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碇,永定溪以北的這片山林,雖然仍可以尋找近幾年山界累積不少相關的踏訪行程記錄、地圖航跡資料等,但相對永定溪以南的岩場-「皇帝殿」來說,冷門許多。就因為冷門,這條健行路線和十數年前的樣貌(註一),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又因為是週間日,幾乎也遇不到一位登山客前來和你分享獨行的瀟灑。

照片 038.jpg

清國 「立碑建嗣」古石碑

2014年2月的,首次從石碇姑娘廟越嶺汐止大尖山(山界稱為「姑娘上大尖」),踏足了這片優美又質樸的山林。

再回到這個山鳥哼唧的山谷,雖沒有許過類似的承諾,但憑那次登平溪 畝畝山行的回程,在795公車上和曾根先生無意間的聊天,他指著永定溪對岸的山林說:「曾經去過紙寮坑古道」云云,自此之後,於網路上蒐尋資料時,便將「紙寮坑古道」列入必去踏查的景點。 

路線規劃

106→永福橋→紙寮坑古道→立碑建嗣→頂紙寮坑1號(原路來回)。

 

----永定里---- 

搭795到永定里附近,先要掌握的交通訊息,就是公車班表。如果錯過,就會被晾在捷運站附近許久,進退維谷。 

我運氣很好,從捷運站接駁台灣好行公車,在永定里下車,己乎沒有浪費過多的時間等待;下車後,走對面的岔路進入,在永福橋停了一會,躊躇著直行還是過橋繞往上走?

照片 002.jpg

永定溪(橋),橋下有苦花悠遊,覓食翻起耀眼銀光。

照片 004.jpg

接著,我的運氣都不算太好,先是繞行往上民宅找路,發現死巷無路後回到永福橋頭,取左。 

產道漸有起伏續行了一段,漸行離開「永定溪」區域,前進山區蟲鳥鳴唱,來到永定溪支流的紙寮坑溪並沿溪而行。 

「永福高分 #15」電桿(大樹下),路右旁接上山徑的叉路口綁了一堆布條,但沒有登山隊的指標。我突然特想知道往姑娘山的路,從這裡是否可通?縱然,姑娘山我已經去過了,但這樣的登山本能反應,有時候很要不得。 

為何這麼做? 

因為,我懷疑這條寬廣的路便是紙寮坑古道呀!? (太沒有古道的FU辣)

於是,帶著矛盾又犯好奇的心情,展開40分鐘來回的探路之行。 

一進入山徑,就一路陡上,而且因久未有人踏足,草高過膝,走約超過20分鐘後,跟著最後的登山布條來到一處坍方地形前,再無法往上前行了,路早已全坍,連大樹都倒一片,只好循原路折回。 

當回到寬闊的產道上,取出地圖比對,把往姑娘廟的山路打上"X",續向前行...發現自己從一棵大樹右進左出,也才定神注意到這顆路旁的大樹,樹幹爬滿了「風不動」,隱約透著底部原本棕顏色的樹幹,像是套了件綠毛衣。

map.JPG

回家後,自繪的週邊要圖。

 

----紙寮坑溪---- 

再走了一段,聽到涓涓水聲,似很清柔的督促我往紙寮坑溪邊上一訪。 

這細水緩緩的小溪,連綿不絕、清澈見底、竟就這麼靜謐的藏匿在這深山之中,我又何其有幸才能一親其芳澤呀!

照片 008-W.jpg

 站在淙淙小溪上,輕柔婉約的溪流,清澈的溪水觸感舒暢,在溪中也讓人心曠神怡。 

除了拍照,我還臨溪清洗一下自己;水滌洗的是剛剛在山徑中的泥汙,也解靈魂的煩渴。真想悠閒的待在這溪邊好了,這條神吸引人的溪,暫時忘掉自己根本還沒到登山口的事。 

回神,再回道產道往上走,寬廣的產道成了泥土路,前見一水泥板橋跨過路旁的排水溝,抬頭發現第一座百年石造土地公廟,就在右方高處的駁坎上。

照片 021.jpg

循此路徑再進去的話,依路標指向為「姑娘山 35分鐘」,前方路徑看來也是許久未有人跡了。

照片 022.jpg

往姑娘山的路徑...

照片 023.jpg

這橋我能記得,往雞冠山、松柏崎山的路,由此起登。路況比起之前右岔往姑娘山的路,由這裡往雞冠山似乎好走很多,我不取,續直行。 

再往前些,取右側小徑走上去,沒幾步路會有廢棄礦坑,幾乎和10數年前踏查所紀錄的的廢坑樣貌一模一樣。

照片 026.jpg

廢棄礦坑。 

泥土路的盡頭,有個搭了一半的工棚在左側,剛從我身邊緩上的箱型車就停在這裡,車主大哥早就到達登山口,正掀著他的車後背蓋取出一些建材和工具... 

我笑問大哥:「沒有路囉?」 

大哥答曰:「有路,從這裡接這木橋,山路通往頂紙寮坑呀!」

 

----驚艷的古道:紙寮坑---- 

謝過大哥之後,真正踏上紙寮坑古道的山徑路段。

照片 032.jpg

 經過了幾座自搭的便橋,來到此小鐵柵欄處(陳宅),正確的路在右側。經過陳宅前板橋,之後山徑潮潤,有些路段草高及小腿腹,需用登山杖撥草而能行。

照片 033.jpg

光緒三年(1877年,歲次丁丑)立之土地公廟,其朝路邊的一面牆上石刻捐建者名錄,字跡可辨且非常的古拙。

照片 034.jpg

 

照片 035.jpg

  

照片 036.jpg

不多時,遇光緒六年(1880年,歲次庚辰)立的百年古石碑。臨近就有第三座土地公。最末的這座土地公沒有標年份,其背後的駁坎已經批了一層綠衣,和我找到稍早些年的紀錄有些不同。

照片 038.jpg

 

照片 039.jpg

 碑文內文部分字跡模糊難辨。

照片 042.jpg

古道末端的土地公廟。  

從清國建碑位置起至古墓段為止,看就是個山中曾經的小農園規模,不僅周邊有排水的溝渠,有石板鋪設的通道,還有層層錯落的駁坎(若非墾殖就是居住),這些處處有過人煙活動的痕跡,看百年前從這裡通往汐止(水返腳)舊庄附近的熙攘,應該不難想像。

照片 043.jpg

 百年古石碑與聚落遺址,真是人文遺址豐富的古道。正如山友Jennifer於2004年10月發表的<石碇-紙寮坑古道>一文中提到的這條古道當時的見聞是:「古道上共有三座古樸的土地公廟與一精緻雕工的「立碑建嗣」的大形紀念碑,也是一般古道上少見的情形。」 

一條古道上有一個以上的土地公廟,我見多了,有時一條溪的兩對岸就分別有一個,或者上下游分立等等,但此一精緻雕工的「立碑建嗣」大形紀念碑,就是首見了,驚艷!! 

古墓,因離山路有一段落差,可以去,但不想打擾了。 

古道的終點:石碇區光明路頂紙寮坑1號。在此午餐休息20分鐘。 

照片 044-1.JPG 

下山夠快的,約是上山的一半時間,回到快搭建完成的工棚;大哥獨坐工棚內,探頭一看到我就咧嘴笑說:「沒有走到嗎?!」 

我答:「有啊!在頂紙寮坑一號的柚園水塔邊用過午餐再下山的!」 

然後大哥邊聽我描述一路的見聞,一邊招呼我進他的工棚,邊從自己的大腰包中掏出行動糧(有麵包、黑麥汁飲料,李子、葡萄果乾等點心)招待我。 

我吃不太下,或許天太熱,又或者是因為在古道終點已經用過午餐才下山的,並不餓,但總是還可以天南地北的和他亂聊,大哥也人來瘋的親切以對,不自覺已過午後的13點40分,接著要搭車回台北,所以向郭大哥(新店人)告辭,再步行1.5K回到106公路的永定里站候車。 

因為是農曆五月初一,有媽祖遶境活動,795公車延遲到站,時間反對我有利的帶著我很回到台北(木柵)。 

搭捷運回到東湖,下車就是一間沒吃過的鍋物店,我一邊大啖魚和豚肉的海陸火鍋,一邊想著剛剛的遠山近巒和一路的百年古蹟,這趟踏查覺得很是一樁小確幸。

照片 046.jpg

 


行程概要: 

09:19 永定里1鄰(大溪墘)
09:21 永定溪(橋)
09:26 永福橋
09:44 永福高分 15號電桿
10:33 紙寮坑溪
10:41 土地公廟(往姑娘山路岔)
10:45 雞冠山.松柏崎登山口岔
10:47 廢礦坑
10:51 山泉水盥洗處
11:06 陳宅
11:09 土地公廟(光緒3年)
11:33 古石碑(光緒6年)
11:35 土地公廟(無年份記)
11:50 頂紙寮坑1號(午餐)
12:30 竹林第三條便橋
12:40-13:40 和郭大哥工寮聊天
15:45 鍋上都-午晚餐。

 

:詳見:Jennifer之家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