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回從天車間沿著無極索道(隧道)探到十三層遺址,再往茶壺山登山口方向走回天車間(見網誌:《黃金山城之鑛坑、索道踏查》)。這趟則安排從芒花繁盛的「煙囪稜」連走茶壺稜,再接走草山戰備道下黃金博物館(金瓜石)。冬日裡和新朋友一起探心儀很久的破敗廢煙道地景,二訪茶壺山稜,下山說說笑笑移師夜之山城九份,又是另一暢心快事...

照片 055-cover.jpg

芒舞鑛城,又見黃金之山稜。

拜網路之賜,糾團爬山可以經由虛擬到實境的分享,讓有相同嗜好的人相識相聚。11月,看了網路的糾爬「煙囪稜」文,令我想一探究竟。


----「開發」煙囪稜到連走茶壺稜----

就是這個想「開發」(註一)煙囪稜的年輕人想上山,我們就七人一夥的登山去。

行程「開發」之前,要先提起一段關於黃金二稜「煙囪稜」認知的踏查往事:

2014年2月,我曾因赴該地踏查索道和鑛坑,出十三層遺址(昔日鍊銅廠),又找到兩條廢煙道斷裂處。此廢斷的舊煙道,是因為曾經發生走山的緣故,使得地基掏空而煙道從中斷裂。查看該煙道高超過2m,寬約1.5m,煙道壁厚約30cm,可容人在煙道內行走。由附近的標示警語知道停留過久則必對人體有害(註二)。

視線由該處順著山勢往上延伸,有兩條平行、既間斷又連續的煙道,同是前段先平躺臥地,後隨山勢拔起往上,沿山之起伏猶如深灰色長龍匐於翠綠山坡之上;右邊,還有另一條煙道盤踞上山,因此共有三條。依建造先後編號...分成#1-#3。若由下往上探「煙囪稜」,有人就會取中間的這條(No.#3)一路往上走,前段走在廢煙道上,繼續往上走恐怕要入煙道內,方能至頂端。而另一條探「煙囪稜」的走法是由上而下,反其道而下往長仁,再沿著排煙管道的斷裂處走太極索道(南口隧道入,北口出)再循六坑方向、斜坡索道上抵「天車間」,完成O形,是我原始對「煙囪稜」路線規劃的認知。

2014年舊照-廢煙道斷裂處.jpg

廢煙道斷裂處(舊圖)。是陡峭綿延的廢煙道之一部分,右前方則是十三層遺址(昔日鍊銅廠)。

這天的行程和我對「黃金二稜」的原始認知出現了衝突,規劃所謂的「煙囪稜」,並沒有下往長仁走全程的廢棄煙道;並且在起登後1.5小時後就爬完「煙囪稜」,回到朝天亭下方的步道口討論接下來要去哪裡?結論是午休後,由茶壺山登山口續登茶壺稜下黃金山城--金瓜石。行程更改和行前的想像完全是「南轅北轍」,其實際的登山路線是:

勸濟堂→煙囪稜登山口→煙囪稜→上煙囪山→茶壺山登山口;

茶壺山登山口往朝寶亭→茶壺山頂→茶壺山—半平山稜線→黃金神社→黃金博物館。

map.jpg

路線圖。


----D日----

金瓜石地區天氣預測將是很好,降雨機率10%,走黃金稜線,天氣是一大關鍵,煙囪稜自不能例外。但一早天氣陰沉多雲,真是令人擔心氣象預報會失準...?

11點來到博物館服務中心內避冷風、看老照片、等隊友到齊。黃金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知道我們將要去爬山,一再提醒,在欣賞大自然美景時,也要注意行的安全,聽來頗貼心。

一行人齊了之後沿著祈堂老街走往勸濟堂,見祈堂路途中在非假日的冷清,周遭大門深鎖的空房和商店,到了假日會活絡起來?這裡不是九份,但有獨特的「礦味」,和咫尺之遙的黃金博物館熱鬧的程度相比也不行,祈堂老街固然就是冷清,我倒特別愛這種屬於登山客的才會知道的況味。當走進停車場,又來到天車間遺跡,山上如白浪般的芒花與山腳下的陰陽海,覺得這季節才是來金瓜石的 perfect moment。

今日探如巨蟒般蜿蜒至山頂的廢煙道,已經由登山口很快到了一處廢煙道遺址。

照片 027.jpg

廢煙道遺址。

廢煙道旁的芒草步道路跡清楚,沒有雨天後的濕滑和爛泥,乾爽爽的路面,非常好走。

續行路況優的山腰路,來到第一個景觀點,立於廢煙管上方拍照,下方的煙管正好有兩個人要往上走,相信是由斷裂處走上來的。

照片 032.jpg

這裡的芒花比上周五的桃源谷步道更壯觀。

暫離煙管上方回原路徑,往前必須進廢煙管穿越。

照片 036.jpg

廢煙管內部,因腐蝕、破裂,陽光灑進管道內,有種連續拱門重疊又漸漸消失在遠方的視覺效果,真棒!

照片 038.jpg

山腰路續行,來到破碎的廢煙管前。

照片 040.jpg

遇叉路。左下長仁社區、水湳山(應該就是我認知的「由上而下」路線);我們取右上煙囪山,再切回橫向稜線,很完美的路線。

循路上行後遇到了廢煙管,接著便要進入煙道內走向另一端的破碎口。

照片 046.jpg

於破碎的廢煙道內。

從該破口出,離開煙道口,走旁邊草叢路上一段亂石堆路,開始陡上...

照片 050.jpg

煙囪豎井。

照片 052.jpg

從煙囪稜遙望條條山稜。

先走到山頂,此處是整個煙囪稜的最高點,四周風景甚好。基隆山稜、陰陽海,以及東北角的風景都一覽無遺; 

照片 056.jpg

有秋芒相伴的金瓜石周邊群山和廢煙管的分佈。

照片 059.jpg

往鼻頭角方向望去的條條山稜。

照片 061.jpg

從另一面下方有條明顯的寬闊山路,山上涼亭應為朝天亭。

接著循芒草山徑旁一面大石壁走出,接平坦的山路,往右可通往朝天亭、無耳茶壺山登山口的方向。

爬廢煙道,其實並不多,多數走在平天又路跡清晰的山腰路,偶有爬個亂石坡也還好,總的來說,沒爬到時麼山就結束了煙囪稜,有人提議說:「我們順道去爬茶壺山,如何?」

午休後就從這個在勸濟堂後方的第一登山口,一路陡上抵最高點的寶獅亭,寶獅亭離茶壺山頂已經非常近了。

照片 065.jpg

寶獅亭前壘石。

 

----茶壺洞----

茶壺洞的確危險。上回獨爬茶壺山,真是初生之犢,爬到茶壺山時,沒有路線可以依循,見光就鑽...,看似可以直行洞的上方通過,當爬出茶壺山的那個側面時,發現外面就是懸崖,而鑽過的洞下方是深不可測的坑洞。其實,茶壺山有很多廢棄的舊礦坑,有些是昔日礦坑的豎井,數年來都曾發生過登山客跌落廢礦坑的意外,在這裡今年也有人失足陷落過,現已有拉繩於洞內並藉以規範行進的方向和攀爬的路線,往半平山的稜線也立有特別警告的告示牌,強烈建議遊客請勿禁入(註三),而我們已經進入了,就更要安全的通過接續而來的稜線,回到金瓜石。

照片 067.jpg

 

照片 068.jpg

  

照片 069.jpg

回望茶壺山。

照片 072.jpg

 半平山稜望向茶壺稜和基隆山首稜。

照片 076.jpg

 半平山的稜脈,高落差攀爬段。

照片 077.jpg

 稜線上望草山。

照片 078.jpg

以前未見過的新立告示牌。

照片 080.jpg

接上草山戰備道。

離開往樹梅方向的草山戰備道,走石階梯下往金瓜石。

金瓜石社(註四)的遺跡,現在只剩下兩座鳥居和神社主殿前的十幾根殿柱而已,神社本殿地基變成個方形井,面對入口方向的地上擺了一個刻有 「奉納」 字樣的石塊,上面各種零錢(硬幣)都有,紙鈔看來是人民幣。

照片 081.jpg

神社屹立於山腰上,視野極佳,但有種獨特的神秘和寂寥的感覺。

照片 082.jpg

坐在神社的盡頭,可以俯瞰整個金瓜石。

照片 004-黃金神社.jpg

神社的老照片(翻攝自黃金博物館遊客中心)。

雖然來過黃金山城(金瓜石)很多次了,就屬今天第一次於夜幕低垂時分才離開,或許是在芒舞的季節才這麼夠味...金瓜石,商業化程度不高,又有神秘及斑駁懷舊的礦城氣息,非常吸引人,臨別小礦城,心中還有點依依不捨哩。

最後一同搭小黃,要上九份。這趟車資是150元,六人平分,還帶了個來自江西的自由行陸客,「沙米輸」讓她「奇蒙子一」,有緣嘛~台灣歡迎妳啦!


----山城九份----

九份和我去過的很多台灣老街一樣,十足商店街,整條街都在賣東西,而且和多數老街賣的也都一樣;難免大多數改造過後的老街,早就找不回來那份屬於她自己的純樸特質,舊的民宅雖然還有保留,但以商業經營為訴求的九份,因為隨時充斥著遊客,建築就必須捨棄原有供人居住的功能,變成停車空間或是出租為商場、店鋪,擁擠不堪也無法管理;同時我觀察發現,參觀這裡的遊客客源都有了改變,由以往的日、中、港,現在多了韓國年輕人來訪。

我們從阿柑姨吃完甜點走下階梯,有家賣日本商品的店,門口佈置得像間日本神社,上頭有鈴噹跟麻繩(少了「到此為紙」),那根垂掛的粗麻繩,就像招喚遊客來拜拜、投錢、搖鈴、鞠躬、拍手2次、再鞠躬、拜殿,我見非常奇怪,不知日本人覺得如何?

九份「昇平戲院」階梯下,更是有許多長得很近似的韓國正妹在執著手機拍照,她們就是漂亮得太「一致」了。

穿過九份輕便路的豎崎路,走的是別有洞天的巷子,也較少店家和遊客的喧嘩,出102公路就是公車站,那裡已經排了長長的隊伍,多數是等搭往台北的1062班車的,我則選擇和上午一樣,先搭往瑞芳再換區間車回台北,因此可讓我選擇的公車班次反而稍多。

18點許,短暫停留瑞芳車站附近的一家小麵店吃肉羹湯和炒米粉後搭19:02分區間車回南港轉捷運回家,頗順利。


後記

寂靜山城把上一代掏金客的夢想抹滅,遺留的廢棄礦坑、採礦空間的景象以及耆老口中的金瓜石,早已被探險的登山客和絡繹不絕慕名探幽而來的遊客所重新詮釋,這是新的礦城,新的黃金山城。


行程紀要

12:00 煙囪稜登山口
12:21 十字岔
13:30 朝天亭下方茶壺山登山口休息、午餐
14:00 起登
14:13 茶壺山頂
15:07 半平山稜/戰備道岔
15:14 草山戰備道/神社步道岔
16:00 黃金神社。

(按:路程不長,沿路走走停停,行程記要的時間供參考,讀者或山友請不必認真。)

 

註釋

註一

先說文解字一下,其實,我不知「開發」作何解,聽到有人用這個詞,覺得新鮮就用了。同時,我當然也知道「開發」作何解,重點是長用在對荒地、礦山等自然資源為進行勞動的標的詞彙,現用於不曾有過經驗的踏查或是探險活動上,真的很佩服現在的年輕人的「開發」。

註二

所謂的「廢煙道」,是造訪三條昔日排放重金屬汙染的管道。這些管道是昔日的台金公司鍊銅廠所有,將近半個世紀之前,因為排放爐煙,依山勢地形建造了3支巨大的煙道,隨著鍊銅廠在80年代停工,遭台金公司遺棄後又無力拆除這些煙道,破敗斷裂的地景成了金九礦區廢墟中的一奇。

煙道雖廢棄數十年之久,但煙道仍殘餘昔日鍊銅的有毒物質(包括裡、外都有次生礦物、煉銅產生含硫、砷等劇毒的殘留,對人體並不好);且多處出現斷裂及腐蝕的狀況,旅人行山至此,請勿接觸或停留煙道過久,有意前往的夥伴請與有經驗的山友或同伴隨行,以免發生危險。目前管理的台糖公司在礦區內警告遊客禁止進入。


註三

封山,是政府一貫的心態和做法,雖必引來山友強烈的抗議,但登山本來就要多注意自身的安全,在任何山區活動都一樣。

註四

金瓜石社,又稱山神社。初建於1897年(明治30年)10月,由當時管理金瓜石礦山的「田中組」建於本山大金瓜岩嶂東側平地間。1933年(昭和8年),日本礦業株式會社接管金瓜石礦山後,將神社移至現址並擴建之。
當時的神社包括寢殿、拜殿、洗手亭、參道,並於參道所經之處建立了鳥居三座、旗幟台五座、入苑銅牛乙座、石燈籠數十座。每年固定舉辦祭祀典禮,主祀大國主命、金山彥命、猿田彥命三神祇,為日本礦業人之守護神。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