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勸銀台北支」的同一天,雨沒停,我刻意繞遠路到「公會堂」開始走延平南路,為的是走古稱「撫台街」的這條路。續穿過北門、總督府鐵道部,轉進後火車站(華陰街),和「台灣建省」及「台北建城」的時空接軌。

照片 128.jpg

撫台街洋樓,攝於 2015年8月13日 有雨的傍晚。

撫台街洋樓,本來規劃在濕冷又美好靜謐的冬季前來的。

因為,我一向認為拍這棟古老的洋樓,在清冷又下著細雨的天候下會更好,非要取這種氛圍,只有在冬天的台北,一來是熙攘的行人少了,其次是市街的冷清角落,更能襯出老街廓的雋永凝練和洋樓的沉重年代感,都要配合得宜,本來就不好找。

因為參訪課程剛結束,覓古的雷達又被開啟,「任性」的讓我遇上入秋的第一道鋒面,夜幕前的餘溫訪撫台街...可說是剛好。


----不記得的「撫台街」----

週間日的延平南路上,覺得景物和以前假日早晨來時一樣的不陌生...但怎麼都不記得曾經看過這百年前日本人開設的撫台街洋樓呢?

恐怕是我太久沒來了吧?確定自己在90年代常常混跡這一帶逛找(註一),連洋樓邊賣東坡肉的老店都令我失憶;倒是入秋的雨後老街坊,讓我想起一路走來的冷冷清清,或許這就是陳國慈形容的「寧靜、含蓄」(她指的是那棟小古蹟)吧!還有,這老街坊,的確是一條早經改建卻又已經變老舊的街道,無誤。

雨中清幽的老街廓...「撫台街」名稱的出現,是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叫的呢?有一種回答是 劉銘傳在今延平南路與武昌街口設立巡撫衙門開始的。

為了找到這條街和衙府之間的關係,我試著找出一張合於解釋的地圖,再由老地圖上分辨、對比出新舊地圖上標註的名稱差異。顯然,這張地圖不是清代的官圖(註二),但卻非常合適說明一個「剛剛」不存在的衙門和一棟當時未建,現今卻存在著的洋樓,因為我幾乎能從圖中找到這棟樓在日治初期的舊地號了。

台北及大稻埕 艋舺地圖(中研院台灣百年歷史地圖-台北).JPG

 [圖出處:1895年,台北及大稻埕 艋舺地圖(截取自:中研院台灣百年歷史地圖-台北)之一部](註三)。

圖中的「府縣城隍廟」(建於1881,1921年拆除,神像奉建於今松山區),往北的區塊(BLOCK)一分為二,概約能在標示稻田和聚落中虛擬出一條東西向的「開封街一段」,和它交叉的延平南路上往北找,就可以定位出洋樓所在的位置。請注意,那條南北縱向的道路其實是現今的「博愛路」。

繼續從老圖的資訊判讀出,日治初期這裡還是稻田和散戶聚落,還繪有甕城的北門城和週邊「連續城垛」符號,顯示出完整的台北城牆,這說明當時測繪該圖時,城牆還是健在的;日本人入台北城後,即拆除台北城牆與清代街坊,但清國遺留的的撫臺街和相隔數百公尺之外的台北城門,仍是聯絡銜接城外的大稻埕商圈的必經之路。

日府為了延續、連接這兩個繁榮的街市,在延平南路上興建洋式店舖,撫台街洋樓即是當時其中一棟建物,日本人將巡撫衙門腹地改稱「撫臺街」(即今日忠孝西路、中華路、武昌街、博愛路所圍街廓)。

撫臺街街廓區.JPG

日治期的 「撫台街」街廓 (籃框標註的區塊)。

圖資來源:臺北撫臺街洋樓,台北市文化資產列表附圖 

成排洋派的建築、群聚商家店鋪可能不需要想像,有賣葡萄酒店、洋服店、鐘錶店,可參考: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1928),臺北 大和町一帶。

照片 126.jpg

 

古蹟牌.jpg

 

創建年代:明治43年(1910年);

所在地:「改正台北市全圖」的地名屬:大和町四丁目八番地 (地址:臺北市延平南路26號,屬於「光復里」)。

 

大和町商店街廓.JPG

大和町商店街廓 (圖資來源:翻攝「職業別明細圖」)。

該建物據查原為合資會社高石組所使用(重要營造商 高石忠慥),1930年代後轉為酒類商佐土原吉雄先生的店舖,土地標示為大倉組株式會社(從事土木建築營造業)所有(文:wikipedia;↑圖資來源:翻拍展圖後製接合)。

只是國府接收台灣,這裡的商業價值褪色,一度曾經成為「諮詢案情室」、退休軍眷寓所等。正當我想找當時存在成排商店街的照片時(註四),偶得凌宗魁老師轉貼 LIFE 雜誌記者於1950年代從台北郵局拍向延平南路的照片,攝得當時外觀一樣的「石頭厝」或「大和町洋樓」貌,相當令人興奮。

1950年代北門口老照片.jpg

LIFE雜誌於1950年代紀錄到的台灣 台北(攝影作品),由台北郵局的圓拱向撫台街拍攝。

(原圖出處: http://www.skyscrapercity.com/showthread.php?t=848120)

街角的洋樓經指定為市定古蹟,卻歷經閒置荒廢、祝融之災與公開標售等多舛的命運,於沉寂百年後的2009年整修「復活」再利用(註五)。

照片 130.jpg

洋樓呈現檜木色、斑駁黃的古典色調。

本體是石木混合構造。一樓為唭哩岸石條疊砌築造。這種產於北投庄、八芝蘭庄、劍潭等地的唭哩岸石,放大看結晶體如雪花,在清代起就普遍被開採運用於建築上。

建築仿歐洲文藝復興式樣建築,一樓四柱三間灰白色的石造拱廊 內牆則飾以石灰粉刷;除了石材外,二樓及屋架均為木造。

由於是外磚內木造建築,上螺絲的柱面用角鋼,清楚可見。最精緻的,就是那有歐陸風的的斜紋銅織石棉瓦和銅板式的屋頂、立面馬薩式陡斜屋頂(Mansard Roof)鑲了三個老虎窗,讓整棟房子呈現檜木色、斑駁黃的古典色調,是這洋樓「明治時期歐式商社」的最大特色。

1910年起算,至今超過百年的撫台街洋樓,6月聽聞鄰棟的大樓將要施工...無地基的洋樓古蹟會無恙否?(擔心)

撫臺街洋樓百餘公尺之遙是台北城門,是此行的下個目標。我可從來沒有從它的城門下經過的經驗,只是想走進去看看...就可以來到總督府的鐵道部了。

照片 125-撫台街洋樓.jpg

洋樓望向北門,百餘公尺之距。


----台北 北門----

抵達博愛路的最前端,眼前就是台北舊城的北門(承恩門),在路口右側的一棟舊廈是台北郵局。

李乾朗教授在「古蹟仙」 林衡道百年冥誕的授課中提到,林老師不喜歡有國防色外衣的「昭和期」建築,同時也反對日本走入軍國主義、皇民化運動。

這棟舊廈,除了國防色的外衣之外,令人惋惜的還是近代建築風貌的被改變(立面的五連圓拱廊被拆除,另立青灰色、貼方磚大理石的三孔門)。當然,拆除也有其它的考量吧,楊仁江老師曾提過所謂「都會的死角」,除了「勸銀支店」的牆柱角落裡,應該也包括這些原矗立在這裡的美麗拱廊之下吧。

台北郵便局(凌宗魁).jpg

三樓格局的台北郵便局舊照(凌宗魁老師照片)和現在已加蓋第四層的外觀有所不同。

這加蓋的第四樓,是國立交通大學臺北校區,考博班那年,因請教學科上遇到的問題,常上去四樓,搭電梯和當時郵車的出入口概約同樣一個側門。

矗立在車流繁忙的忠孝西路、博愛路、延平南路交叉路口的北門門洞,會感受到一種車水馬龍以及古今交會的奇妙感覺,正因為它處於這樣是交通要衝位置上,才免於1966年和其它的城門一起被改建的命運(註六);長此以往,橫亙天際線,從忠孝橋延伸過來的高架道路,終於預劃於2016年初春要拆除了,此番來到這裡,在拆除圍繞在它身後的高架道的前夕,特地繞走北門。

照片 135.jpg

被高架道路主線包夾的了40年的北門(1976-2016年止),明年初將拆除忠孝引橋,將整個北門古蹟給還原出來。


創建年代:清光緒五年(1879年);

所在地:台北市中正區忠孝西路與博愛路口(現址)。


1874年日本出兵台灣社寮、龜山(今屏東縣境)的時候,還沒有「臺北府」這個署衙。海權薄弱的滿清帝國治台初期直到「牡丹社事件」之前,把台灣的事務交由駐在福建的官員,直到1874年後開始積極治理台灣,增設府縣(註七)。10年後,爆發中法戰爭後,1885年建立「福建台灣省」,直至1895年割讓台灣予日本。

1895年的北門-張作田.jpg

1895年,老北門舊照(張作田分享照片)。經過北門,向北可通往大稻埕。

時序是1895年的6月,「當年の北門は「本写真」に見ゆる如くなりき...。當時臺北の暑氣は日中平均九十度以上にて堪へ難きを,...」[張作田的照片;文字為北白川宮親王隨軍<起居注>文(描述見到的北門和當月台北城氣溫之部分)]。

城內舊事 p33-莊永明藏品.jpg

石川寅治(1875-1964)所繪的「台灣鎮定」,日軍入城的畫面 (圖資來源:《城內舊事》,p33,莊永明老師藏品,台北市文獻委員會出版品)。

照片 134.jpg

北門的正面在上圖的北口。門洞上的「承恩門」橫額四周雕花卉寶瓶,落款年代為清光緒壬午年(清光緒8年,1882年),此城真正落成於1884年,門外原建有甕城,今已不在。北門外的甕城上方懸有「巖疆鎖鑰」橫額,日殖民政府拆除外廓後流落總督官邸,1998年後重立於北城門的地面(應為複刻品?)。

照片 131-水準點基石.jpg

南口端門洞邊地上有顆「一等水準點」(註八),編號 九五三六號基石。

和東、西、南舊城一樣採封閉式碉堡形態(即城樓與城牆基座合為一體),以防衛近代火炮攻擊。

兩扇木門之一 應該是清代的原件 蒙上鐵皮以卯釘固定的城門,原應為棗紅色吧? 它可抵擋木柱衝撞以及火攻。

照片 133-門洞內兩扇木門之一.jpg

兩扇木門之一。

我寫北門的最後,附上1950年代的台北北門舊照,同樣是LIFE雜誌的記者拍攝的(圖出處相同),為這段和古蹟的邂逅寫下最美麗的註解。

1950年代北門 鐵道部老照片.jpg

1950年代,極富時代使命的宣傳標語佈滿北門城的四周

(原圖出處: http://www.skyscrapercity.com/showthread.php?t=848120)。


----前 「總督府鐵道部」 週邊----

同場加映-踏著劉銘傳所鋪設的石板路出城去:走台灣現代化進程密切相關的一條古蹟之路。

照片 136 - 總督府鐵道部.jpg

延平北路一段頭、尾(臨鄭州街口)拍攝正在施工中的總督府鐵道部。

清領臺灣的這位年過半百的撫臺大人 劉銘傳,有一個很好的概念是構想建造台灣交通南北端的西岸鐵路,一段起點在基隆,預備鋪鐵路到高雄(打狗)(註九)。於是,在任內始籌建台灣的鐵路,他還希望需要的機器製造或開鐵路、煤礦,都能夠自己做。雖然他作的鐵路只有到新竹,而且買來的火車,實際運作的情況也並不理想,但這是台灣現代化的里程碑,是與世界接軌的開始。

撫台大人興築鐵道時,台北城已經建好,車站卻設在臨淡水河,有水利之便的北門城外,當時的火車要跨越淡水河,走新莊、桃園南下抵新竹。但由於他開始修鐵路、設建修火車的(含修槍炮)機械局(日治期的「台北工廠」,以至於後來的日本人才在這樣的基礎上開展,這是他對台灣不可抹滅的貢獻。

台北-桃園鐵路縱貫線改良,始於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上任時,在總督府下設「鐵道部」(首任部長由後藤新平民政局長兼任),貫通縱貫線鐵道工程和改良原清代的鐵道建設(註十)。

北門  鐵道部週邊圖.jpg

北門,「鐵道部」週邊 / 1928年,北門街廓,前「總督府鐵道部」今昔位置對應圖。(右圖截取自1928年職業別明細圖)。

聽劉益昌老師的課,知道了「G14傳奇」,是松山新店線的捷運車站(線上的北門車站代碼 G14),因施工時發現與清代遺構重疊,現有一個將清代地層和遺構的再利用展示的構想?

G14.JPG

清代遺構(圖資來源:劉益昌老師,翻拍投影片)。

像視覺遠不如嗅覺的鯊魚般能很快地隨著這條古蹟分布的路線移動到捕獵的地點,該坐下來祭五臟廟了。我基本不挑食物,也不是我對已經過頭的「東坡肉飯」不知好歹,是我更愛「沙西米」蓋飯的生肉鮮滋味。

照片 138-華陰街.jpg

來太原路/華陰街上的日本料理店。

*謝謝妳們居然看完了*

 

註釋

註一

我都是假日的早晨來,來做甚?反正是某種現在看來已經相當落伍的興趣而來,那個興趣不是關於老房子就是了。

註二

其實,我有找到清代相關位置的官圖,大概被我命名為 「台北城古地圖和週邊」存放在我的電腦檔案裡,但那張圖不合適的原因是-比例尺太大,如果用約1/12500這樣大的比例尺說一個看不見標示的樓,還不如用日治初期測繪的地圖,更為精準、合適於我的說明。

註三

圖資來源:中研院GIS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aipei.aspx)有緣者可上網查閱。

註四

關於撫台街和北門間的對話,值得慶幸的是,在莊永明老師的《城內舊事》中(頁244-247)也有幾個視角可賞,有興趣的讀友可以逕行參考。

註五

在1997年指定為市定古蹟;2000年遭遇祝融;2004年重建過。洋樓目前已活化再利用(2009/4月起),是以個人名義認養、經營台北故事館(2003年起)的陳國慈,她認為撫臺街洋樓「簡直美到不行」,受委經營;2014年,洋樓為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委外館所,繼續公、私合作,共同創造這棟老房子的新生命。

註六

當時位處道路拓寬之要衝,原計畫予以拆除,因故未與其他3座城門(含小南門)一起被拆的原因,正是因其處於這樣重要的交通樞紐位置上而「因禍得福」,還有地方人士的奔走呼籲,力阻拆除北門,使北門得以倖存。未拆也是唯一保存下來的清代台北古城門建築,並能以台北城舊有城門最初的風貌見證臺北城建城131年來的滄桑與變遷,而其他的城門都於1966年一起改建成中國宮殿式建築,外觀上已不同於清代的城門了;其中的西門,則已經消失百年,現只剩下「西門印象」遺於西門町捷運站旁。

註七

1875年6月18日,沈葆楨奏請在臺北建一府三縣,同年底奉准在「福建臺北艋舺地方添設知府一缺,名為臺北府」,當時臺北府所轄三縣為淡水縣、新竹縣、宜蘭縣,仍隸於臺灣兵備道。

註八

這類的水準點,基本上都是沿著道路埋設,此刻能被找出正確位置的現存基石約是60多顆,十失有九;相較於設在山頭上的多數三角點來說,這些設於平地的基石,就更容易遭到破壞、損失了。

註九

劉銘傳鋪設鐵道的目的是要將台灣島的西岸貫通,以連絡位於東北岸的基隆港,因此清國政府允許全部貫通,然而因故卻半途中止該案(繼任巡撫邵友濂於視察劉銘傳時代的鐵道計畫後,奏請朝廷終止舖設計畫。)1893年,臺北至新竹通車時,撫台大人已經去職(1891年他離開臺灣),當時鐵路兩段之總長共約62餘哩,似乎已經做到他所說過的「以一隅之設施,為全國之範」。

註十

日本總督府決定:

1.貫通鐵道南北,同時施工;

2.新竹段改良現同時動工:1)台北桃園間的動線變更郵經艋舺、板橋南下;2)台北火車站遷建於館前路端。

新的鐵道與舊城牆的妨礙,日治政府決定拆除城牆,以方便公共空間和交通動線的利用。

, , , ,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