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山行先抵「東勢郡」為旅程開序,續往谷關勘景,還走了一小段馬崙山步道;D2的行程,以八仙山森林遊樂園區的「靜海寺」起登,單趟行程為6公里,全線爬升1377m,在午後3點一刻結束登山行程回到園區,原路來回 12公里,約7.5小時。將要完成的「七雄拼圖」,為什麼都要爬?比較可能是「因為山在那裡」 吧!

照片 108-竹林-A.jpg

要說為了美景爬山也可以。八仙山場景:孟宗「竹林」。

行程規劃

D1:中壢火車站→東勢→東勢客家文化園區→民宿入住→

D2

民宿→谷關八仙山國家森林區(靜海寺)→八仙山→賦歸。


上午0800,我從南港搭火車去中壢會合,地點在中壢後站全家門口,參加的清一色男生,他們原和我素昧平生,這趟旅程之後成了好友。

午前,台3線由石岡通過東勢大橋,東勢大橋旁土牛派出所(位於石岡區),隔著大甲溪與東勢遙遙相望。

「土牛」的地名與清朝時代土牛溝的歷史有關,這一劃,清朝在台灣的實際統治區域丟掉一大半,直到日本「征台之役」,才讓清國自省攬責。

回來說那「土牛」派出所轄管的土牛里,當地還有個土牛國小,其校園內還保存一土牛碑,就和士林區的「石牌」一樣是漢(客)番之界碑。

我們在橋頭等紅燈,準備進入東勢區的主要道路...。

東勢大橋可以說是東勢區的地標,它舊稱東豐大橋,橋首、尾有鎮橋獸各一,相傳說半個世紀前應該有四飛龍鎮橋的,都是綠色飛龍造型之圖騰,但我只有說明牌的照片,是早年留存的,至於這921曾因橋樑毀損被棄置於河床上飛龍照片,這趟我的來去匆匆也沒補拍。

飛龍說明碑.jpg

其實,想提一下勒石上的署名者-被譽為「台灣交通建設之父」的林則彬(1901-2003)先生,曾為台灣做過很多重大的交通建設,在台57年裡可以說是為台灣的交通工程受雇也親身投入。

東勢大橋的鎮橋獸,是雕塑名家楊英風大師設計的作品,更早期,也傳此獸有鎮水患、鎮異己的說法(註一),東勢真有福氣能保有這件公共藝術品。

午餐在東勢-「你好小吃」店,他們的涼麵、鯊魚皮、牛肉湯都嚐過了一遍,資訊是從網路聽說來的。餐畢,入客家文化園區...


----昔日的台灣三寶之一:樟腦----

東勢是台灣特產-樟腦的產地之一,而促進漢人往內山開墾的動力,也是採伐樟木煉腦。

日本政府接收台灣的乙未年(1895)同時來台的土倉龍次郎(註二),建議日本總督府林業和樟腦的開發和經營,使得這兩項事業讓他在台灣大展鴻圖,日本台灣總督府也就成了最大的樟腦買辦。

照片 001-A.jpg

樟腦,是從植物提煉的產物。在包括東勢的腦寮,將這產區砍伐來的樟樹、切削成木片後以水汽蒸餾,得到白色如粗鹽狀的粗製樟腦與淡黃色如大豆油般的樟腦油。

照片 004-A.jpg

老照片和器具展示,都於現場拍得。

當時台灣中、北部產地所初步加工的樟腦,被送進日本時代在臺灣唯一的公營樟腦加工廠中昇華分餾、提煉再製,成品銷售到世界各地,也就是樟腦的粗加工在產地,精煉則在現在的「南門工廠」生產、出口。當時以出口這項商品的數量來說,是全球的八成;進口的商品竟是鴉片為大宗,也在南門工廠生產。

人工合成材料賽璐珞、人造香精或化工原料,以及軍需品無煙火藥等樟腦精煉的製品,在當時是頂尖的。

照片 009.jpg

 

照片 010.jpg

如果說「南門工場」是當年輝煌的樟腦與鴉片專賣產業歷史僅存的見證的話,那這個當時生產的腦寮戶和存放、儲存樟腦的倉庫從業者的後人,就是這段歷史的參與者和見證人。

台中州東勢郡東勢街(庄)東勢郡役所設於東勢街,含轄今之石岡、新社庄等三地和未設街庄的原住民部落(註三),都屬郡役所直接管轄。因為接著有行程要走,在東勢沒有辦法停留,但是在車程途中和印象裡,我知道城中仍有許多古老建築、老橋,令人印象深刻。

照片 014.jpg

東勢郡役所,已拆除了(嘆!)。

園區內原址、原建物為東勢舊火車站的棕色大門,貼有門神和紅色對聯。

照片 012.jpg

 

照片 011.jpg

  

照片 013.jpg

 好有懷古韻味的客鄉生活寫照,我經歷過,要用客語讀哦。

照片 020.jpg

 利用舊倉庫改建的樟腦社陳展館外觀。

下午是搭騰雲號,一部復刻自228紀念公園內停放的古董,是能動、能跑、能真正冒出蒸氣,卻不靠蒸氣渦輪機前進的火車,反正我當作是遊園開心工具,坐車廂裡很難拍出什麼好的畫面。

照片 015.jpg

騰雲號。

鐵軌是七分(軌距l067mm);軌道由人力輔助道岔運作(無轉轍器)。

照片 019.jpg

對於兒時搭過CK蒸汽客運火車的我來說,山寨版的「騰雲號」豈會能夠真正吸引我?況且它的車頭後面那個黑車廂子根本沒載媒,分明是掛假的,若是蒸汽車燒起煤來,無論氣味或汙染定都無法達標,而且乘客在這20分中的「薰陶」之後,也必然臉上無光哩。

照片 022.jpg

始終拍不好,要不背景有房子,要不樹太稠密,悶。

舊車站附近有一地景挺有趣味的,而且是遺跡。範圍蠻大的鵝卵石牆是取材自大甲溪河床的,壘堆如戰壕般的石牆,是以前客家人對抗原住民出草的防禦工事,除了石牆是抵抗原住民外,石牆上間有方形的槍眼(孔),據說是當原住民出草殺過來時,下方的孔可以開啟,然後放狗咬人。東勢的這些石圍牆壁,說明了漢蕃在某個時空下的互動模式。

照片 023-原車站.jpg

文化館(原為東勢火車站)外觀和壘堆如戰壕般的石牆。


----谷關勘景----

主要前往谷關勘察明天登山的入口,並看看能否提前赴園區一遊(入園區的票劵事實上是不能跨日使用的)。

八千山,才是日本時代的山名,因日軍部隊長宇一良發現(1911年),其高度為八千日尺,故命名諧音為「八仙山」。以八仙山區為主的八仙山林區,於日治時期,是三大林場(註四)之一,擁有豐富的林相,但經歷日治期間50年來大量開發,戰後八仙山林業資源就已枯竭,轉作森林遊樂事業,是很早以前就有的事了。

日本時代,在林地用大的鋸子以人工砍伐,林木倒了之後,再以一具纜索車把木材吊起來,集中到車站由森林的蒸氣動力五分車(標準軌距的一半,稱五分車)運至豐原地區集散;也有利用大甲溪水流運送至今南陽路(豐原區)的儲木池存放。昭和元年(1926)臺灣總督府營林所(1943年併入殖產局);1960年代,八仙山林場即後來的大甲林區管理處;國府轉往大雪山繼續大面積開發(1947年)後合併兩管理處為「東勢林區管理處」。

日治期,共砍伐台灣地區三大林區林地約1萬餘公頃,相較國府接收後至台灣禁止伐林為止,共伐的林地達前朝的34倍有餘。當然,大家都說是他們對於台灣的林場是有計劃砍伐,並有計劃的種植(如日人在東勢、杉林溪等中部林般地的復育),但國府的功力更深,和日殖民政府兩者高下立見分曉。

來到台8中橫公路的舊中橫西段終點,這端有個「台8管制站」(不是「台巴子」呃),我們4人都是台巴子,不符合目前只開放給梨山居民跟緊急狀況用的規定,於是只能折返,臨時決定「不去花蓮了」。

照片 028.jpg

如哨所,又如工寮的管制站。

轉戰「馬崙山」步道。從台八上產道,衍賢說:「車子只能到這,踢步道到終點的登山口。」

照片 030-大甲溪發電廠的谷關分廠.jpg

大甲溪發電廠的谷關分廠。

照片 031-大豔紅赫蕉.jpg

 大豔紅赫蕉。

照片 032-杜英-A.jpg

 杜英(左下:樹上的金花蟲)。

照片 036-發電所.jpg

發電所。

從「斯可巴」步道中央處向西南延伸至新山馬崙山的「新山馬崙山」步道,新山林場(繼八仙山林場作業結束,鋪設軌道,開發的林場)時將原有山徑拓寬修整成步道,漢斯拍得「馬崙山八壯士」(五葉松)分享。

照片 037.jpg

 

照片 039.jpg

 說好只到登山口的,天色亦晚,7K就下次再來吧。

照片 043.jpg

  

照片 045-假人參(土人參).jpg

假人參(土人參)。拍花,漸入佳境。

谷關晚餐後,接著在東勢區入住民宿-「活水源」(住址:台中市東勢區東關路168之10號)


----D2:八仙山----

這天是和八仙山face-off的日子(用詞引爭議,休戰),凌晨5點20分睡到自然醒。

照片 047-D2晨.jpg

清晨於民宿。

依照昨天勘景的結論,從八仙山森林遊樂園區入園,需購票入園(費用150元/人,停車費100元/車)。

登八仙山可由兩個登山口抵達,其一是在上回來登唐麻丹山時遇見的八仙山岔路(亦即松鶴登山口);另一則是這天這個登山口走的是整理維護得宜的林道,隨著高度漸漸爬升,路徑清爽、秋風送爽,很是宜人。

晨8點05分在園區的第二停車場整裝後出發,由「靜海寺」登山口開始向上攀爬...

1.5K,遇岔,右往佳保台山5分鐘。因協議在此先到者先等隊友,我等了約7-8分鐘,衍賢和Kaven都上來了,不知道漢斯的情況下,我先登佳保台山,後續的兩位隊友也來了。

照片 066.jpg

 

照片 060.jpg

 佳保台山(H-1406m),三等三角點,No.6406。

當我們回到岔路口,漢斯還是下落不明...

路線單純,或許他先行往上?於是衍賢和Kaven留在岔路續等,我則先行看能否遇上漢斯。

漢斯是落後,或是迎頭在前?後來分曉。

照片 071.jpg

以為是濕傘屬(Hygrocybe sp.)成員之一。觀察其顏色是橙色至黃色,蕈傘蓋光滑,直徑為3.5-約5公分(小於50元大小),希望知道的人指教一下。

照片 074.jpg

漂亮的蘑菇,吸引我停下來拍照。

遇見漢斯,在剩餘1.7K接近山頂的箭竹階梯上休息,我們打了招呼後,我續往上行。

還遇見...應該從「禁止通行」爬上來的山友他們選擇松鶴起登吧?!

開始擔心谷關無敵的好天氣,不知能持續多久呢?山頂已經開始起霧了...同時海拔高度超過2000m。

照片 081.jpg

步道旁空地,有腐朽多年的倒木和佈滿青衣的林木,蔚為山中之奇觀。

照片 090-A.jpg

接近山頂的末段1公里前,步履緩慢但節奏不變,沒想過要耍賴不走的堅持亦步亦趨,總是會登頂的(深信、握拳)。

末段200公尺,落差50m,前有一女山友停下,使用氣管擴張吸劑,蓋子掉地上,他們很客氣的要我「超車」,我則逮到機會趁機須臾休息,毫無可能超前。

照片 083.jpg

八仙山(H-2366m),二等三角點基石編號:NO.1547,無展望。

山頂是一片空地,在這裡午餐、補給能量、等待後面到來的山友們,時間約是長達一頓午餐加上午茶吧!(腳程落差是另一個問題,最後1K沿途的綠世界相當值得造成時間上的耽誤)

照片 087.jpg

與衍賢、kevin於八仙山頂木樁的合影(漢斯,於相遇點先行撤退了)。

照片 099.jpg

 流籠頭(廢棄)。

下山這段又陡降又漫長的下山之路,我走的特別迫不及待,除了在剛下山的1.7K林木墳場的「綠世界」多停留拍照之外,其餘的景觀相信和上午沒有什麼太多不同,沒有不捨留戀的情況下,揮汗陡下至步道里程碑1.5K(主步道/加保台山岔路口),續下離登山口最末端的1K左右,遇樹柵擋路。這處如有雷射把守的橫陳倒木和接下來崎嶇陡下的「之字」坡,真的再也快不起來,在在考驗登山者的技能和臟器的良窳呀(苦撐)。

照片 101.jpg

昔日運木材和今日發電的大甲溪還是湍湍的流著。

照片 100.jpg

 登山口的八仙山鳥瞰圖,很有日本人畫地圖的畫境。

08:05園區停車場出發,15:27我返回登山口(含午餐 休息並登佳保台山)歷時約7.5h(註五)。

高程圖(衍賢).jpg

八仙山高程圖:高度落差1377公尺 (衍賢提供)。

在台灣八景入選紀念碑旁的涼亭見早些下山的漢斯,合等其他隊友的空檔,我先去了園區內的神社遺跡和鄰近的竹林景點,這天終於有足堪告慰我的「景點」出現,只是又要麻煩漢斯幫我顧一下背包,再將有疲累感的身、心、靈移往高處的神社。

神社在山坡地的高點,從「八景入選紀念碑」兩側的石階梯可以繞回原點(右去左回),右側算捷徑,直接來回可以省力少走些階梯下山。

另外,心想從走上去到神社,沿路應該都是石燈籠...那樣會很美,但似乎有次序的、是被斷頭遺留的樹根,在我拾階而上的左側,卻不見遺留有任何的石燈籠。

照片 109-神社遺址.jpg

神社遺址已改建涼亭。↓石基柱應是原物,現場有二。

照片 103.jpg

神社的殘跡。

照片 110.jpg

1927年(昭和2年),由台灣日日新報所舉辦的「台灣八景選拔」,此地以第一名入選,建碑紀念。


----賦歸----

兩天一夜的旅程,在完登八仙山後結束於走走停停的車陣中、濃濃秋意的雨夜裡,提筆回顧...行山的樂趣總在兼具知性又充滿挑戰的豐富旅程裡。


註釋

註一

東勢地區臨山地又常有水患,為震天災保人安,將橫跨大甲溪的大橋橋首以飛龍獸為鎮;還有,鎮異己的傳說是一鄉野外傳,據傳東勢是地理寶地,會出一位不得了的人物,蔣中正知道後,深怕這號人物會奪取大位,於是以這四隻神獸鎮壓!破東勢的風水。後段故事是文史工作者的分享,鄉里采風就愛聽這種當年傳而不能說的故事,更加深信不疑哩。


註二

這位仁兄時年僅廿五歲就有長遠眼光,知道民生物資控制的重要,隨即對台北「三市街」的電力建設方面,看出他大展拳腳在當時就已經是民生重點需求的部分。


註三

其實,舊稱「臺中山城地區」的東勢郡,當時所管轄之蕃地範圍,含今台中市和平區全境。


註四

和太平山、阿里山林場合稱「三大林場」。八仙山枯竭了、伐盡了,才有全臺灣面積最大的大雪山林場的全面開發。


註五

我只想,也只紀錄到這麼多,Record time from start to the end。

, , , ,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