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首篇〈台北水道 水源地舊址〉時爬梳資料深深了解1895年日人領台初期對於台灣的現代化的進程有多麼的迫切,特別用心在改善台灣當時的公共衛生列為優先。基隆也因搭上建設基隆港之賜(當時開設國際港的國際規範,水質要求為其中之一),因此「基隆水道」就成了台灣的第二套自來水系統。西勢水庫應運機緣而生,也是台灣的第一座民生公共供水水庫,總督府開「基隆水龍頭」從水道水源地的調查到完工共歷經30年(1896-1926),日治時期有四次整修、擴建,迄今看來雖受多次地震及洪水的考驗,仍如九十年前屹立如初。這一最早完工的水庫,其意義是開展公共用水由政府提給的時代性,也將水資源作為國家的公共資產來治理的濫觴。

照片 031-基隆水道貯水池記念碑.jpg

基隆水道貯水池記念碑。

去(2015)年9月,從暖東峽谷上十分古道登五分山後,還戀著暖暖的古蹟風情,特別跟隊爬觀音湖山的同時順溜日本人為台灣建的第一座水庫和其水道水相關設施。

對「怎麼去」?以登山者的觀點,查閱翻山越嶺的訪查水庫的路徑很多,例如同在西勢坑溪上游的拔西猴山(取古道過福安宮可出觀音湖);又如東、西勢坑溪間的東勢大崙,也可以親近西勢水庫。再稍微研究、擇定適當的登山路徑後,研判由東勢街36巷路口的來福宮上山單攻觀音湖山,就是不那麼費勁的途徑之一,如下圖。

map-2.JPG

D日登山路線圖。水庫東邊是觀音湖山,繞越底端堤壩銜接水源路。

上圖只有一處鞍岔,全程陡升高度約200公尺(下往西勢坑溪方向的斜面更促),單程至湖邊距離約4K。登山過程的路標指引請參看:<[基隆的水龍頭] 觀音湖山.西勢水庫.暖暖淨水廠唧筒室>相簿

照片 012.jpg

觀音湖山(H-302m,無基點)。


----壕溝----

在接近山頂的路旁發現類似隘勇工事的壕溝,而且構築的很有規模,是一條有系統的壕溝或者防禦陣地,並非臨時挖出來的簡易工事,因為經過人工以4-5層施作的石砌駁坎遺跡看來,推測準備形成確保/抵抗陣地使用。過了山頂往下緣走,出現一條長長的壕溝,而且左右兩邊各有出口以連接戰鬥人員能進出壕溝就戰術位置,雖然大部分被落葉覆蓋,但這樣的壕溝卻很清楚表達是陣地前緣的概念。

是清法戰爭期間清軍主力在棟軍掩護下回到暖暖構築的抵抗陣地嗎??還是日治期的隘勇工事?後者是保護煤礦還是樟腦?

照片 011-隘勇工事.jpg

壕溝遺構。

1884年,台灣的北疆海圖已經有多國測繪過,覬覦北台「黑金」的國家包括法國,於是藉「清法戰爭」之事起,藉機由基隆攻台北。11月7日,法軍在探查暖暖時遭遇清軍堅守部隊,待援至棟軍到來支援將法軍擊退。隔年清軍大誘法軍深入山區,又傳捷報...這段歷史的輔助,能說明是當時為了抗深入作戰的法軍所遺的殘構?待考!

照片 015.jpg

連續的壕溝遺構之一段。

渡過溪勢坑溪後來到湖畔,和水庫很接近了。

照片 019.jpg

西勢坑溪進水入庫的一段;

照片 021.jpg

更往上就陸化嚴重,只能見到水涓涓了。

 

----基隆水道貯水池(西勢水庫)----

水庫所圍起的大湖泊俗稱觀音湖(註一),周圍青山綠水風光伴清風徐徐,這樣的午前時光來到這裡倘佯特別愜意。

照片 022.jpg

來到觀音湖畔,此際撇見潭腰曲線畢露的綠水湖面顯出神聖的法相?

照片 024.jpg

觀音湖山倒影於湖面浸染山之蔥鬱,清風徐徐送旅人沉溺於閒逸和寧靜。

照片 026.jpg

以西勢坑溪流經的暖暖區西勢坑來命名的西勢水庫,當我們由湖之南走其西側沿線繞湖約半圈後,止於基隆水道貯水池紀念碑。

西勢水庫於1923(大正12年)著手設置,於1925(大正14年)竣工,詳記念碑文。

照片 027-基隆水道貯水池記念碑.jpg

在水庫入口處的「基隆水道貯水池記念碑」正面。完工紀念碑柱碑是用水管製作而成的,上書「基隆水道儲水池紀念碑」。

水道貯水池記念碑文(中華民國紀元版):詳載基隆水道儲水庫工程概要和儲水庫的相關諸元(面積、容積、堰堤的數據,日元計價的工程費用、開工完工的紀元年)。

水道貯水池記念碑文(中華民國).jpg

 

照片 030-基隆水道貯水池記念碑.jpg

基隆水道貯水池記念碑。

水庫容量僅約40萬噸,為暖暖淨水場取水水源之一(刻於經濟部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局可查察詳細資訊)。目前是由台灣省來水公司第一區管理處負責營運管理,供應基隆地區自水來之用,但常態供水仍以新山水庫為主。(有些細節按下不表還請讀者見諒)

照片 035.jpg

西勢水庫大壩與消波池,這是全台灣第一個壩型為混凝土重力壩()無閘門控制溢洪道。可惜,當日無溢洪壯觀畫面可賞。

照片 037.jpg

遠端藍色牆面的下方就是第一堰堤。

照片 039.jpg

水庫溢流道和壩體銜接的雙柱頭之一。這近百年前的作工是一點都沒有馬虎的。

(:利用壩體自身重量來抵抗上游水壓力並保持自身穩定。按壩的受力情況還有兩種壩體:拱壩、支墩壩。)


----雙生土地公廟和暖暖親水公園----

順著往基隆河的方向往北走水源路可達「雙生土地公廟」,這是將原本位於暖暖淨水場與西勢水庫內的土地公廟遷移此處(註二),正前方即是「雙龍潭」,東勢坑溪與西勢坑溪匯流處。

map-1.jpg

 

照片 046-東勢坑溪匯流西勢溪位置.jpg

東勢坑溪匯流西勢溪位置。

「雙生土地公廟」的廟埕都搭上遮雨板,瞧邊上還有一間小小廟,內供奉的是山靈公。

照片 047.jpg

山靈公

照片 048.jpg

 

照片 050-清澈的水源.jpg

走過橫跨東勢坑溪(基隆河支游)上的拱橋(雙龍橋)拍得清澈的水源。

照片 051-攔河堰與幫浦室.jpg

攔河堰與唧筒室。淤塞的攔河堰,西勢坑溪邊的唧筒室(幫浦間)有樓梯連接上方的水源路。

往前走,觀察到底部已被河水切割出出明顯的大洞。

暖暖水道頭,紅磚唧筒室(暖暖淨水場幫浦間)2007年已登錄為基隆市歷史建築(「暖暖淨水場幫浦間」,文化部官網)。

這套「水道」(註三)系統,包括西勢水庫(大壩工程)、淨水廠(註四),還有淨水場的唧筒室。水源由唧筒室抽入淨水廠內,經過過濾程序後,供應基隆地區使用。

暖暖唧筒室由紅磚砌成,巴洛克式建築形式,也是巴爾登設計建造完成(註五)。

照片 054.jpg

暖暖唧筒室。

幫浦間前的攔河堰,位於東勢坑溪、西勢坑溪匯流處的下游,方便幫浦抽水到淨水廠。剛從雙生土地公廟過來經過路旁的淨水廠旁,我並沒入內參觀,錯失了八角井樓古蹟建築。暖暖淨水場是全台灣第一座淨水場,明治35年(1902年) 建成。唧筒室後的拱橋雙龍橋,攔河堰下方的壺穴,也有可觀之處。

照片 058.jpg

唧筒室稍下游分佈於河面上大大小小的壺穴。

照片 060-步道上檔土牆的樹根.jpg

步道上檔土牆的老樹根。

照片 062-在此釣魚的當地人.jpg

在此釣魚的當地人。

照片 066-暖暖月台邊.jpg

暖暖月台邊的小小橋造景。


後記

每一次來暖暖,都用爬山的方式認識這個緊依著山巒的小鎮。

算算應該是第三次到暖暖了,始終納悶我們對有水文化空間及歷史文明的遺跡似乎欠缺規劃的美學,這個沿河城鎮只見到因河運有了文明到採礦業有了人財的聚散,若不是有這條水道的歷史脈絡,難有機會使人再翻閱它過去的榮景到沉寂。

搭車前路經安德宮(媽祖廟)還會一直守護這裡的泉州人和過往的商、旅、礦工,我就還感覺得到第一次從嶺腳越嶺出暖暖所感受到的溫情,雖然只是讓我順路搭載而已。(詳見:〈嶺腳 嚴靈寺越嶺暖東〉。

 

註釋

註一

衛星地圖上外觀還真像觀音,因此觀音湖為西勢水庫的別稱。

註二

為了建西勢水庫,1923年將西勢坑溪上游的居民集體遷村,而水庫施工期間原位於水庫內的土地公廟因生異象;為使水庫工程順利,經地方人士和日本工程人員商議將其遷移至現址與淨水廠內移遷的土地公,形成同一地點兩位土地公的現象,其後又經集資整建,將兩廟的前方屋簷合為一。

註三

「水道」就是自來水設備,為了維護公共衛生,日人治台後就開始在全台灣各大城市建立水道設施。

註四

淨水廠設施暖暖水源地內有1908年、1917年、1923年分別增設的濾過池、濾過井、淨水池、淨水井等工程,其中1908年竣工漂亮的「八角井樓」古蹟,但只開放給機關、團體或學校參觀,而且需在參觀前七天事先申請方能入內,這日不在登山行程內並未入內參觀。

暖暖淨水場.jpg

暖暖淨水場(解說牌)。

僅轉文化部登錄基隆市2007年指定歷史建築的官網所載:

原名基隆水道及水源地。1895年日人領台之初飽受霍亂、瘧疾、傷寒等傳染病之苦,總督府為了解決臺灣當時的衛生問題,於1896年邀請日本內務省衛生局長後藤新平來台擔任衛生顧問,並提出建設上下水道(給水、排水)設施。同年後藤新平推薦的巴爾登來台後,首先進行台北市與基隆市的衛生調查工程與設計工作。1987年巴爾登結束第二次調查後提出《基隆水道工事調查報告後積極實施衛生改善工作,1896年基隆衛生工程調查與設計開始進行》建議將基隆水道的水源設置於暖暖街西側的西勢溪上游地帶,設置水厭儲水及淨水廠。1898年基隆水道工程動工,1902年完工,十月正式開始給水。水道完成後,暖暖水源地又於1908年、1917年、1923年分別增設濾過池、濾過井、淨水池、淨水井等工程。二戰後由水源處接管,改名為台灣省自來水公司第一區管理處—新水給水廠、暖暖淨水廠。(文字引用:暖暖淨水場幫浦間(幫浦間),文化資產個案導覽,文化部官網)

註五

暖暖唧筒室(幫浦間)的解說牌,其文字內容要義經筆者整李順文後摘記如下:

「在雙龍橋下紅磚所砌成的幫浦間,是當時英國工程師巴爾登(按)在1899年所設計建造而成,距今已百餘年的歷史,也是暖暖僅存的古蹟。於其右下方的攔河堰是為擷取上遊東勢、西勢坑的溪水,再經由幫浦間把水抽到左岸的淨水場;攔河堰現已淤積,卻還能發揮作用。

幫浦間屋身即開口部皆飾有洗石子環帶,四角以假柱予以強調。時代演變百餘年來的抽水機房由抽取水源轉為閒置,其機房由日本人以巴洛克式建築建造,線條簡單先明,色澤配置合宜。令人賞心悅目極有保存價值。」該解說牌以唧筒室照片刷淡背景,紅字打印其上。

[按:巴爾登或勃登(William K. Burton),也有人稱爸爾登為「台灣水道之父」。他於1896年8月5日接受台灣總督府的聘任來到台灣,擔任衛生工程顧問,直到1899年8月5日病逝為止。他在台灣三年期間考察了台灣全島及澎湖的衛生狀況,規劃設計了淡水自來水道及基隆自來水道,成為台灣自來水道的肇始者。巴爾登病故後,他的學生濱野彌四郎接續其遺志,建設完成了日治時期台灣主要城市的水道系統。(以上對巴氏的補充資料來源:國發會檔案局網站)]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