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日(續),走大雪山林道下往27K鳶嘴山登山口之另一端隧道出口,有一條日治期運輸木材的舊道,一稱之為「木馬道」(註),但我走進去後有個岔路見到了這樣的標示牌,直行的木製指標卻寫著往「大雪山社區」;倘循林道一以貫之的走下切之路則迢遙,還要繞回取車相當費時,我們便取往「橫嶺山」登頂主峰。這D2日的第二座山來回雖僅1K有餘,需時2個小時。

照片 048.jpg

 「橫嶺山」 (木馬道/橫嶺山指標)。

其實,我並不想再留戀高海拔的涼爽氣候,也沒想貪婪的造訪更多中級山,嘴巴和內心的不合,還是和T君驅車直達位於橫嶺山隧道前的登山口(停車),因為光是聽說走林道和登頂山徑加起來才不及2公里,而剛完登最後一雄的我,又那麼難得來台中爬山,現在也還不過午,沒有理由說趕著回台北,「來回總怕時間不夠」這樣的話,我實在對T君說不出口;我打算就散散步,走多少算多少了,心想著...這座登頂,還要再加碼下一座的話,一定提「分手」(嘻,肯定又內荏哩)。

照片 046.jpg

大雪山林道之橫嶺山隧道口(林道入口)。

山林裡行走還有涼意;1公里處(離步道口930公尺)很快到來,接著迎接我們的是上升約超過200多公尺的海拔高度(由隧道口高度1767-2024m間之落差高度計)。

照片 047.jpg

路岔取左上;若直行是往 「大雪山社區」。

登山口除三叉路口指標外,有林務局設的步道路線圖,果然步道總長度共6.6公里。我們將由隧道口行走前1K的緩坡林道,接著0.61K是攀繩陡上段。

碎石坡結束,陡上到稜線有個叉路,左邊往鳶嘴/稍來山步道,轉右上的同時,兩旁的杉木林就變成了森氏杜鵑純林了。踩著不知堆積多久的落葉腐質層,柔軟的山徑路跡上有登山社團的布條繫於樹上,一路跟著走就行。

照片 050.jpg

鳶嘴/稍來山步道/主峰路岔。

照片 052.jpg

橫嶺山(又名蕃嶺山,H2024m,3等點No.6581)。

照片 058.jpg

我們的午餐就在山頂下方的空地座椅上解決。似乎嗅不到悠閒的氣味,原來我真的不知還有頭嵙山之行,和T君在午餐後稍事休息就循原路下山。

照片 060.jpg

意氣風發的我們,回到了林道入口。

 

註:

經查,所謂「木馬」即是由人力牽引之運木材木橇。這和宜蘭的「跑馬」古道之所見木橇是否為相同的工具?若將裁斷的巨木,相對的拖曳木馬應該是何形狀呢?

經查,這裡的木馬道,每隔2尺多橫鋪就地取材的小徑枕木,像是階梯式的運送木材軌道;木馬形如雪橇,把木材放置上面後繫牢,當人用力拖拉時,木馬向前滑行,有時會塗抹桐仔油、菜仔油在枕木上減少磨擦(登山補給站)。

又再查閱「望山文化工作室」白棟樑老師的<八仙山林場> 第3則一文提到:

『拖木馬,在整個伐木業中是最驚心動魄的作業。所謂的「拖木馬」,是林場於下山的途徑舖有棧道,形狀有如鐵軌道,但它的材質全是由木條組成,下山時工人將木材堆在木條組成的台車上,台車前方繫有繩索與把手.繩索掛在肩頭用來拖拉,把手用來牽引方向,啟動時木馬即如脫韁之馬往山下加速,遇到轉彎處時,跑給木馬追的工人,要利用把手導引方向...否則木馬會衝出崖下.除此之外,工人的體力要飽足,永遠要跑在木馬前頭,一步也不能出差錯,否則立刻被重達數百甚至上千公斤的木馬撞得粉身碎骨,...萬一下起雨,即使是毛毛雨或雲霧,因為棧道上每二、三天就塗有花生油...一沾濕木馬速度更快更難駕馭,慘事就此發生了,連人帶木馬衝向深不見底的山谷,連收屍都很難。

可憐的是能到林場工作的.都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由於出身不佳或敗壞家產,而不得不過著「紅衣穿一半」、「一腳在棺材」的生活,也因為他們朝不保夕的心理,深深的影響了東勢的經濟型態。』

日本大剖木匠和腳下的棧道(林務局).jpg

日本大剖木匠和腳下的棧道(照片:林務局;『』內文引自:望山文化工作室,白棟樑老師的臉書)。

再登八仙山時,也行走過一段木馬古道時,懷舊心情油然而生。惟,此步道已經荒廢十數年,2008年由林務局重新整修並開放,而這篇所提的兩座山都是「台灣步道志工」的傑作,他們愛山至此,也讓後人受惠,實在令人感動。

未完待續,還有第三座山哩。

 

行程概要

----D2(續)----

11:03 橫嶺山自然步道入口
11:25 橫嶺山自然步道(木馬古道)/橫嶺山登山口岔
11:38 鳶嘴稍來步道/橫嶺山路岔
12:03 橫嶺山(登頂)
13:14 回步道入口(大雪山林道隧道口端);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