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潭山及暗寶劍山都近翡翠水庫,是新店的知名郊山。吸引人去的郊山,必有一同樣響亮的山名,或者有壯闊異端的美景,亦或者要很有故事性。「暗寶劍」,能作為理解《戰國策》裡魯國刺客的故事嗎?又,如果登山兼程訪翡翠水庫集水區秘境呢?這種山有一種以上的特質,我非要去探探,讓我有衝動直取山中「暗寶劍」。

照片 067-cover.jpg

季節演替又遇鋒面來襲,天候低溫(清晨僅15度),日照又短,苦真不知哪天可以上山?近來連日有雨,天陰無晴,盯著天氣預報已經三天,終於在這天降雨已歇,是個低溫乾燥的清晨,儘快打理好背包出門,抵達捷運新店站已經9點,轉搭849公車正好靠站等候,JustMake上車沒耽誤一分鐘,09:10就到清水巖,整裝5'後抵達新烏路上二龍山路岔逕取涼亭邊上的水泥產道(四份子產道)入山。

上山從比較輕鬆的二龍山往更高的直潭山步道走,規劃於O形連走路線的直潭山岔出翠峰路,順登暗寶劍山(暗寶劍鞍山)、翡翠水庫集水區,為體驗秀麗景緻的步道和俯瞰翡翠水庫秀麗風光,登山路線就成了「倒 Q」 形連走,這個走法只有一個缺點,就是要連上直潭山兩次(另一次是從翠峰路的直潭山登山口),不過基本上三條登直潭山的路線一次體驗,是此賞景登山行程中又一收獲。

另,暗寶劍山有自己的登山口,並不在直潭山步道系統內,自行規劃串接兩山的 「入」形路線如下:

清水巖(整裝)→產道→登二龍山→長春觀→直潭山步道→登直潭山→暗寶劍山→翠峰路→翡翠水庫集水區(大壩)→直潭山步道登山口→二登直潭山→步道3.3K處下民壯亭→新烏路二段436號對面→民壯亭站→新店。

照片 031.jpg

登山行程路線圖(翻攝自:直潭山上的官方導覽圖)。

(按:二龍-直潭山步道銜接為順時針。)


----二龍山系統----

由新烏路 / 二龍山步道口的「清水巖」寺上坡車道進入二龍山步道系統。二龍山是直潭山的分稜,而二龍山的步道是沿著四分子產業道路走的,這條產道因便於住民進出,是條水泥路,長約1.5K,挺陡的。

照片 001.jpg

於新烏路旁的一座涼亭進入,旁邊還有幾棵楓樹,葉仍青綠。

途中遇一隊大齡哥哥大姐姐們來登二龍山,他們有說有笑,我點頭示意後繼續和他們拉開距離,續上產道直到接上枕木階梯,前繞電塔後不多久突然就登頂了。

照片 003.jpg

二龍山(H-352m,殖產局圖根三角補點)。

拍照後,接著枕木階梯下來接產道直行長春觀。

照片 011.jpg

長春觀。

四份子產道抵長春觀還續有延伸,續入往直潭山(需70分鐘),我走近一個小時,落差很大,想快也做不到。

照片 013.jpg

長春觀是二龍山步道系統(3.4K)和直潭山步道的分界。

照片 014.jpg

直潭山步道5.0/5.1K處(註一),進入全土路的山徑。

照片 015.jpg

雖已入冬,山上未見蕭瑟,生機仍盎然,花木都扶疏。

照片 016.jpg

借道茶園。

照片 017.jpg

「山」字樁。

照片 018.jpg

稜線上的三叉路,取直行往直潭山,尚有0.8K,陡上。

照片 020.jpg

三叉路指標。

照片 021.jpg

倒木直躺路上,如八爪章魚伸出觸手。

照片 022.jpg

經「演」字基石。

照片 023.jpg

一段拉繩陡上,上到頂部就是直潭山。

照片 024.jpg

遇路岔,左去暗寶劍山,右下民壯亭,先取右去基點。

照片 030.jpg

直潭山基點(H-729m,二等三角點 No.1045基石),中央氣象局設於山頂的雨量自動測報系統、三座發射中繼站等呈一整排的機房。

照片 028.jpg

木然的表情和不合作的山頂標示牌,調整表情和指標牌後有另拍成功的照片,但我卻喜歡放這張哩。

 

----取「暗寶劍」----

回原路岔,取往暗寶劍山、雞心尖方向(左下二龍山),前段短陡下後,直潭山與暗寶劍山之間的路線,有如走在林間大道一般,清鬆寫意。再遇岔取左直行往下便出馬路,左去中嶺山,取右去暗寶劍山登山口(來回)。

照片 032.jpg

原始、優質的林間步道。

行前做功課時,知曉有條由翠峰路可通到直潭山腳下,且只要走約0.7K的路程,爬升80幾公尺即可登頂,現已到達這個登山口,在有車才能解決到達翠峰路登山口的交通問題前,我不可能不登山就蹴及這條比較好走的路,從剛下來的山路看,接近翠峰路盡頭的鞍部登山口起登(H-640m),此一路線不但路程短且少落差,甚為輕鬆好走。

照片 033.jpg

路岔指標,左去翠峰路/雙峰路。

照片 034.jpg

盛開的馬藍。

照片 035.jpg

冬季不缺席的肖頭蕊蘭花叢。

照片 037.jpg

隘勇寮(註二),原樹上有藍天隊掛著一面「隘勇寮遺址」,也失蹤了。

遇岔,取左入林中會經赤腳蘭山2.6K路標,往前經高壓電塔、暗寶劍隘勇寮(H-700m),暗寶劍山頂(H-678m,日本殖產局圖根三角點遺失),經颱風將山頂標示牌也吹失蹤了,我概約翻了翻地面草地,又去右側便徑的「休息區」找過未果,不懷疑的從芒草平台往下走探,山徑開始縮減一大半,行於林中,腳下採的稜線右側是危坡,下方數公尺為一片密林。山徑在前方一個90度急轉直下要入密林中呈急陡下勢,我驚覺這已是往赤腳蘭山的途中,回頭發現了岔路的藍天隊指標,指出剛剛停留的芒草平台就是暗寶劍山頂。

照片 039.jpg

岔路的藍天隊指標。

芒草平台上的2011.6.5 設的山頂標示牌,失蹤。

照片 040.jpg

倒樹和掛錶。

照片 041-1.jpg

山頂標示牌懸掛位置推測。

回暗寶劍山登山口岔,往秘境前去...

穿出登山口,沿著柏油路前行,沒有了對公路的熟悉印象,例如閒散外出的車陣,沒有踏青漫步的人群,行到這裡是靜默的,電線桿也是孤獨的,更沒有追風爆走的少年兄,我真喜歡這樣像風一樣的自在,也許只擔心為了到那所謂的秘境,一路上隨時探頭望穿林隙,觸目所及都是迷濛的山景,不曾熟悉的角落,腦海中閃過好幾種可能,一種是遠到我天黑都走不回來民壯亭,一種畫面是美好的,如地圖上顯示的路的盡頭就讓我豁然開朗,內心開始著豐富的立體偵察,恨不如空拍機可以接受來自我心的感知傳送畫面與數位對話...頓時,前面一片水氣氤氳,那些是什麼龐然怪獸或躺或臥的在大湖中呢?定睛一瞧,心跟著跳躍起來,秘境到了。

照片 053.jpg

遠山不見,近山迷濛。

在正午看若晨曦中,霧鎖湖光山色,極度緩慢的光影變幻,期待不同顏色的呈現絕對寄託於時間,也或許換來的更冷或更暗,誰知道呢?肯定,沒有璀燦的寶藍,只有粉粉的淡彩,令人迷戀的墨綠,若我不多事的把岸際近景的綜綠色拉進來,構圖就是一幅潑墨的山水。

照片 049.jpg

左側最遠端為「翡翠孤島」的九紀山。

照片 062.jpg

這張讓我想到一首歌:冰雨 <一個人靜靜發呆,兩個人卻有不同無奈...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蓋...>

照片 069.jpg

我在秘境獨拍、獨享整片美景。

照片 071.jpg

第二次抵直潭山基點。

照片 073.jpg

離登山口 3.3K處,預備下往民壯亭。


----下民壯亭----

660公尺的高度落差,就像是層層的平台,一層亂石、樹根陡降坡之後,就有一段是緩平的步道,重覆多層之後,直到有枕木階梯的出現。

照片 074.jpg

直潭山步道下往民壯亭登山口途中的枕木階梯。

照片 075.jpg

倒木上的山蘇。

照片 076.jpg

步道繞經一小溪。

照片 078.jpg

菜園,紅蔥頭發芽了。

照片 079.jpg

屈尺橋。

照片 081.jpg

出口處的436號民宅下來,巷子右轉往民壯亭站。

照片 082.jpg

民壯 有應廟,上方供奉「民壯公神」。

搭849公車回新店捷運站。


後記

直潭山座落在新店屈尺地區的新店溪附近,隔條北勢溪南與916公尺高的大桶山分庭抗禮;直潭山步道長5.1公里,從長3.4公里的二龍山步道前接,可環型走一圈,因步道原始卻不荒僻,有類似中級山的享受,是我個人走過後感受極好的郊山步道之一,單圈O行約4小時步程,遠近適中;加碼再走暗寶劍山和翡翠秘境,時間控制得宜的話,怡情又休閒。

對了,文頭中提到的「暗藏寶劍」,一直沒機會提起,故事典故係出自:懷劍於會盟之地,算是《戰國策》裡曹沫劫桓公轟動一事,公迫而許之以汶水之南的風土為界,乃盟而歸。(亦見於《史記·刺客列傳·曹沫傳》)

BTW,地圖上近暗寶劍山頂的高壓電塔不是#065,應該是這張的#097。

照片 042-097電塔.jpg

民國90年5月建,龍門-龍潭白線#097電塔。

行程紀要:

09:15 二龍山/新烏路口
09:48 電塔--桂山/粗坑線#006
09:49 二龍山頂;
10:00 長春觀
10:26 茶園
10:30 山字樁
10:37 花園新城/直潭山0.8K路岔
10:49 演字基石
10:57 暗寶劍山、雞心尖/直潭山頂岔
10:58 直潭山二等三角點;
11:21 直潭山登山口
11:38 暗寶劍山隘勇寮
11:47 赤腳蘭山/暗寶劍山/稜線路岔
11:51 暗寶劍山頂;
12:11 路坍處(電桿倒塌)
12:18 集水區(翡翠水庫大壩)
12:45 直潭山登山口
13:02 二上直潭山頂,下民壯亭登山口;
14:03 步道枕木階梯
14:23 菜園
14:28 民壯亭登山口
14:31 民壯公神。

全程約近13K,步程約5小時。


註釋

註一

登直潭山,通常都是由新烏路二段民壯亭登山口(H-80m)起登,由這條路線急陡山徑,必須爬升660多公尺始能登頂,路程並不輕鬆。直潭山步道里程的起算點就在民壯亭端,為0.0/5.1K。

註二

日本人為了保護在此山區開採樟腦的日本商社而設隘勇線,也是防守屯區的紅線(界線);另,也有些文獻指出,在清末與日治時代初期,屯墾的漢人為了與原住民隔離,於是透過「土牛」這條界線的確立,劃分所謂的「番」、「漢」之界線,並以實際的工事構築了這條界線。「隘寮」通常設於隘勇線上,線外就是原住民地界。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