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台灣於日治期的公衛領域已經是顯學。在日本治台期間為解決公衛領域中的環境衛生問題,除了曾制定「台灣污物掃除規則」,明定廢棄物之處理方式,民眾需配合「掃除監視員」不定期入屋檢查環境(住家通風、排水等),重點也指出垃圾由地方官廳負責處理。隨著都市規模的擴大,處理污物雖早有掩埋和燒卻,但燒卻方式的污物掃除並不能全天候的隨時進行,所以在實質改善都市的環境衛生的過程中,與污物掃除和處分過程配套的後端垃圾減量的設施興建必不可少。龍口町「塵芥燒卻場」是當時台北三大燒卻場之一,也是見證日本時代時興重視環境衛生與貢獻給台灣的時代產物。

照片 043-cover.jpg

塵芥燒卻場外觀一隅,植被相當茂盛。

塵芥:塵土和草芥,比喻輕微的事物;在日文是垃圾的意思。而「塵芥燒卻場」,就是垃圾焚化場。

1920年代末期首善的臺北市人口越來越密集,人口增加垃圾也劇增,為解決過多的垃圾處理不了的棘手處理問題(註一),遂於1929年規劃於龍口町(今中正區和平西路二段,南海路一部分)、萬華及宮前町興建3座燒卻場。於1932年興建完成的3座大型燒卻場(大龍峒、龍口町及大安),每日總燒卻量達112500公斤(註二),燒卻場的完工為都市的廢棄物做好後端減量發揮了很大的功效。


----台北市的塵芥燒卻處分----

昭和13年發行的(台北市衛生施設要覧)第4章一垃圾的處理部分有下列這樣的描述:

「關於垃圾的處理,自1920年大正間以來由北市直接管轄的塵芥勞動者有120人,每天早上投入每個區域,負責在該地區上門收集廢棄物。1935年的塵芥日均量有27449貫(約合102934公斤),負責垃圾箱數量的人,每天均達206箱。處置方法是送至市內的大安、龍口町和大龍峒的三個垃圾焚化廠,廠內岩本式焼却爐有相互連結的4個燒却口,每個焚化爐由斜坡道連接供作輸運垃圾投入口進行燒却。」

同文還規範了每天處理垃圾的時間:

「塵芥搬出 毎日午前四時作業開始、同八時迄に終了することとし、塵芥は総て台北市龍口町、大安、大龍峒の各焼却所へ運搬処分した。」


----龍口町塵芥燒卻場(廢墟)現況----

這日本時代擔負處理台北城內外的塵芥燒卻場距離「兒玉町」1.5公里,我是從那裡走過來的,我的另一個目的是往隔著和平西路二段相對的植物園找到藤類植物。

日治25000分之一地形圖-龍口町.bmp

龍口町週邊,日治25000分之一地形圖,地圖資料來源:中研院百年歷史地圖系統 。

1933年1月30日正式啟用,距今已超過80年的歷史的龍口町塵芥燒卻場是台北市役所1930年代興建的第二座現代化垃圾焚化廠,舊地目是「龍口町5丁目6番地」,現址已經是廢墟,它見證這個都市的發展歷史、環境衛生史,但卻長期淪為廢墟,直到2010年間該區域發生過一場大火,焚化爐樣貌及範圍因四周包圍的違建被焚毀而顯露出來,這樣寫它重見天日的契機實在有點離奇。

場中原有一高聳磚砌的煙囪,是將相互連結的燒却口經四個爐燒卻後統一排放的管道,可惜的是這個煙囪早已消失。

焚化爐下部係耐火磚拱砌構造,燒鑄有「三石耐火煉瓦」(註三)的古老耐火材,既是日治期的遺物,也是我第一次看見。

照片 027.jpg

焚化爐下部耐火磚拱砌構造。

照片 026-三石耐火煉瓦.jpg

三石耐火煉瓦。

照片 029.jpg

推敲一下原煙囪的位置。

照片 030-A-甬道上的兩空間.jpg

甬道上的兩空間。

照片 032.jpg

在這塊土地上,現存一些住戶在簡陋房舍,曾入住的大多為以前從事環保工作的人員。

照片 033.jpg

歷經被住、失火、荒廢至今,外覆的RC構造已多有斑駁。

照片 061.jpg

左上方尚遺留一垃圾傾倒斜坡道是輸送垃圾進入的通道。

照片 058-特許岩本式.jpg

正面刻有「特許岩本式」的RC牆。外埕則庭草萋萋。

照片 062.jpg

「特許岩本式」,是引進當時岩本式燒却爐株式會社生產的特許「岩本式自然通風爐」(註四),專利的岩本型焚燒爐由兩邊進氣將四爐的塵芥燒却後統一煙道(囪)排放。

照片 038.jpg

出灰口之門扉。

照片 039.jpg

生鏽的門上鉸鍊。

照片 041.jpg

出灰口。

照片 044.jpg

如一幅畫般的美妙意境。

燒卻場受違建包覆,設施已呈嚴重老化,燒卻爐內部構造也不可靠(或許應該說是脆弱)有坍塌之虞,RC構體鋼筋外露、水泥外牆斑駁,正面沒有任何的臨時構造支撐(後方卻有),其他周遭應是早期的環保人員住過的設施及房間,木構件都已腐朽、毀損,這裡是標準的廢墟現場。

照片 057.jpg

 

照片 060.jpg

雖然依文資法已指定為台北市的歷史建築,但這裡會以何種形式被保存?令人期待。


----南門町三二三----

原來這天我的造訪名單裡是沒有南門町三二三的,由於「藤園主人」的指引,我先到植物園的諮詢室問志工老師關於「藤之廊道」,然後走向荷花池畔的路上找到了這間和屋。

照片 065.jpg

諮詢室。

照片 081.jpg

未到開放參觀時間閉戶中的館舍建築。

照片 082.jpg

管理員是有形的大哥。

照片 108.jpg

和室(起居間)。

照片 109.jpg

枯山水庭園。

照片 110.jpg

從土間外拍前庭院入口。

照片 112.jpg

外牆側景。

照片 087.jpg

藤之廊道,從這個棚架開始是紫藤、野薔薇、凌霄花、金銀花、雲南黃馨、使君子等蔓藤架上的觀賞植物,到底而玉從日本移來南菜園的植栽是哪一種呢?

照片 092-A.jpg

 

照片 095-金銀花 忍冬屬植物.jpg

金銀花 忍冬屬植物

照片 088.jpg

廊道尾端到建功神社了。

照片 113-白腰鵲鴝公鳥.jpg

白腰鵲鴝 (Copsychus malabaricus)清脆悅耳的鳴叫,在春天的植物園裡,特別嘹亮。

照片 115-紅花西番蓮.jpg

紅花西番蓮。

照片 116-合果芋.jpg

合果芋,天南星科 。

照片 079.jpg

錦屏藤。

回到諮詢室謝過老師,接下來從毗鄰的「馬場町」走往「堀江町」,在臺北堀江公學校附近找一家價錢公道的鞋店買「靴管」(音hiagon),之後要去大稻埕還願哩。

 

註釋

註一

當時每日高達4萬多公斤的每日汚物量,雖有掩埋和焚燒的場所,但處理總能量僅9000公斤(約兩成的處理垃圾能量),一度使現在的「南機場」一帶成為垃圾場,嚴重不堪負荷的垃圾處理問題,在重新規劃在大龍峒町、柳町(改到龍口町)和大安三處興建大型、可在雨天焚燒垃圾的處理場所之後,此燃眉的問題獲得解決。

註二

1932年1月-1933年間台北市役所興建3座現代化的塵芥燒却場,每一座每天的燒却能力將達到1萬貫(1貫=3.75公斤),三座總燒卻量就達112500公斤。參下表:

表.bmp

註三

「三石耐火煉瓦株式會社」生產的耐火磚為日據時期之產物。該磚材通常放置於糖廠煙囪與鍋爐器具內,以防止高溫的熱度藉由空氣散發到外面,而燙傷工作人員。

註四

我在網上搜索,岩本型焚燒爐,戰前在東京市蒲田町(1930年)、下關(1933年)、佐賀(1938年)、甲府市(1938年)等都曾經用來處理垃圾,但刻於日本已不存在,而在台灣也僅剩下這一座廢棄的了。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