀,廣角都框不下的長慶古榕寫真。

照片 014.jpg

需要照顧和養護的250年古榕。

照片 019.jpg

天主教堂( 應是基督教堂「聖道堂」,謝謝Ren-Jie Hong讀友的指教)

Y字路夾著一棟日式老屋,「野草居食屋」是現在料亭的名字。溪流流過這棟屋子的旁邊,溪裡的漁獲和開在附近的料理亭內的歌舞光影總有著供需和無數聯想的關係,不管是不是晚上在此飲酒作樂,都是過份美好想像之地。戰後同安街、水源路、金門街、廈門街這塊區域的房舍,多文人、詩人居住,也有文學社團、出版業者、詩社,文風盛極一時,但這裡的違建當時也多,巷弄也極其復雜。

照片 005.jpg

料亭。

照片 016-A.jpg

料亭所在的老屋被重新活化利用,他們把屋舍維護得不錯,菜單上以野蔬為健康訴求,或者都是一種懷舊和反璞歸真的心情去做的吧。

以同安街為縱軸,南向至新店溪為底端,以西的區域至重慶南路、以北到和平西路一段所涵蓋的三個里才是當時完整的「川端町」範圍。町內除有昔日赤川流淌,也有新店支線鐵路通過(今改為汀洲路了),町南有個里稱為「網溪里」,日本時代稱「網溪別墅」的卻在河的對岸,容我稍候過橋再說。

照片 020.jpg

網溪里。


----〈發現了川端橋〉----

1950年的初夏黃昏,余風踱上水源河堤道(水源路是當時的水堤)邂逅橫跨新店溪的川端橋(註二)。在她初次邂逅的川端橋印象(她稱為「第一眼」)裡,這條橋和環境是「靜謐安詳」的,我很好奇她所描述的是在我眼前「車水馬龍」的中正橋?

天候,和余風(徐鍾珮的筆名)那天上來看川端橋的傍晚不同,但除了見不到「血紅金黃」般的日落,也並沒有下雨,同時,這是我第一次步行該橋。

據她的自述,興之所至的所看到的川端橋:「好像是橫架新店溪的一排欄杆...在天地原野間有了新奇的點綴」(註三)。我此行就特別注意在他所觀察的這些細節上。

從中正區踱上橋面,往南朝新北市(永和區)的方向走著,左邊見水源路的「水岸豪宅」倒影河面如潑墨般暈染開來;視線和她同一個方向...隨著河中沙洲轉彎,遠處的一抹青山依舊,那座紅色拱橋是1980年代通車,也是永和地區往返台北市的第三座橋樑50年代還沒建成,但更遠處的一抹青山也還依舊,只是「閒立的幾幢房屋」確定全成了新店溪的「水岸第一排」,也肯定早嗅不到「一股農家特有的泥土氣息」。

照片 021.jpg

新店溪。

橋上的人行道不只我一人行走,還真有人往來這兩區之間不是搭公車或自己開車的,只是行色匆匆,自顧自的冷漠對待著彼此,然後匆匆而過。更早於清朝時,渡橋往來的人們也不少;日本時代,改為中和莊招標經營,公訂過渡費用,每車20日錢,每人10日錢,當時每日過渡人數約七百名。這種船隻往來兩岸的景象,徐女士在1950年代還見過,只是當時非為了擺渡客人過溪,恐怕是為了生計而往來河面吧。

後來據她說過很多次在不同的時間裡去過川端橋,卻始終從字裡行間找不到一絲絲她曾走上這座橋的描述,或許她和我這種想追根究底的平凡人不同,又或者真的害怕那來自大自然的「不知名的靈感」有一天會真正的消失。

特別就近觀察她提到的「橋攔」和那當時同樣模糊、當天從缺又無法形容的西方暮色。此刻夜要悄悄的來了,夜晚的東方水域很有看頭,聽說往昔中和八景之一的「網溪泛月」(註四),不過在我出生的那一年修堤之後美景同時不再。

夜將至,我走到了下橋端,我先臨橋下的泛濫區踏查一番後,接著去看明知周一不開放的「網溪別墅」現址。

照片 022.jpg

川端橋下河濱。

照片 023.jpg

橋面下方仍保存當時川端橋的結構:原橋構件鉚釘接合鋼板。

照片 024.jpg

現在的橋名和上方的橋欄。

跨過新北這端沒有高聳的河堤水泥牆,直接可以接近觀看橋墩。

照片 026.jpg

橋墩。

照片 027.jpg

永和端岸際上的橋墩。

照片 028.jpg

淺綠色原橋構件在這裡中止。

照片 029.jpg

中正橋。

照片 030.jpg

永和區側有一鴿子的公共藝術品,為「永和」象徵的立像。


----網溪別墅----

網溪泛月和川端橋的由來有點關係,持這一個說法的人相信畫家楊三郎的父親楊仲佐先生和川端橋的建橋有關。我就簡單說一下,當年在永和溪岸種菊花的永和耆老楊仲佐趁裕仁皇太子訪台(1923年)慕名賞菊花之際,以暗喻方式建議造橋,因此日本政府才決定在這裡蓋這座川端橋。不過,由應允蓋的木橋到今天看到的水泥橋又有段波折,最後撥款25萬左右定調蓋成了川端橋,通車延至1937年是因為此故。

「網溪泛月」之名大噪於世後,位在舊稱龜蘭崙莊網尾寮溪州的網溪別墅,應該就成了賞夜景的絕好地點吧,楊先生不僅把這棟二層磚造的日式房舍,融合日式與歐式典雅風格,讓名人雅士來別墅聚會賞景,「網溪別墅」也成了雙和八景之一(註五),今為楊三郎美術館,別墅所在的這一條街為博愛街,是新北市的藝術大街。

照片 031.jpg

網溪別墅。

照片 032.jpg

 

照片 033.jpg

 

照片 035.jpg

博愛街,屬新北永和區光復里。

最後一站是走往中和拍「四月夜雪」。夜間下雪貌唯有流蘇,似白雪般就這樣堆滿了枝頭,一旁的圖書館建築燈光陪襯下,盛綻的流蘇更美得可以,感謝春天給予的一切美好。

照片 040.jpg

四月夜雪。


註釋

註一

約就日這個時節,日人風俗與春末夏初之際至郊區捕螢,藉此可解思鄉之愁。

註二

因日治時期跨越新店溪與台北市川端町相連,故名川端橋。川端橋今稱中正橋,始建於1935年,1945年11月被更名。1972年7月改建成現有的橋況,同年10月通車。

川端橋.bmp

川端橋(原圖來源:日治期瑠公圳水利組合區域圖)。

主橋長400公尺,寬24公尺,高11.8公尺,設有4線快車道、2線慢車道與2線人行道。該橋連接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三段和新北市永和區永和路二段的橋樑,編號111號線路段之一,為聯絡永和地區與台北市之間的聯絡孔道。

註三

見徐鍾珮女士(1917-2006)〈發現了川端橋〉一文(1950.06.13),《我在台北及其他》台北,純文學,1986,頁39;該書初版於1951年,是她來台第一本文集。

註四

網溪,是指網尾寮溪,在今永和市中正橋附近的河域,1919年,楊仲佐先生於該河邊蓋一別墅,取名「輞溪別墅」,「網」與「輞」同音,並且每於月光的夜晚,在此泛舟賞月者
頗眾,有時於花前月下吟詩做賦、有時在溪裡泛著小舟樂無窮,據說欲模仿王維之輞川別墅的意境。

註五

和尖山遠渡、石門灘音、潭墘甘泉、璧湖怪石(今圓通寺內)、福和鐘聲、員山遠眺、永和暮湖並列八景,網溪泛月六名第七。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