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寫這篇踏查記,我一訪再訪南港的茶山:第一次在今年盛夏,以「示範茶廠」為起點的環山線步道走過一遍,因要往汐止繼續踏查日治遺跡,留有 深按頭山(又稱「畚箕湖山」)未登,也錯過了舊庄一帶的其它景點;於是10月,決定利用一個上午短暫空暇,重訪南港茶山。

最後,為了感受一下昔日南港地區的產業風貌,於12月初,我再去基隆河南岸的「南港」和基隆河少數保存尚完整的「五分吊橋」頭補拍幾張照片,根據文獻所述,南港三重埔庄靠近基隆河與大坑溪匯流之河灣地為南港最早開發的地區,臨河的「渡船頭」,原可停泊船隻,亦為南港河運興展的開端,「五分吊橋」仍屹立在南港端的基隆河見正從日治期至今的地方產業發展,這段歷史回憶對我這住過跨河兩岸的台北住民來說,雖以管窺天但彌足珍貴。

照片 007-cover.jpg

基隆河岸的南湖大橋附近(1205攝)。

(以下照片由格主親自拍攝,請勿轉載)

南港曾是我踏足台北市時的第一個居所。1980年代,我剛入住忠孝東路六段時,也曾和很多人一樣迷惑過...南港既無港口,又非靠海,為何稱「南港」?

這要從「大坑」這個地名說起,先民喜歡以地勢或地形來取地名,同樣的,此地古稱「大坑」,就是先祖們對於居住地的一種意會,是很直接的取名方式。臨近大坑的大坑溪,自源頭順流而下與四分溪匯流後,注入基隆河。基隆河在清領時期就是條運輸貨物和人的生命動脈(線),這兩條溪的匯流口,早年也是貨物和人上、下船的渡口,其北岸就是水返腳,渡頭在叭嗹港;南岸渡口就成了「南港」,所以,所謂的南港,是指基隆河南岸的渡口碼頭。日本人簡稱為「南港」,讓我們「誤會」至今,不過當然可以理解。

照片 012.jpg

大坑溪/基隆河匯流口(1205攝)。

其實,在1920年代的日治時期,南港仔和內湖合稱「內湖庄」,隸屬於台北州 七星郡。1946年之後才從內湖鄉(台北縣 七星區)劃分出南港鎮,成為兩個行政區。最後於1967年改制後納歸台北市的一個行政區。

照片 009.jpg

社後渡船頭(北山大橋,1205攝)。「港」已不見,「渡船碼頭」徒留聽聞而已。

同樣是1980年代,我住進了台北市,但周遭環境極為「鄉下」,剛蓋好的公寓後陽台看出去還是要隔著幾方稻田才有樓房,很難想像這裡是台北市區;忠孝東路過了昆陽路口,整條七段還是聯勤和兵工廠的範圍,封閉、落後的都市邊緣景貌,還夾雜著「偷渡」的工廠廢氣在晚間投料、生產、排汙的「啟業化工」,我們就「必須」習慣整夜不時飄來的阿摩尼亞氣味...真是罄竹難書,這是我對南港居所週遭舊時的印象。

媒、磚燒產業和工業汙染有關的行業,注定了規畫這個都市邊緣城區的命運(註一),「黑鄉」南港成了城區的標籤;在更早之前,曾經存在於南港的是茶、稻(簡單說就是農業),現在好了,成排櫛比鱗次的大樓和公寓,那些有工業標簽的化工廠、瓶蓋工廠、台肥六廠都停工、搬遷了(註二),連南港輪胎都沒在南港設工廠了吧!。

經歷兩次轉型,老的東西被都市更新計畫決定了所稱的「港仔口老街」(註三)、磚仔窯、工業化的廠房(如前日本國產軟木工業株式會社,改為公賣局的「南港瓶蓋工廠」)等,這些見證黑鄉歷史的大型日治工業遺產,世界級的人文資料館的未來命運,怎麼保留'怎麼活劃再運用,都是這個城市的重要課題;還有大南港濕地公園,更是從軍事工廠的禁錮中脫胎換骨,擎天一跪喚醒了當局者的重視,未來後續又是如何?非常值得注意。

我的能力有限,規劃踏查、勘景的範圍主要是以經由方便找到的相關記錄、地方人文誌和文獻回顧,算是名氣景點吧,也順便登山,采風又健身,一舉多得。


----南港舊莊,包種茶的原鄉----

獨自一人先搭車到昆陽站,再轉小5公車上山。小5公車的終點是光明寺,還有區間車只到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我的第一次踏查時間是0724,時值盛夏。當天先從「示範茶廠」為起點的環山線步道走過一遍,再走上光明寺踏查(詳見:〈汐止的茶礦商和他們的古宅巡禮〉 )。

行前做了文獻回顧,對南港的茶山之源(舊庄昔稱大坑,大坑茶山)),大致上有了苗頭(註四),而除了盛產茶葉之外,日本時代桂花最主要的產地也在這裡?為何會有桂花?

照片 011.jpg

台北找茶園(0724攝)

紅瓦、閩南風格的建築,搭配南港茶山的翠綠山景,感覺不俗,可惜非假日室內空間無法開放體驗。

照片 002 (0724攝).jpg

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之拱門、大鑼(0724攝)。

(: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占地2.7公頃,係以委外方式經營,受委託的廠商以推廣茶葉為主。據悉節目前為止,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仍是虧損的,一旦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有盈餘後,扣除支出要提撥15%給台北市庫。)

汐止踏查之後沉寂了一陣子,想起桂花未解之迷,又規畫於1027踏查,二訪茶山順登「深按頭山」已是初秋時分。

那天的規畫行程:

環山步道(深按頭山)→桂花步道、桂花吊橋→大坑→茶莊古厝(余氏古宅)。

從茶葉製造示範場後山(南方),即公路上方的停車場進入觀景步道,從環山步道階梯登上涼亭處,跨護欄走原始山徑爬山...這段步道算重走一次。


----登深按頭山(畚箕湖山)----

茶葉製造示範廠結合了山區步道,提供豐富多樣的休憩選擇,來滿足不同客層的旅遊需求。我自己在未開始登山前,常騎競技單車上山,這段鄉間公路算陡,挺具挑戰性的;從單車族到登山族群、人文訪查愛好者...,我自己也曾是這裡的不同旅遊客層,只是不斷的進化、改變口味,由淺訪到深入各個角落,旅遊的視角和底蘊也不盡相同。

和0724一樣,踩著木棧道蜿蜒而上...途中看到一個溫府王爺勒令碑(註五),外覆以一木製亭,前次我特別離開木棧道下往亭前查看並手合十,禱合境平安。

照片 004.jpg

溫府王爺勒令碑(0724攝)。

照片 001.jpg

這次從棧道上拍攝全景(1027攝)。

也許天候涼爽了些,感覺很快來到環山步道高點休憩涼亭,旋即跨越欄柱進入畚箕湖山山徑。

照片 008.jpg

涼亭登山口(0724攝)。

經過兩次強颱,短短緩稜山徑沿路有不少的倒木(竹和雜木),經過二丘,起伏都不大,原就猜測比夏季第一個強颱來襲前更難通行的,親訪路跡有段疑為駁坎段變得不清外,走得還算輕鬆。

照片 002 (1027攝).jpg

畚箕湖山山徑(1027攝)。

照片 005.jpg

畚箕湖山(H-422m,土地調查局圖根點基石),在一片竹林子裡,沒有視野。

回程走原路,我才能較輕鬆的賞花草和風景。

照片 006.jpg

雞屎樹的土耳其藍果(1027攝)。

照片 011-A.jpg

梵天花(1027攝)。

照片 016.jpg

我看到山徑往東方的林隙缺口有「畚箕湖」的風景面。

下山,沿著木棧道轉花崗石階道而下,臨登山口右方小片茶葉園。

照片 019.jpg

小片茶葉園(1027攝)。

照片 010.jpg

登山口(0724攝)。

登山行程紀要:

10:30 -11:00 環山步道涼亭-深按頭山;

11:00-11:15 山頂-環山步道涼亭。

二訪環山線步道登頂後下抵大豐產道登山口,接進入桂花林步道往桂花吊橋步道...


----桂花步道和桂花吊橋----

說說我所知道這裡栽種桂花的由來好了:

因為早期的製茶技術不如今日有化學的合成、香精的研發等,於是在製茶實讓茶葉增加香氣,提高附加價值與售價,會拌入桂花、茉莉、黃梔子等天然香料調料和茶葉一起,這些花香的植物就一併大批栽種,以利配合茶葉的製作、添加,並長達半個世紀。

秋天是桂花開的季節,這裡的桂花樹呢?其實我沒有拍到^^無圖佐證不重要,其實我並不清楚「八月桂花香」(當時的10月當天為農曆的九月中旬),在台灣是否如此;桂花沒有什麼姿色,很難吸引人們的注意,但花有幽香氣味;回憶童年時,祖父城春公在老家四合院的前院曬穀場種了兩棵,我這長孫被賦予掃桂花落花的職責,每年掃花是不爽的事,小小花瓣千千萬萬,遇到下雨後清掃更慘,根本就是做白工;唯有一事美好,就是在花樹下專心的吸幾口桂花香氣,好好陶醉一下屬於秋冬之香味。

回來說南港茶山的桂花。基於前說之源由,此地成了北台灣少數有大量桂花之寶地。而這條因有栽種過花而聞名的特色景點,係由山友的探訪及網路資訊的傳播,這條被人遺忘的古道才又受到注意,是也有點傳奇。

逛桂花步道和桂花吊橋,可以很輕鬆的隨意漫遊,我的路線是桂花亭步道→桂花吊橋步道→寶豐庭茶莊登山口,因為方便我從舊莊街去下一個行程--余氏古宅。

照片 020.jpg

苦茶樹(1027攝)。

苦茶樹幹是紅褐色的,樹上結滿苦茶子,已有茶農在曬著苦茶子了。

照片 021.jpg

苦茶子。

照片 022.jpg

曝曬中的苦茶子。

照片 023.jpg

接桂花吊橋步道。

照片 024.jpg

桂花吊橋。

桂花吊橋,在地方熱心人士的努力及區公所的整理下,現已規畫為登山步道,沿途設置指標、鋪設土階、架設橋樑, 改善路況,保存古道舊路,提供民眾做為登山休閒之用。

照片 026.jpg

大坑溪在這裡是源頭了,水汨汨的流淌著...

照片 027.jpg

桂花吊橋橋頭。

照片 028.jpg

路岔:桂花亭/桂花林/桂花吊橋步道。

照片 029.jpg

古廟:有應公。

照片 030.jpg

寶豐庭茶莊登山口,馬路上都在曬苦茶子。

照片 031.jpg

苦茶商品上市中。

至於那些桂花樹,和桂花季節的到來,恐怕還要延遲些了。

照片 017.jpg

人面蜘蛛和牠捕的獵物。


----早年茶村:余式古宅----

古宅比公路高,是茶山上的古厝聚落之一,目前尚有住民居。位於余氏古宅旁有一棵樹齡超過 200 年以上,且為南港僅存唯一的最老樟樹。

照片 032.jpg

二百多年的老樟樹。

照片 034.jpg

古意土埆厝。

照片 036.jpg

 

照片 037.jpg

早年的茶村風光就展現在我的眼前。

離開古厝,在下方站牌等了一下小5,發現散步下山會更讓自己愉快,於是往公路走下山,於「大坑」攔得下行的小5公車回南港昆陽站。


----南港礦味---

「所謂心靜,在水一方」,找尋日治時期茶業沒落之後,煤礦與磚瓦興起之時的礦味、煤味,南港工業發展的開端,離不開這個黑鄉發跡之前的基隆河邊,最能回味。和大部分集中於鐵路沿線的現在南港人不同,南港由水運到了路運、鐵運,城市的重心也偏移了。

照片 002.jpg

五分吊橋(1205攝)。

台北市基隆河少數現存的吊橋遺址;原是內湖地區跨越基隆河的一座煤炭運輸吊橋,跨河將煤送往南港車站集散;橋板於1971年斷了,目前只剩下北岸的橋柱。而燒磚所需要的土,從內湖經過跨越基隆河的吊橋「五分吊橋」運送來南港的。


----告別 2015----

還有幾天這 2015年即將終了,寫完文稿的這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這一年我過得既充實又愉快,感謝蒼天憐憫。

這篇網誌是在不同的時間上山記錄漫遊的總和,卻僅僅是我對南港特色景點舊莊茶山漫不經心的瀏覽,順提起我住過南港的點滴,如此而已。其實,光是南港舊莊街就還很有看頭的,有機會想找找「栳寮古道陰公仔」、「大坑燒煤磚窯殘址」...作深入了解(不知還在否?),只是即使分成兩次上山總還是看不完,就甭說再寫南港了。

 

註釋

註一

現今的南港,隨著交通發展、企業進駐與都市計畫的推展,已逐漸由傳統工業區經再轉型為高科技園區,第一次轉形則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化。其實,早期工業化南港並不全是國府的錯,實然自日治時期,因茶業沒落,煤礦與磚瓦便起而代之,成為南港工業發展的開端。戰後的50年代,南港的煤礦和磚窯的興起,注定了規畫這個都市邊緣城區的命運。

註二

在今南港路二段,現有的大型工廠,如:瓶蓋工廠改建成「青創基地 + 黑鄉文化園區」?,而2010年拆除的南港輪胎廠未來都將改建為商辦大樓,部份用地為北部流行音樂中心。這些改變朝向低勞力、低耗能、低汙染、高附加價值的方向發展。新興工業轉型還要基礎建設的搭配,如相關公共建設、交通規劃的興建,使南港生活機能亦逐漸獲得改善,住民生活機能也已提升。

註三

即在南港路一段10巷、30巷的「港仔口」附近,南港舊碼頭的位址...就是「港仔口老街」。

註四

南港的農產,在日治初期和前清領時期(是茶產業未衰之期,未棄茶種稻前期),以第一級產業(又稱農業)為主的鄉村,其地理環境適合,當時安溪移民在今舊莊與新北 汐止山區發展茶業。足以代表台北市南港區的特產,更是北台灣包種茶的發源地-南港舊庄,曾有清代(清光緒十一年)福建安溪的王水錦、魏靜時二人來到這裡,見氣溫、雨量、土質等相當適合茶樹生長,於是引進茶樹,使成了北台灣包種茶的原鄉。採茶、採礦產業興盛時期,山區熱鬧無比。

註五

主祀神明溫府王爺,係台灣溫王(崇拜瘟疫之王)信仰,以祈福祛禍,台灣各地均有大小王爺,此僅其一。

, , ,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