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園主人」的別墅位於今臺北市南昌公園(昔台北市兒玉町四丁目),日治時期主要為城南的文教社區,這裡有員工與師生都愛造訪的古書店,人文薈萃於此(註一)。

目前該別墅的樣子僅存在於過去的老照片裡,再也見不到從日本移植的藤樹、日式竹籬茅埔,早在廿八年前南福宮奠基安座(1988年底)於闢為公園的南菜園,周圍僅擁有一棵百年榕樹還設有香案每日燒香供人膜拜之外,公園古樹廣場的合抱座椅還有留下一絲可循的痕跡和1899年南菜園落成時總督作的絕句:「古亭莊外結茅廬,畢竟情疎景亦疎。雨讀晴耕如野客,三畦蔬菜一床書。」相映成趣,當時的文人和總督都喜歡吟風弄月,聽來就像是頗有風雅的傳說。

照片 021.jpg

南菜園(今南昌公園)。

這似乎很合適在百年樹下坐下喝茶、吟詠俳句的地方鐫刻著藤井葦城 作「槿籬彷彿野人廬,竹境苔痕俗客疏;滿月江山斜照裡,無端入坐伴琴書。」,雖是後作的紀念物,但也道說總督開闢南菜園的歷史意涵(註二)和親自於假日躬耕農務、宴請仕紳一起下棋、吟詩的好心情。日本人的漢學素養並不拙劣,相反的,具漢學素養的總督、文人在治台初期都這般地引領風騷,恐怕是要帶領那些懷著雄心壯志、遠道跨海而來的某些日本人,仿效故里一起構建這海外的「新故鄉」吧。

照片 002-A.jpg

「古樹廣場」合抱座椅兩端的俳句,藤井葦城作。

照片 017.jpg

南福百年老榕。

照片 018.jpg

樹旁由南福宮設的香案。


----「內地」風味的底蘊----

「內地」,在當時自然是指日本。

城南田園,不同於在城內「脫亞入歐」的巍峨公署機關建築,這片原在漢人墾殖下,一片阡陌縱橫的田園風光的城南地區,營造的是「新田園」概念的人文社區,的確兒玉的這棟「私人別墅」並不簡單,「南菜園」起了最高官署示範營造來自故鄉日本的氛圍的家園,也是「內地」皇族視察台灣期間總督的「避難所」。

照片 018-兒玉源太郎.jpg

兒玉源太郎總督(照片係專論社團分享)。

日治25000分之一地形圖-兒玉町.bmp

 兒玉町週邊,城南地區的田園貌。臨古亭町的三角位置即為「南菜園」。

(日治25000分之一地形圖,圖資料來源:百年歷史地圖系統。) 

1920年代,日本人開始有了配套的做法,1922-1928年先後成立台灣總督府高等學院和台北帝國大學,這兩所指標性的公立大學,帶來日本的教授、教職人員和研究學者,甚至是企業經營和投資者、商人的進駐。環繞這裡的巷弄縱橫所見是新構成的日式建築群和舉止有度、矜持自重的日本菁英。至於「故鄉味」的營造,兒玉總督本人,以自己喜愛的兩棵藤樹自日本移來親自栽於南菜園裡開始(自號「藤園主人」的由來),來引領社區的人文和生活型態。

南菜園附近的日式宿舍現在已經被指定為市定古蹟與歷史建築,逃過被拆的命運。不過,提到藤樹,我很好奇的來回地查看了方圓4413(m²)的南昌公園內除了原有的榕樹(包括另一棵近百年的雀榕)外,這裡現有的植物是尤加利樹(Eucalyptus)、茄苳樹、水皮黃、欖仁樹、朱蕉、楓香、桂花樹(植栽甚小)、南天竹等,顯然「已無藤樹」,不患得失的想著稍後可以到植物園看看能否找到答案?

照片005-南菜園藤架.bmp

南菜園瓜藤架。


----南福宮內的殘蹟----

在日治時期的1930年代就指定為「文資保存」的南菜園,隨著兒玉家屬的同意並愾捐民團,戰後由台灣省府接收,現南福宮原未拆的日式和屋成了後來當上副總統的謝東閔先生的官舍,這一點在南福宮廟方人員口中得到證實:「謝先生自官舍遷出後,拆除改建為南昌公園;廟址原是其中一棟日式和屋。」(希望我沒有聽錯)

照片 007.jpg

媽祖宮正殿。

1988年07月南福宮於今南昌公園旁開工奠基;1994年完成廟產移轉,建廟紀念碑所載建廟過程(碑立於1996年7月4日)。主祀天上聖母,副祀觀世音菩薩、福德正神,配祀千里眼將軍、順風耳將軍於正殿兩側。原南菜園所擁有的「御歌碑」遺跡現存放廟中。

照片 015.jpg

南福宮建廟紀念碑。

照片 022.jpg

金亭。

據南福宮的管理人員表示「御歌紀念碑是廟方收藏於廟內的,由廟方看管保存。」廟方管理單位將石碑移置正門入口左側面向管理室門口,另一側則是金亭。目前該石碑保存完好,上頭字跡依舊清晰,石碑基座顯然是移置新址豎立後新做的。

照片 009.jpg

北白川宮大妃殿下御歌碑。

照片 010-北白川宮王妃.JPG

北白川宮王妃。

「北白川宮大妃殿下御歌碑」原立於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10月27日臺灣神社鎮座後的翌日,能久親王妃富子在總督的帶領下來到南菜園,王妃在園中為兒玉誦唱一歌並書寫下來,刻於整體厚達33公分的石上為碑,碑石正面闢寬42,高60公分的拓面,鐫刻似水草枝莖般漂亮的字跡,紀念碑文如下:

國のためたてしいさをは
    あしびきの
  やまよりたかく
    おもほゆるかな
          富子

(資料來源:南菜園,北白川宮妃殿下の歌碑,http://blog.goo.ne.jp/jinjya_taiwan)

照片 013.jpg

御歌碑文。

照片 014.jpg

牆掛的說明牌。

王妃殿下題「御歌」來歌頌兒玉的功勳比玉山還要高,有「高山仰止」般的形容詞是對這位軍人的貼切的盛讚。實然,兒玉自1898年2月接乃木希典的總督職之後待在台灣的期間並不長,推動新政多由後藤新平民政長官來執行,他本身在別墅從事農務的機會不能和在本土中央身兼數職相比,54歲的生命幾乎也都奉獻給明治朝了。

照片 020.jpg

飲水思源:洗石子為基的水龍頭,讓我想起兒玉總督在南菜園外曾挖的一口井,還搭了棚架跟椅子,讓路過的行人可以有休息的地方。(未完待續)


註釋

註一

當時台灣總督府透過市區改正,將南菜園都更為高級文官宿舍,提供當時的政經文教高級主管居住,這批於牯嶺街、福州街的日式宿舍後來被台大、台銀接手,戰後成為台銀高官、台大歷任校長和教授宿舍,包括方東美、錢思亮都曾入住過這一區。

註二

日本人不僅統治殖民地的人民,也要讓思歸的日軍、日公職人員在台灣安居樂業。

明治三十二年(1899),時任臺灣總督的兒玉源太郎命名的「南菜園」,在尾崎秀真於昭和十六年《科學の臺灣》第九卷第四號所寫的〈新たに史蹟に指定せられたる南菜園の思出〉中指出,南菜園的設置有其用心,第一,總督藉著到遠離台北城的南菜園來,脫下軍服,與人民交心;其二是當時已經習慣食用蔬菜的日本人,到了台灣卻無蔬菜可食(據描述當時台灣尚無耕作蔬菜),只能摘取野菜食用,因此日軍思歸,不利統治。每到假日親自躬耕,鼓勵種菜,並引領附近的人民起而效之。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