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腳」,真是一處寧靜、幽雅的山野小村,當地的田園風貌無論是秋季或像這天是冬季的早晨前來,總見到一幅飄渺的山水畫,前次來此地漫遊就深深愛上它。

我因曾來雙溪爬山幾次,對這裡的山路,太不敢說熟悉兩字,就連被定位為「健行級」的中坑古道都蘊藏著潑辣野氣,09年蜂螫事件竟成古道的經典而享盛名。的確也是啦,自然旅行家劉克襄於早些年前曾探訪柑腳的中坑古道,這是他1995年起階段性的志業之一;他從中坑溪的下游往上走,走到半途的梯田草原,因後續的山徑隱秘不明,而放棄繼續向上溯尋。說明這條廢棄、無人聞問的古道曾經沉寂了非常之久,這個北台灣大都的偏鄉最後蛻變的結果,礦工不再挖礦了,年輕人都外移了,良田的收成不敷成本了,雙溪 柑腳城反而回到它純淨的鄉野原貌。

照片 019-cover.jpg

中坑 古早厝地。

中坑古道,是昔日茶商走的捷徑,淡蘭古道聯結雙溪(柑腳)與盤山坑間的舊路(註一)。隨著古道、涉渡溪流蜿蜒而上,沿線有層層青翠的草原、早已人去樓空的「古早厝地」,山上早已沒有住戶,我甚至懷疑地圖上標出的民宅-中坑2號是否還有人住?

唯一見證過這片豐美良田的或許只有水頭、水尾的百年土地公吧!這兩座石棚土地廟,看盡這條古道的歷史和滄桑。

在新曆開年後幾日,我以朝聖的心情轉入山林,當抵達中坑頭參拜土地公時,回望來時的山徑,早已非劉克襄折返於在半途所謂的「隱密不明」了,沿途指標、路徑清楚,不過就是把當年他因故放棄繼續向上溯尋而中途折返的遺憾,我的踏查將其實現了,至少把水頭、水尾土地公都湊齊,東、西線轉了一遭,這在古道群發達的平雙一帶,是很迷妳的O走。

行前,不忘爬梳傳遞古道資訊的人們寫過的紀錄、地圖,心似乎依舊飄盪在柑腳鄉間許多難忘的邂逅和晨間的空氣裡,念茲在茲的古道、美麗綠茵和梯田,竟離「柑腳城」這麼的近,那我一定是知道古道在先,讀劉克襄的柑腳城在後,一下子被那「禦匪之山城、山谷中的珍珠」那些話術所吸引,然後去了山城,然後忘了古道的。


----交通和路線規劃----

去雙溪的交通,對我來說就是個「事兒」。如何搭車來去長源「柑腳」不是問題,對於該如何前往,自是熟悉,但交通問題的點在於班車少,以及登山有些不確知的情況,漏失這些細節會讓行程失色。我爬梳過的登山紀錄、資料中有一自組隊伍竟可以走到摸黑哩。因此,發現這一帶都是兼具懷古和踏青的健行優質路線,繁簡雖可由人,而要規劃一條合於自己步調,又懷古、賞景,還能搭上交通班車的配合完美,還頗需要費心的。

我想以中坑頭鞍部的大正元年立的方向碑為中點,有始有終的轉一遍古道的東、西線(註二),預定行程:

中坑橋→中坑古道東/左線→古厝地→中頭坑→內盤山坑古道岔路→中坑古道西/右線→中坑橋。

照片 062.jpg

入口的導覽圖。

中坑古道有分所謂「東/左線和西/右線(如註二的說明)。


----D日----

我從霧開雲散的雙溪火車站前搭上那班準時開往柑腳長源的公車,再往西南邊的山區出發,整個脫離人類的世界接近偏鄉才要開始。

清晨稍露過臉的陽光又躲了起來羞於見人了。在終點威惠廟下車的乘客連我4位,一路過來上下車乘客很少,冷清的一個早晨。08:00簡單換穿雨鞋後離開廟埕,沿北42線往中坑,迎來清冷帶有水氣的薄霧,令人舒適自在!離預定的登山口尚有段距離,我便隨意在小鄉徑上拍照,與柑腳的美麗鄉間邂逅、「往長源里4鄰」的綠底白字岔路口的再次歡喜相見,都讓人心情愉快,不曾有過一絲孤獨感!!

照片 001.jpg

威惠廟。

照片 002.jpg

柑腳鄉間,一幅飄渺的山水畫。

北42線路岔(約27.5K),取右循產道往「盤山坑、中坑古道」,過雙坪一號橋後來到中坑古道路岔,入口電桿一支「外柑腳高分45」略看桿上的字跡已辨不清了;

照片 003.jpg

中坑古道入口處。

中坑橋上拍得溪床景貌,為取用水源,不見私接水管線的亂象,值得稱許。

(按:中午回「威惠廟」前棚午休,與當地耆老簡先生閒聊時,他提到有集水區及輸水管配線,我才明瞭。)

照片 005.jpg

溪床景貌。

照片 006.jpg

中坑溪(註三)。

過了中坑橋,走在寬大的馬路,就不見中坑溪與下坑溪匯流處的那座古橋(是否已經拆除了呢?)。

新橋取代了渡溪的點,這個路岔右邊的的方向原有中坑2號的民宅,不知現況還是否有家居的人?早些年的地圖顯示這家是中坑僅有的民家了。

照片 007.jpg

拱橋,有神橋的FU。

過兩座拱橋後,接著一段不長但相當濕滑的亂石砌路面,雨鞋也擋不住石面上的青苔咕溜,況且這幾天都下過雨,以撐手杖龜速小心通過。

古道緩緩上行經過一處敞開的鐵門,門左側石砌土地公廟為「中坑福德祠」(昔稱水尾土地公,明治38年,1905立)。水頭的土地公呢?那是行程的中點。

照片 008.jpg

水尾土地公。

照片 009.jpg

工寮小磚屋,抵這裡的柚子園。

照片 010.jpg

跨防牛攔,便來到溪谷。遇溪當然就溯溪囉,古道再沿溪畔前行...

照片 011.jpg

第一個涉溪處。

照片 012.jpg

很快來到第二個涉溪處,正跨過溪前圍的牛欄,就撇見同岸前方有隻黑狗,立於溪床礫灘上。是野狗?或家犬?我們發現彼此,牠沒吠叫,四目未及相接,牠已先轉頭回岸邊,消失不見。

這段溪道寬闊些,水清澈可見溪床,深淺不一就沒固定路線,只能隨機應變選好採點渡溪。過溪後就是層層如茵的梯田。

照片 013.jpg

渡這次溪後,草原邊上見一九芎樹,樹幹上釘有藍天隊指標,自此古道將分線行走...

此處美麗梯田草原,是昔日住民廢耕的田;見到如茵清草地,配上石塊堆砌的駁坎,有終於一親芳澤的喜悅。

照片 014.jpg

梯田下見飄渺的遠山,風來了,霧雨也跟來了。


----古道分線----

分線走,就是從這段步道的分流點起,是選擇往古道左、右線的開始;走完西(右)線又會回到這片草原上的分流點。我依循溪的主流溪岸走,走往古道的東(左)線,沿線梯田、溪流、山徑交錯;而走西線(右線),一開始便是涉溪取右。兩線的體驗將略有不同,但都不脫離涉渡淙淙溪流和林蔭古道。

照片 015.jpg

又要渡溪了,...過岸後前行。

續行溪岸梯田草原上駁坎數層,驚喜陶醉之餘真正感覺來到了桃花源地。

照片 016.jpg

青蛙石。於梯田中的蛙形石。

續上雜木林,遇叉路,左往北豹子廚山(約150分)。取直續行中坑古道(左線)。

照片 017.jpg

往北豹子廚山路指標(「下坑越嶺路」)。

與溪「若即若離」的山路,過左岸不知多少層層梯田駁坎,也見過橫臥草地大石...走過遍地大菁路,在草地有座古厝的殘構:門楣、門檻、殘垣斷壁的遺跡。被喚為:「中坑古道 古早厝地」。

照片 021.jpg

門楣、門檻。

照片 023.jpg

 

照片 024.jpg

殘垣斷壁。

照片 033.jpg

大宅牆面砌法是施工困難度較高的「人字砌」。

過古厝遺址後,就暫時告別溪谷,出一處東/左線最後一次的梯田,古道自此進入原始又蓊鬱的樹林中行走。

照片 035.jpg

入林前回望這片古道分合的小草原。

雜木林上坡途中,經過重要岔路口(筆筒樹幹上指標),直行往中點:「中坑頭鞍部、枋山坑山」方向;回程到此地,再往「中坑古道右線、盤山坑古道」。

照片 036.jpg

先往中坑頭鞍部。

(古道左線就此打住,在此岔O走回西線出中坑口亦可;若打算再到中坑鞍部 (進入坊山坑山)的路徑,來回需再加1小時(或以上)的步程。


----古道真盡頭:大正方向碑、鑛務課基石----

取直行,中坑古道開始連續陡上,古道有點難度了,需有真「懷古情操」作為動力,續走往西南方向到古道的真盡頭。

遇防牛柵欄,再往前連過兩次乾溪谷,沿山勢緩坡上行,最後出一廢棄的產業道路,上廢產道左行5公尺,掛滿布條的山徑入口有指標,右入口續上山徑,陡上中坑頭鞍部。

照片 040.jpg

登上中坑頭鞍部(岔路)。

鞍部(H-597m),除了土地公還有基石與界碑,還有一鑛務課第675號基石。

大正元年(1912)立的方向界碑非常特殊,北部山區從未見過類似的碑出現過;界碑上頭四面都有刻字,其中三面為古道方向說明:「西石碇行 南闊瀨行 北頂雙溪行 大正元年八月五日建立」字樣。

照片 046.jpg

刻有「大正元年八月五日建立」 & 「北頂雙溪行 」的兩面。

照片 051.jpg

「西石碇行」。

照片 052.jpg

「南闊瀨行」。

照片 041.jpg

石棚土地公(水頭土地公)。我新的一年有尾、有頭的,始終如一的轉了一遍古道兩端的百年土地公,期望博得一年好兆頭。

中坑鞍部水頭土地公,其門扉兩旁的對聯:

「白髮知公老,黃金賜福人」,這座土地公建於大正十一年(1922)。廟旁有塊小石碑,應該是後來(1980年?)立,為信眾的祝禱碑詩,全文如下:

「萬生、瑞雲善信共約奉獻神像」(換行) 「萬里靈犀一點通,生祈誠敬奉神功,瑞祥吉日聯心契,雲海高山此約同」。

照片 050.jpg

鞍部岔路指標。


----回程:中坑西線古道----

回程找到林中樹上釘有藍天隊三岔路的指標,循標取左上坡,初行濃密綠蔭,但路徑清楚,寬坦山徑又平緩而好走,就此步上回程。

照片 055.jpg

盤山坑古道。

照片 056.jpg

抵一寬敞的梯田草原,為一叉路,直行「往中坑西山、中坑古道西線」,右往「中坑鞍部、中坑古道東段」,仍直行。

照片 057.jpg

遇中坑西山叉路,位於第二個草地左側角落,直行往中坑古道右線(西線)。

一處下切溪谷路段,一陣鳥鳴唱聲,真的覺得「鳥鳴山更幽」,幽到有點草木皆兵,突疑聞巨形蟲類「嗡嗡」振翅聲接近耳際...,冬日獨自行山,真的不要「蜂擾轉山難」呀,快步步入溪谷,見到中坑溪的支流了。

照片 058.jpg

古道穿梭溪間,這條中坑溪的西側支流循溪岸而下,水量不大,但石頭上長滿青苔。

照片 059-支流匯入主流處.jpg

支流匯入主流處,西線很快走完,將匯入主流渡溪處了。

照片 060.jpg

過溪可接回中坑古道東線草原。

接上中坑古道東線,回到草原分線處。接著渡兩次溪回到登山口。

柚園處遇見一位大哥向溪邊望望,向上游方向又望了望,似在來回的尋找什麼似的,待近些接觸他開口便問:「見到一隻狗嗎?」

我:「有,大約4小時前在溪邊見到一隻黑狗」

因相悖而漸行漸遠,然後被他的下一問句叫住!

「能告訴我怎麼去?」他急著想知道...

我:「沿溪,過兩個防牛柵欄,第二個防牛柵的溪邊,不過是4小時前哦。」我也有點急著趕往登山口,看看能否搭上12:05那班小巴回雙溪哩。

「山中有山豬,牠咬了山豬,跑了...」

這回覆神了,讓我想回頭問「真假?我連隻牛都沒見到,山裡還有山豬哦?」但終究沒真的回頭問,往威惠廟趕路繼續中。


----柑林----

散落在下坑、上坑附近的土埆老厝,仍保有昔日老舊的風味。沿北42線有一戶住家,用石槽蓄水,我湊過去在不息的水流下抹了抹沾污泥的雨鞋,再粗粗的洗個手,準備到威惠廟等車,我記得13點05分有一班國光小巴要進來的。

時間還早,在這個登山往返的中途站「威惠廟」可供停留,好處太多了,可以盥洗、用餐,廟前搭了供活動聚會使用的雨棚可以供遮蔭、躲雨,因為一如氣象預報過午飄起了一陣雨;廟宇前方到牌樓間的廣場是開闊的廟埕,也是北42線道的一部分,半個小時進出車輛不及3部,旁邊的「柑林國小」(註四),正午也不見任何噪動,真是安靜的午後。

將近午後1點,我問了威惠廟的當職在地人,先生告知是14點才有車班,於是時間就更多了,和這位大哥閒聊了起來。他知我的來意後,先說了一段2009年有一登山隊伍登古道遭蜂螫的往事(註五),說了很多細節和當時威惠廟當職時見到的情景,並提醒我轉告山友注意。

他說:「如果你不來打招呼,我一天說不上一句話。」隨即走向北42線,消失在牌樓後方。

照片 063.jpg

沒有人會不喜歡這位信士的名字吧?這裡姓簡的人很多。

照片 064.jpg

足以證明威惠廟歷史的成排石柱珠。

我望向棚外的太陽,陰晴不定的一天,心想一些問題...邊利用等公車的時間和當地人聊這裡的鄉土人文和在地聽聞有多好!嘿,那位耆老不知何時從我的右方出現了。

他即告知「別去陰廟,更別向那些廟祈願!」很讓人到抽一口氣的開場說話,好在是日正當中。在我的好奇之下,他接著說出關於妻子的死因和此有關,她去的很突然(細節是私隱就不詳說了)。

接著說:「中坑那一帶已經沒有任何一戶住家了」,他是土生土長的在地人,一生就是一本故事。

中坑,柑林、過去(四十年前)從事挖礦的工人保守就有800個,連帶眷屬都有宿舍住在這一帶;挖煤工人入坑挖礦,眷屬(婦女)就做煤坑週邊的工作,如洗、選煤,推運煤車、精煉煤窯的工作都有。因為當地挖煤礦,大家都有工作做,收入也不錯,至少比當時的公、教人員好。直到廿多年前(1990年代),煤礦坑職安事件頻傳,礦洞裡瓦斯爆炸的、坑坍塌埋工人的事層出不窮,這危險的行當還帶來職業疾病,在壯年(約50多歲)就歸天了,漸漸這途沒落了,不挖媒的偏鄉要做什麼呢?於是這位只做過煤礦工人3個月的簡先生赴外鄉做事去了,後到新莊工作置一房產,10幾年前和牽手又回到柑腳長源,就住在「柑林國小」邊的低矮房子裡(呼~間接的為我解開他剛消失在牌樓後方的身影,原來是回家放東西。)去年,他的那位牽仔因故過世後,目前決定即將搬離柑腳,到內湖和兒孫們住。

這一帶住的人,高齡寡婦多,年輕的夫君多死於職業病,她們留居至今,年齡多在7-80歲左右。中坑2號是否為沿岸最後住戶的答案,我沒細問,承上說,應該也沒人居住了吧?

他見過昔時(30年前)的梯田環境。很酷!

接著說:昔日的中坑先民就利用中坑溪的水,將河岸谷地隨地形開闢為梯田,耕地範圍有大有小的分布於主溪流和支流的岸際。這些梯田約有七、八層之多,特色是層層駁坎盡是整齊平整,昔日山中梯田,現盡已廢耕成了草地不會令人費解,幾十年前,此地廣泛種稻,後來米價競爭不過山下,全部的農民找不到具有經濟產值的改作(如可當果物、木炭和中藥等多樣經濟產物),主要靠著維繫家園的生活命脈無以為繼,山中艱苦生活難以和山下城裡的工廠和鐘點工作相比,人口外流,良田因而廢耕多年。

也好,讓健行的登山客體驗保有一甲子之前台灣農村的景貌於山林裡,週而復始的逐長草而牧牛於層次如梯的草坡之上的老牧童一樣活得鮮活愉快,可是我這天來,牛(不剩了嗎)?


後記

1.行前一晚沒有睡好,登山的流感又犯,新的一年剛開始,心情氾濫未癒!到一處遠離塵囂、令人流連忘返的地方「百病」都痊癒。

2.我曾把柑林 中坑當做『台北 「馬丘比丘」』,走過一趟之後,我發現對中坑古道的讚譽太過了,它就是一條曾經引溪水灌溉闢出的層層梯田,現廢了成草原地,可供倘佯的野餐地而已。

3.溯溪的裝備就雨靴,行程不難,其他的就看天氣和季節的喜好來配合(例如「藍天配綠茵」這類的旅遊景點偏好)。

4.提醒注意以下問題:

1).因為要渡幾次溪,因此當雨勢大或者連日多雨就別去轉山。中坑溪主流不寬,但暴雨使河水過於湍急,涉渡的難度加劇;穿雨鞋渡溪是基本款,還得要長筒的。

2).還有一個是越溪的路線問題,倘不慎遇大雨或迷途容易使自己的行程受挫,也浪費時間在偏鄉荒野找路。規劃備案撤退方向為盤山坑站(盤山坑13之1號民宅)。

3).蜂,是造訪此地的另一項威脅(註四)。因此,應刻意避開蜂群三、四月築巢期和秋、冬野蜂肆虐的季節。


行程紀要

08:01 威惠廟
08:25 中坑橋
08:30 拱形橋岔
08:31 水尾土地公
08:32 工寮磚屋
08:38 防牛圍欄
08:39 第一渡溪處
08:45 第二渡溪處
08:50 古道左、右線岔(草原)
08:52 第三次渡溪
08:54 青蛙石
08:58 北豹子廚山岔
09:11 厝地遺宅
09:26 左右線最後草地
09:31 三岔口(取往中坑頭)
10:07 中坑頭鞍部岔,小休;
10:47 三岔口(取往盤山坑、中坑古道西線)
11:03 三岔口(取往中坑古道西線)
11:04 中坑西山岔(草原)
11:21 中坑溪支流渡溪(古道西線)
11:27 回主流(東、西線會合)渡溪處
11:48 中坑橋。
(登山,近4小時。)

12:20 威惠廟午休、用餐、等車(錯過12:05班,等約2小時後才有車下山)。

14:05 搭871公車回雙溪,轉區間車回南港。


註釋

註一

1.中坑古道,相傳為清代安溪茶販走淡蘭古道中段途經大坪(今泰平)至雙溪頭(今盤山坑)段發現此捷徑。

2.古道在山區沉寂許久。1982年,「謝永河先生從枋山坑山下山時,與友人試探沿著中坑溪往下游走,無意間發現了這條已被廢棄的古道。」 (摘自[台北雙溪].中坑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630),往後近三十年資料付之闕如。

3.2008年,經藍天隊無私的整理山徑、標示路標,方造福了登山界許多山友能進入造訪。我知之甚晚,大概比較認真關注登山界的事開始就想來踏訪,直到去年年初,T.H.規劃串走附近的古道群出平溪(2015年2月份訪雙溪出平溪,從內盤山站(盤山坑13號)進入山區,唯獨少走了中坑古道(詳見:[雙平縱走]枋山坑山、畝畝山)。錯過古道又近一年,重新燃起想探訪的念頭,爬梳資料後付諸行動。


註二

地圖的古道左(東)線、右(西)線,一律由中坑橋往中坑鞍部的方向來定義的。


註三

有些地圖以其下游的柑腳溪稱之。嚴格的說,雙坪一號橋以東稱為「柑腳溪」,該溪匯流自上游的三條溪:盤山坑溪、中坑溪、下坑溪的溪水。柑腳溪再匯入平林溪,和另一牡丹溪合稱「雙溪」。

註四

「柑林國小」,簡大哥說大概快廢校了。目前學生16位,職工教職也差不多是學生的數量。聽說,接送學生上下課,由學校專車來辦理,若招收學生低於12人,應就不值得再這麼做,往後此偏鄉小學校的前途未卜。

註五

據報導:『2009年9月20日,有山隊訪中坑遭蜂螫傷14人,一人受困山區...』(資料來自:父肉身擋千蜂 女兒仍遭百螫亡);

中午在威惠廟休息、等公車的空檔,和威惠廟職工簡紘元先生聊起 那起遭大批虎頭蜂攻擊的事件,當時在廟方工作所見的情況,警消出動大批人員上山救援,仍造成一名女性登山客送醫後不治(因為她沒逃跑),位置就在中坑頭。

另,第一個梯田草原,也有發現過蜂窩;走古道注意野蜂肆虐的季節和防範野蜂攻擊的措施。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