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蘭谷是一個美麗又消暑的溪谷,古有「蘭溪消夏」(註一)的盛讚。心儀許久的「蘭溪消夏」行程是以2005年有人未完的行程為範本(註二),我走和他(們)相反的路徑先登「丁蘭山」、「丁子蘭坑」,行程最後走回起登點,嬉春於「丁子蘭山線、水路」,順探魚蝦滿溪流的「魚行」昔日豐饒景象。

照片 049.jpg

丁蘭谷步道跨越波光潾潾的丁子蘭溪。

----雙溪庄.魚行----

從丁子蘭坑道路(102線)以南,雙泰、吉林兩產道之間的丁蘭溪中、上游一帶有個「魚行村」,「魚行」,除了指魚簍(捕溪魚的工具)的古音「魚桁仔」轉成地名外,還因為其附近盛產魚類又繁多而有「賣魚店」的意思(註三);再攤開地圖查看現雙溪 魚行里的區域圖,也像極了一個「魚簍」的形狀哦,台灣保有古名的偏鄉小鎮,滿載對於鄉土生活的寫照,值得細究。


丁子蘭溪水路

雙溪八景的「蘭溪消夏」,就是丁子蘭坑(丁蘭谷),丁子蘭溪中段區域的溪谷(註四)。這是當地夏季戲水區域,早年此處還有香魚蹤跡,可惜曾因網毒電魚情況嚴重,一度造成溪流生態匱絕,目前為封溪保護區域。

以丁蘭谷發展的登山路線也不少,例如往西連通另一端的芊蓁坑古道、雙泰道路;或者單純來此地溪邊釣魚、捉蝦、戲水,露營溪旁的天然營地的消夏行程也不錯()。而我這次要走的「丁子蘭溪水路」是靠近破子寮山附近丁蘭谷古道,是丁子蘭坑居民往來芊蓁坑的一條舊路,古道大致沿溪腰繞而行,以往曾有聚落,現都已荒廢殆盡,僅剩溪邊的古厝群遺址。

(:其實,來釣魚也是個不錯的想法,在這山區以溪旁的草地為床,星空為被,露營一晚問題也不大,只是適宜夏天作行程安排,初春雙溪的山區很冷的!)


丁子蘭山線

由東北走向西南之連稜依序分別是長潭山、西山、丁蘭山、破子寮山,丁蘭山居其中,此稜概為雙溪與貢寮兩區之界,稜脈長達7K,以這條稜脈為基底,若發展到三方向山的北稜經丁蘭山、捆牛山往東南出大溪更是可觀的里程。當擴大去閱讀山線這一帶的登山紀錄後就發現週邊的山都有登山客的足跡,似乎就不能算是冷門的路線了。

若由丁蘭谷水路連通山線必須上稜,「冬烘先生」一行當過了丁子蘭溪後,經古道來到單間的古厝遺址附近便無法再往前探路,現在這「受到阻礙」的山路已經在十年後開通,不知他們有否再訪的打算?我不會想在這裡得到答覆,因為我早已規畫要去走一趟找到答案。

map-a1.bmp

如魚簍狀的「丁子蘭山線、水路」連走路線圖(筆者自繪,浮水印錯一字母)


----丁子蘭山線、水路O形連走----

O形連走行程規劃如後:

北39線 0K→詹宅(登山口)→丁子蘭坑越嶺保甲路上稜→丁蘭山 →丁蘭谷叉→古厝群→丁蘭谷生態園區(新路)→丁子蘭坑→丁蘭谷步道終點(鄒家) →詹宅(完走O形)→北39線公路。

規劃健行,也必須在時間、交通等因素受限條件下做規劃,既可以體驗循稜山路和遊歷山中的溪谷的一種妥協方案。其中,由於回程對應1740公車時間搭配上有困難,回程順利的話,預計步程需時1.5小時回到雙溪車站。登山行程5小時外插7K踢馬路,這讓我想到那一年走訪坪林的「湖桶古道」,單趟從坪林下車走到登山口也是7K,虛累腿軟的概念啦。

 

-----久違了,陽光----

連續下了半個月的雨終於停歇了。D日的清晨整個天空灰藍色、無雲,在電車上就感受從東方射進車廂的陽光,印證準確的天氣預告。

為了搭一段於07:20往丁蘭谷的公車,6:50(因七堵站的號誌故障延誤了6分鐘)是我來雙溪這麼多次最早到達的一次,出站看見1740公車停在車站前的雜貨舖,心中篤定可以少走點路了。

07:20,準時開車,6分鐘後我在「丁子蘭坑」站下車,再從從丁子蘭坑(北39線起點)往登山口(詹宅)走...還需時半小時左右,這段路沒有輸具接駁的步行,但我已調適好心態,隨著丁子蘭溪蜿蜒曲折上溯,邊走邊好好看看兩邊群山環繞的丁子蘭坑縱列溪谷。

轉入「魚行村」狹窄的村落道路、跨越「石槽橋」左彎,便進入「丁子蘭溪」的清澈流域範圍,而在每一處的峰迴路轉,丁子蘭溪的山色美景,就都以不同的風姿吸引著旅人的目光。原來真是一處風景優美、溪水清澈、深淺適中,可以遊山玩水、盛產魚蝦、極富野趣的地方。

----登山口---- 

08:00詹宅出發往詹家旁的登山口進入,8-1號是成列屋舍的最末間屋,由邊上沿水管路上稜線。這段上稜路是以前丁子蘭坑村往返貢寮吉林村之間的一條越嶺保甲路,雖有散亂的石階梯可循路跡,但大多深埋在大菁、冷清草叢中,又經多年來颱風的肆虐後表土流失嚴重,陡上稜段並不好爬還需拉繩輔助。

上了稜,來到十字岔,有四方指標,但迎風雨面裸露的路牌已漸失去字跡中,往後就更難辨清了。

照片 006.jpg

藍天牌4,循稜往「丁蘭山」。

照片 007-紅果金粟蘭.jpg

紅果金粟蘭。

照片 009-紅果金粟蘭.jpg

紅果金粟蘭(葉)。

過數個小山頭的過程,稜有轉向,偶會將掛身上的指北針核對下方向。大致上寬稜還是算好走,陡升或緩升的地形也不困難,直到約1小時後稜脈突轉窄,徑也轉陡,左邊是峭壁,這一小斷拉繩處腳下表土流失大半,路徑僅剩不及肩寬,儘速通過後遇一高落差上攀地形,需借力植物根徑向上,有點小驚險。

上抵古道鞍部,路左側是棄置的玻璃瓶集中處,整齊的倒插在地則有幾個瓶子羅列。右側山徑向上就是丁蘭山基石位置。

照片 012.jpg

登「丁蘭山」(H-409m、土調圖根點),基石於林間的空地,四週展望欠佳。

照片 013.jpg

樹上無法辨識的「丁蘭山」懸牌。

回岔路口,循稜取右續行...不多久見到「往丁蘭谷古道」路牌。

照片 016.jpg

藍天路牌,往丁蘭谷古道。

遇岔路,有一「往丁蘭谷 2015.02.05」指標示右,由岔路緩下路線是往「丁蘭谷」,故為下稜進入「丁蘭谷古道」水路的開始。

進入大片平台區,經過竹叢,出現大片人工駁坎堆砌的平緩空曠地,上有幾間石厝聚落(遺址),可能是幾戶,又或者是功能房舍都屬於一戶人家,無法考究。石厝的牆面還頗完整,但屋頂盡失,屋宇間還有打石製的長版狀石材、大鑄鐵鍋、水甕、被棄置的雨鞋幾雙(現代產品)、玻璃瓶等雜物,隨處散落。

照片 019.jpg

 

照片 021.jpg

 

照片 022-A.jpg

生活雜物,到處散落。

照片 034.jpg

亂石砌的外牆和窗框。

照片 035.jpg

同一面牆的另一面窗框。

照片 036.jpg

從平砌法,看出是較有經濟能力的住家牆壁形式。但這裡的石頭厝在同一面牆卻有多種砌法,包括人字砌接轉角的平砌法,石窗框下的亂石砌法。

石頭屋年代久遠,這山林中的石頭厝雖人去樓空,但僅存的老牆面仍屹立沒有損壞,眼前的樹、竹、牆上的青苔、蕨類也刻進視覺的暫留一起隨之凝結在那古老的年代裡。

照片 039.jpg

過第一次溪,丁子蘭溪上游支系之一。

照片 040.jpg

來到兩支流系的會流處,從地圖上看出是不必跨越的。


----丁子蘭溪水路----

由古厝群遺址下切「新路」到丁子蘭溪谷,過了雙溪匯流處是否該切過溪谷的另一端續行,是很似神秘易受迷惑的路段,因近正午,我仍下切溪谷準備在溪谷地午餐及休息,順便探探。

午餐後返回下溪處,接續出林穿越大片平台,路突然轉高繞,盤旋隨勢腰繞山路並遠離溪谷。

平坦好走的一段山路,出現簡易橋,徑上鋪著一朽木、一竹材兩根為橋面,我踩木質端出現嘎嘎聲,改踩竹筒(堅固)迅速通過。

照片 043.jpg

簡易橋。

續行平緩而下,到達溪畔空地,山徑上有顆「丁子蘭坑」基石,礦務課基石(第288號,H-160m);拍照之後續行約10公尺便下溪床。

照片 047.jpg

山徑上的「丁子蘭坑」基石,礦務課基石(第288號,H-160m)

行抵「冬烘先生」、Jennifer所到過的荒廢石頭厝前,我只回望了一眼並回想了一下他當時的處境便又再前行,連相機都沒有舉起拍照。這棟古厝遺址對他們當時是「水窮處」,前行受阻,現在卻只是餘光一撇的路旁地景而已。

照片 048.jpg

丁子蘭溪水量大,不過通過不困難;渡溪後經過一大石岔,是為「大樟嶺 雙泰公路」方向的岔路,我取直行。

照片 050.jpg

 

照片 051.jpg

大石叉路囗,石上的藍天牌。

最後一段是芳草萋萋的步道,土路...接石板路...水泥路...柏油路,路旁盡是佛氏通泉草。

照片 053-丁蘭山.jpg

丁蘭山。

照片 054-丁蘭山(右) 丁蘭溪谷.jpg

丁蘭山(右) 丁蘭溪谷。

照片 055.jpg

木牌示直路「往步道出口500公尺」。

丁蘭坑步道鋪有石板途經多處小溪澗流溢路面,也就是冬烘先生入溪谷途中見到拍下的許多漫流小瀑的寫真。

循一旁木牌示右路往「丁仔蘭生態園區」,左往兩幢二層樓紅澄外牆的鄒家(丁子蘭坑47號民宅) ,取左可直出接回北39線。

接著到了102線上,怎麼回到雙溪車站?

在102公路坤溪附近,聞車聲我毫不考慮的舉起手並豎起拇指要求搭車,這一位騎機車的好心大哥便帶我回雙溪車站,無縫接軌的搭上14:28(delay 6')返北區間電車回南港。


行程紀要

07:25 北39線起點;
07:59 詹宅/北39線路岔
08:42 上稜四方十字岔;
09:59 丁蘭山
10:22 丁蘭谷岔
10:34 古厝群
10:54 雙溪匯流,下溪谷過溪,午餐、休息;
12:45 「丁子蘭坑」基石;
12:56 大石叉路囗
13:29 詹宅/北39線路岔。

登山行程約5.5個小時(含午餐、大休)。


附圖

班車時刻表 -雙溪-宜蘭.jpg

1740班車時刻表。


後記(雜感)

一、百餘年前,鄉賢重視自然生態之維護,此兩大城市旁的世外桃源原是保育類動物的天堂,但現在出現另一種聲音是「雙溪水庫」的興建。可知,一個水庫的興建,直接影響溪流這個循環系統,溪流的聯繫也會被水壩的興建而打斷,必然影響好多人民、好多動物,環境也要改變,丁子蘭坑的農家聚落和自然生態都要葬入水庫底下,野溪整治過程嚴重水泥化等,對於溪流生態的威脅,回答願意與否前,我們先問對生命和土地充分尊重了嗎?

二、昨天內湖發生的社會事件讓人心感到不安,有人說「社會結構和教育沒有讓人有腳踏實地的親近土地和陽光有直接的關聯。」,我贊同這樣的說法,三月不僅冷而且常雨,讓人心悶不快,天氣允許自由自在徜徉雙溪美好山林,是一樂事也。

三、走上計劃的路消夏有加,但也好像喝下預先藏好的毒:

這種偏僻又冷門的行山路線,加上多次颱風的土石流肆虐,整個山徑的毀損及路徑的走向,經常改變。雖然路標系統大致還能提供指引的功能,我為了辨清每個重要岔路遺失的路標,多停留在路上的那每分鐘裡,都抱持著不冒錯向之險而一再確認,免得讓自己身於險境無法回頭!我形容為「藏好的毒」的還包括:

歷經天然的折損,沿途多已經腐空的樹幹、無效支撐的植物根系和阻於山徑上的繁茂的黃藤,借力時都要十分小心;

多餘又沒有指向性的路條,會讓登山客迷途;

失德的登山客忘了將拉繩隨手規回定位,讓下一個奮力又無助的登山者使用;

這條路上有危疑的瘦稜,輔攀設施已經不足了(心有餘悸)。

「藏好的毒」,是行山始終潛藏無數的風險,滿載喜悅、幸福和幻想的腦子是過分浪漫又不切實際的。

四、大約11年前,「冬烘先生」來古道探索,他們渡溪到了一棟古厝過後的山徑有高大的雜林橫阻於前,經上行又下切的奔走探路,因近晚路祖不得不放棄再往前探險的行程。這天,我同在午餐地點的溪谷裡,也見到橘色布條指引,便循徑找起路來,但最後一個布條提供指引後就遭遇相同於他們情況,雖然地點完全不同,但這樣的心情我體會了。

五、值得再訪雙溪,可以再仔細研究怎麼和雙溪的人文小旅行相結合。


註釋

註一

丁子蘭溪在中段區域溪谷範圍,指的是「雙溪八景」之一的蘭溪消夏,現仍是夏季戲水消暑的好所在,惟,目前為封溪保護區域,請維護山溪源流處的生態。

「雙溪八景」:南天花苑、蝠山遠眺、苕谷觀瀑、蘭溪消夏、貂山春色、聖寺鐘聲、嶺頭觀日、虎豹清潭。


註二

作者「冬烘先生」在那一年的8月赴丁蘭谷(作者稱「丁藍古道」)探路兩次,竟都鎩羽而返;「丁子蘭山線、水路」連走是他在文中提到的構想。

內文皆請詳見:「冬烘先生」的紀行文總目錄

篇目三二三 ,Sat. Aug. 13 2005 ,雙溪丁蘭谷古道二度鎩羽;

篇目三二一 ,Sat. Aug. 06 2005, 雙溪丁蘭谷古道未果。


註三

古稱:「魚桁仔,係捕溪魚工具,魚行,是同「商行」的「航」音。古庄名來源,請參:〈雙溪庄 「魚行〉地名補釋〉 & 雙溪魚行里 都有詳盡介紹。

位於雙溪河南岸,地近雙溪、貢寮二界的丁蘭溪谷因為迎東北風,冬季冷,水溫低的天然條件,能納多種性喜低溫的溪魚悠遊其間,整條丁蘭溪天然溪谷為雙溪流域支流,北39線沿丁蘭谷方向就可看到沿線溪流,其上游段地處偏僻也少見有規模的開發,溪流保有自然純淨的樣貌和水質,因此這裡成了孕育迴游魚類一生的母親河,包括台灣河川中絕對珍貴的魚種如苦花、馬口魚、台灣絨毛蟹,黑鰻等。

註四

位於北39入口處的「丁子蘭坑」和「丁蘭谷」易混淆,我認為是進入北39線過丁蘭大橋後的一段溪谷開始被這樣命名吧。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