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巧這幾個月以來在台北市,水源有關的討論很熱烈,儘管有人揭櫫了市民飲用的是來自南勢溪的水(我還很自豪的以為我喝的是來自翡翠水庫的水哩),受到今年兩次強颱過境的考驗,直潭淨水場果然就濁得暫且不能使用,讓很多市民覺得不便與困擾。可以理解,作為台灣現代化城市,提供公共給水的便利性與潔淨要求,很早就被列為優先考慮的民生項目。

這天因找書來到公館,順道一訪日治期曾為這個城市規劃潔淨水道水的水源地和當時建立台北水道水系統的設施。現在是一個景點,或許更應該說是見證這個城市現代性的一個起點。

照片 124-S.jpg

台北水源地舊址上的「唧筒室」建築。

(照片都由格主赴現場拍攝,不得轉載。)

在舊的國防醫學院校舍對面(註一)是日本時代的台北水源地。

有地理概念和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開設水源取飲用水要取乎河川之上游。雖然道理如此,但為都市選定取水口是多麼慎重的大事,不受汙染的潔淨原水外,還要水量充沛不虞枯竭的溪流(或湧泉)。淡水河系裡能被選為取用水原者,新店溪有其優越的條件;要考證原日治時期(1907年)選定的水源地取水口位置,據史料及實地調查有其困難,僅知道公館觀音山腳下新店溪畔曾設過取水口,以引取原水(目前新的取水口並不在此,而是更上游的青潭堰,註二)。

照片 055-新店溪畔建取水口-A.jpg

在這室內陳展的兩幅水彩畫之一。前景為取水口建築,水彩畫,翻攝自唧筒室內展牌。

水道水源地並設有相關設施處裡抽取的水源:包括唧筒室建築、輸配水管、淨水場及配水池的先後完工,並完成供水,出水量20,000噸,用水人口十二萬人(城內、大稻埕和艋舺地區),並命名為臺北水源地慢濾場,從此臺北自來水開始邁入現代化之供水系統。 (註三)

實務上,以唧筒室抽水機組汲取新店溪的水,接著進行淨水處理,再將處理過的清水,以抽水機送至觀音山上之配水池,藉由重力方式自然流下,供應市民日常用水。

舊址上造型華麗的的唧筒室建築,用現代通用語來說就是座漂亮的「抽水機房」,用途即擺放抽水設備的機械廠房建築。日本人基於對公共建設的重視和建築美學的影響,將此「機房」的外顯風格和歐風況味建得頗具魅力,因此常吸引許多結婚的新人到此拍攝婚紗照,或是許多喜愛動漫角色扮演的同人誌愛好者會來此取景。這天來訪,的確看到了有到此外拍模特的攝影社群一組和角色扮演的愛好者數攤,可見這棟建築物本身既是古蹟,又是內外兼修的懷古好場景。

照片 034-A.jpg

羅馬式教堂融合古希臘羅馬及巴洛克等建築風格。

照片 091-拍攝.jpg

 唧筒事建築入口側旁取景外拍的攝影愛好者。

唧筒室的北側入口。四根希臘柱織出山牆立面,愛奧尼克風格的柱頭上端各有一對向下的卷渦,內飾捲曲毛茛葉及穗花裝飾,具「更優雅的」的列柱線條和柔暢曲線,又兼具知識與文明,被日本人運用在工業使用的機房建築,真的設計這些建築時仍非常注重美學。至於那一對頂天的小尖頭,巧思不錯,整體很像是希臘的圖書館或是神殿。

照片 037-勳章飾與花草牆飾的山牆(正面)-A.jpg

勳章飾與花草牆飾的山牆。

估摸著在哪裡曾經見過立面類似有對頂天小尖頭的建築,是座老教堂,在大稻埕-禮拜堂。

照片 001-長老教會.jpg

按:一年前訪永樂、太平町拍的舊照。

從唧筒室呈現弧狀的平面經過,正面一扇扇綠色躺成斜角的長方框窗,把它八區分來看一面長形窗的話,「米字」窗格好像為颱風準備的預防措施-膠帶,我的解讀或許不好,應該是歐式鄉村風味,這也是日式屋舍直條窗成線的風格之一,我猶見過在內湖國小(南投鹿谷)的歐式米字格窗就是。

照片 046-通風用木質外推窗-A.jpg

整排通風用木質外推窗;

照片 047-外推窗側寫-A.jpg

外推窗側寫;

照片 044-正立面一長串半圓弧形的列柱-A.jpg

正立面一長串半圓弧形的列柱。

相當寬闊的正面,走進南口進入館內,見到門邊一組唧筒室的模型,將室內所陳設的機組設備以縮小比例展品的方式讓我全覽,一邊聽到視聽間正在播放著關於「台灣水道水之父」
英人 威廉巴爾頓(William K. Burton)和總督府技師濱野彌四郎(1869-1932,為台灣水道工程之實際執行者),進行全臺衛生工程及臺北自來水建設之選址、調查工作介紹,兒玉殖民政府根據他所提出的調查報告書,於1899年正式研擬「台北城內市區計畫案」,這是台灣首宗市區規畫的構想(後來習稱「台北市區改正」,詳註四),也是台灣正式有都市計劃的濫觴呀!

照片 084-唧筒室建築(模型)-A.jpg

模型。

在室內陳列當時的抽水機組、操作設備、用水設備(開關、啟動器、抽水泵浦、配電控制盤、變壓器及高低壓配電盤)等。

照片 054-加壓馬達及水管線-A.jpg

抽水機組。

照片 051-配電盤-A.jpg

 配電盤。

照片 052-A.jpg

  

操作用水設備 .jpg

 操作設備、用水設備。

如今刺耳的操作噪音沉寂了,唧筒室的機具間雖然於1977年左右停止抽水操作,而且當時的自來水取用、處理、儲存、輸配設施及相關辦公室都已廢棄而在多年後改建成「自來水博物館」,但就這麼地幫建造團隊代言,給自己找到永恆的歷史定位。巴爾頓也好,濱野技師也罷,甚或建造這間豪華唧筒室建築的森山松之助都沒有得到該有的感念與關懷,問題是否出於台灣人、接收台灣的支那政府對日本有複雜、糾結、矛盾的情緒,沖淡了他們為台灣做過的偉大事蹟呢?

日本時代,日本人為了開發台北市區的水力資源,備了兩套系統(註五),這裡是其中較早的一套;我發現在這室內陳展的兩幅水彩畫之一,可以另外找到其他水道工程的脈絡。

照片 056-A.jpg

已停用的水力發電廠:三角埔發電所,位於天母(「三角埔」為天母地區的舊名),是一座利用自來水發電的水力發電廠,也是台灣首座,完工於1931年。左上方則是第三水源的「氣曝室」,同樣屬於草山水道系統。右下方的「圓山儲水池」將三角埔發電所的尾水輸送至此儲存、再輸送潔淨供水到市區。

「自來水園區」其實很大(註六),部分空地則整修為遊憩地,塑造美麗的公館「水」岸的親水憩區的規劃,想從文化、多元的面向來經營水博館。這或許是台北這種隨地「背山起樓」的天龍國背負的負面觀感,若還要搞個博物館又流於被指責為「焚琴煮鶴」的話,台北這種首善之都就真沒有人文涵養了吧。

照片 085-A.jpg

唧筒室外的一側,汲水管線。

照片 090-A.jpg

室外陳展的各種輸配水用管材。

----公館,觀音山淨水池----

公館觀音山於水博館的後方高處,值得一訪。踏上「觀音山步道」入口起登...沿線生態豐富,是一處親近大自然觀察生態的好據點。

照片 096-A.jpg

沒走幾步遇岔路,有隻黑狗從右側的步道竄出,然後急奔階梯往上...消失不見(驚)。

淨水池,是由自來水公司管制 ,山頂有外牆艷紅卻又形式典雅的建築物,它們是「觀音山蓄水池」的一部分,包括消毒室、排氣室與水位量測室等。紅色,是閑人勿進的警告顏色?經查,日治期就是髹此顏色的。

照片 104-觀音山蓄水池-A.jpg

建於西元1908年的「觀音山蓄水池」,是台北市自來水最古老的蓄水池。

照片 100-排氣室 消毒室 通風孔罩-A.jpg

「觀音山蓄水池」排氣設施(由右至左:排氣室、消毒室、通風孔罩)。

為了軍事用途而漆上迷彩的碉堡,不知是曾經為了用水的安全在新店溪流域地形要點駐過軍隊,或者只是固安防衛的戰術位置?不過顯然已經廢棄多時。

照片 102-A.jpg

碉堡。

照片 103-水道淨水池-A.jpg

水道淨水池(舊照,翻攝現場解說牌)。

「觀音山」頂的休憩涼亭-觀音亭,寶藏巖就在左前方的山麓。歷史悠久的寶藏巖,早在清乾隆年間在山頭興築寶藏巖,供民眾祭拜及防禦,並在觀音山上設有鼓亭,派人瞭望警戒。(資料來自「解說牌」)

照片 114-觀音亭-A.jpg

我見過最美的涼亭:觀音亭。

涼亭的觀景口望向跨新店溪畔的紅色永福水管橋,造型優美。藍色的水管映照紅色拱橋及多彩倒影的河面風光美不勝收。

照片 110-稜果榕-A.jpg

夏、秋季常見的稜果榕。


----文末感念----

從1899年雙峻頭(淡水)開始供水,城市以北的大吞吐港首先有了乾淨的水道水;繼而是基隆暖暖水廠的建置完成。由北而南的會勘這個大城的水源,決定在座落於新店溪畔建第三座水道工廠;同時總督府還賡續調查過台中、台南、...勘查人員踏遍全台灣訪查水源,隨即展開上、下水道的建設,這些工程歷經百年仍能一直使用至今,這是對於戮力建設台灣的日本人與環境衛生搏鬥的認真和以智慧規劃城市的一項有力見證,身為台灣人,飲用潔淨的水道水該有的一份感謝。可惜,在黨國教育下,許多人粗淺的仇視日治政府,將其建設現代化城市、處處照顧民生需求的用心完全不提,或將收成全攬為己之政績,這樣對待和顢頇,實在不公平。

站在台北人享用乾淨用水的發源地,想想台北如今以是數百萬人口的國際都市了,原先設定12萬的供水規模自然不夠,故繼之有 1932年草山水源地及水道系統的規劃案和第三水源地的發掘,這些都是日本人的建設,飲水要思源頭。這幾年,水源地上游被過度開發的南勢溪遇上今年兩次強颱的肆虐,終於曝露新店溪水源頭汙濁情況大異於從前的嚴重問題。我們該恢復「水道祭」,學習對於自然界的感謝、對自然尊重及對環境友善,更要學習日本人與環境共生存的智慧,不要對自然只有吃乾抹淨的予取予求,最後遭來反噬自食惡果。


註釋

註一

思源街十八號是公館舊國防醫學院的地址,現為臺灣大學水源校區。


註二

新店溪主要的自來水取水口已移至更上游的青潭堰。因新店溪下游逐漸汙染,於1977年將原來的取水口而移至上游的青潭堰。青潭堰位於新北市新店溪台電公司粗坑電廠下游800公尺處,主要功能為公共給水,與直潭壩同為台北市主要公共用水取水點,所取原水送長興,公館淨水場處理。

註三

1908年取水口、唧筒室建築與設備裝置先行完成,1909年輸配水管、淨水場及配水池等設施全面完工。

註四

《記憶與地景 台北城市變遷的多重詮釋》,台北市文獻會論文集,150頁。

註五

1928年開始規劃的草山水道系統,至1932年10餘公里的水道系統全面完工,成為日治時期台北第二套飲用水工程。草山湧出的潔淨水源(不需過濾、沉澱)直接以高水源重力式的水道送到台北城,供應民生用水。

註六

園區由自來水博物館、淨水場、管材展示區、觀音山蓄水池、觀音山步道、公園處苗圃、水景與遊戲空間等串聯而成的景點,水博館需購票的民眾才能進入參觀(當天我的購票編號是No.401389,非夏季全票:50元)。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