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溪 竿蓁林,聽起來就是個不毛之地的地名(註一),但這一帶不只有段百年歷史的「竿蓁坑古道」,還有保存尚完整的石板橋和超過百年前清國所遺留的古橋,其間還有土地公廟、老榕樹、古碑及紀念碑等,現地能感受歷經歲月刷洗出的滄桑質感外,也具有歷史存在的視覺感。於結束古道踏查準備賦歸同時,偶遇地方耆老,口述了日本時代石田部長(遭難)紀念碑遺址的位置,引文獻雜談並期待該文資財能有一天重見天日。

照片 051-W.jpg

長亨古橋。

好幾次都規劃去「竿蓁林」,因種種原因未能成行;這是我第一次造訪竿蓁坑古道,而「竿蓁林」這個台灣藍鵲的故鄉,也是首訪。

搜尋網路,尋找關於「竿蓁林」百年前這裏曾發生過什麼?由於行前所彙整的資料不夠仔細,又偏重於路線上的調查,所以遺漏很多的更新,包括故地重遊的人們對日本時代因公殉職的巡查部長 石田竹三郎(註二)在這兒的紀念碑,已經有較為詳確的位置推測;又,對於長亨橋的存世年代的問題,「一家烤肉萬家香」的多數人都相信是橋首的國府石碑上所銘刻的民國年記,為有此橋之尹始(我卻聽到的並非如此),或許連鄉誌所載的文字,都需有人來田野調查再次確證(更正)。

另外,由於偏廢的文史資料,很少人提及這位在異鄉台灣服公職,卻因遭襲而慘死的日本警察 石田,後來他奉准入祀建功神社(今南海國家教育研究院教資中心),而無法入祀日本國家的招魂社(靖國神社),想像日本海外的戰死者祭奠制度無法給在殖民地台灣的殉職人員來適用,竟出自陸軍部傳旨「吾皇未允」臺灣總督府所提議案(註三),更加期待有更多相關的文史資料來形塑此碑、此人、此事。


----踏查紀實----

斷續幾天的梅雨鋒面,這天終於開始放晴,農曆四月十五剛過,溫度攀高陽光普照,臨夏天日灼灼的前往平溪從東勢格訪竿蓁林,還要走5K(來回就是10K),遇天氣不穩還會遭遇午後雷陣雨噢。

其次是,踏查平溪的竿蓁林,從我的住所混搭一種以上交通工具,外加步行,到達這裡約需時2.5H。到東勢格(東勢村)有公車可搭(到106縣道/平十公路),也偶有零星的社區巴可以到達(東勢格派出所);但如果覺得時間不應浪費在搭公車或走產業道路的話,私人交通工具將是最便捷的選擇;再者,和許多的古道相比,這段古道自萬載橋本體至長亨石板橋間而已,比起其他尋幽路線來說袖珍許多(但巨觀地將古早聯外的所有舊有古道串聯成現有的北43公路來看,恐怕不是這麼回事了)。我的意思是說,花長時間訪一偏鄉,又只能走看一小段路,C/P值在很多人看來的確是不高的。但也正因為我的速度很慢,所看到的就會不同,體驗到的自然就不同囉(笨又自戀,無藥解)。


----北43鄉道----

北43線起點(0K)位在106線(縣道)約63.8公里處,也就是過平溪往十分的路途中,經過一個大轉彎時,就會看見右岔的路口,同時會經過一處叫「白鶯石」的地名,此地正好位在望古、嶺腳、石底及東勢等4村之交會處;我從「白鶯橋」旁轉入紫來產業道路(北43),前往東勢格。

往前走不久,即出現「藍鵲咖啡」招牌,佇立在路旁,白底圓圈藍字的招牌上站著一隻鐵牌做成的藍鵲,很醒目的。

照片 002.jpg

北43縣道又稱為藍鵲公路,在道路左側旁是竿蓁林溪,據說偶爾會看到藍鵲在此翱翔、聚集。藍鵲,就是台灣人所說的長尾山娘,其實 這種鳥在我住所對面的保育地林間常結伴活動,秋末初冬居多,春天也有,我今天下午沒有走進臺和煤礦之運煤路線,再往前不久會看到竿蓁林溪的對岸,錯落幾幢臺和煤礦的舊礦場建築物。聽說那裡看得見牠們的蹤跡 ...隨時,這就是北43縣道又稱為藍鵲公路的由來。

步行「紫來」產業道路(註四),一直有當作走在望古灰窯產道的FU,同樣沿著溪流走,只是距離更長些。午後的太陽辣度稍歇,鄉間涼風送爽,正常步伐行走,是不會感覺燥熱的,不過天邊的烏雲就是一種警告,況且平溪多雨,雖說這是一條適合雨天撐傘的步道,但我卻粗心的沒有帶傘來。

照片 003-竿蓁林溪.jpg

竿蓁林溪。

有時候踏查野外,不穩定的天氣狀況下,常意外的見到溪瀑的壯闊和山容的飄渺。就如望古的灰窯溪來說吧,第一次去就在大雨過後,有眼福欣賞過滔滔般的溪瀑,再次和山友前去是年初的畝畝山越嶺之行,這條溪的美就根本大不如前了。該篇遊記在我的網格位置:《空山靈語的平溪線:望古踏查》。

經一座自來水淨水廠(1.5K處)。

路經連接紫來、東勢兩村的紫東橋。竿蓁林溪由竿蓁坑溪、東勢格溪及火燒寮溪匯流而成,其上游的火燒寮(註五)為台灣地區年降雨量最多的地區之一。

照片 004-紫東橋(淨水廠輸水幹管).jpg

紫東橋旁淨水廠輸水幹管。

站在紫東橋上看另一側,橋下的竿蓁林溪邊修建了供遊憩的親水公園階梯,提供假日到此戲水遊客使用。

照片 007.jpg

過橋的路邊見熟李於樹。

路旁指示牌寫著往土地公廟,涉過高於腳踝的雜草小徑,離路口僅幾步之遙就看到一座小型的福德正神廟(石棚土地公),這款古樸的土地公在山區、溪邊、庄頭還很多,這應該是溪邊又臨近田頭(台語)的一款吧。

照片 009.jpg

守護竿蓁林溪畔這片田園的土地公廟。

照片 010.jpg

溝渠涵洞。

離開土地公祠,來到紫東社區岔路。站在路旁即可看到雙溪匯流處。雙溪匯流處旁即為東勢格派出所。


----東勢格1號----

來到東勢格派出所前的叉路,應取右行,往坪林的紫東產業道路(仍是北43線)續行的,但派出所前的一條老橋,吸引我暫時離開北43路岔,先往火燒寮農路方向的橋頭拍照。

照片 019-東勢格派出所-W.jpg

順著橋頭這端找到橋首上尚可辨認的字跡顯示:有昭和年/月;另一端的橋名則因斑駁而難以辨認,於是過了橋,向派出所值班員警詢問。

照片 020-A.jpg

拉開官衙的紗門,再推開大門,值班台上並沒有人,我作聲請問...,一位資深員警突從側邊出現,問我來意,我問橋名,他答「東勢橋」;順帶一問這幢派出所...,他答:「改建過。」

見我沒再好意思發問,便順勢闔上雙層門扉,繼續享用他的冷房。(大人,好省話)

步下階梯,駁坎地基上掛著門牌是「東勢格1號」。

照片 022-W.jpg

雙溪匯流處旁即為東勢格派出所,派出所前橫跨在火燒寮溪上的古橋-東勢橋。

回到平溪東勢格往坪林的紫東產業道路(北43鄉道)上。以東勢格派出所為軸,此岔路右往坪林、東勢格,左則接火燒寮產業道路,(「番子坑農路」可接火燒寮農路)。

順帶一提,離此不遠的高德坑古道,另有一跨越火燒寮溪的東勢橋,該橋為鋼筋混凝土造的,和這座橋不僅所在位置不同,建造的年歲也大不相同。

烏雲遮日,令我漸不安,箭步前趨往張福宮。


----古道起點:張福宮----

14:40,抵達5K處的張福宮。

多數來訪的山友,遊記都從這座光緒元年(1875年)的「張福宮」開始記錄竿蓁坑古道,那我也從這個土地公廟開始記述吧。140年前以石頭砌成的土地公廟「張福宮」,就是竿蓁坑古道的起點,我先略去廟一旁的鑛務課基石(註六)以及石碑,從入口的木製門架上望去,兩隻臺灣藍鵲中的一隻已經剩下1/5的殘跡了;木匾「竿蓁坑古道」完整,令人莞爾一笑,而釘於一旁的藍天路標寫著「長亨橋」470公尺。

照片 026.jpg

順著入口的階梯往下走,彷彿進入時光隧道一般,回到百年之前...橫向山路隨即出現,從右探去,只見一座險峻的窄版古橋橫跨竿蓁坑溪支流,橋面是由石板鋪造而成,橋身則是石砌的。目前橋端圍起鋼纜不讓通行,橋的另一端現已堙滅於大片竹林及雜草之中,再無去路。既無法跨越古橋,只好在橋這端隔著鋼纜拍拍古橋,昔時此橋是芉蓁坑連通東勢格的重要通道哩。

照片 029.jpg

原路折返,往回直行,過下行的階梯處再續前行,落葉鋪地,古道清爽又平緩好走,遇大雀榕一棵,枝椏縱橫皆碩大,軀幹蒼勁綿延又古拙,後來才知道此地往上方的產道路基處就是石田部長紀念碑遺址(如前述-資料準備不足)。這可能是當年紀念碑的遺跡,當時卻是眼拙的走過去了。

照片 033-百年雀榕-W.jpg

過老雀榕後,朝枕木階直走一小段後,聽到在往下層有溪水的潺流聲接近,於是加快腳步,霎時,出現的是座水泥橋,不用端詳就知道錯了,再往上回原路跡前進了一小段的上坡遇到岔路。往稍高處看有一個小棚,旁正燃著白煙,見一位大哥正清掃著路徑上的落葉,然後集中付燃成灰燼,便趨前問古橋在哪?

長者說:往下便是。臨行前要我帶著他手上的竹掃帚,說「好久沒人走了,天燒熱有蛇」。我說怎好搶走你的工作?於是,他找棚頂的水管一支(長約2M),讓我防身。

往下走,古道最著名的遺跡─長亨橋便出現在眼前。

照片 035.jpg

長亨橋橋面由長形石板鋪設而成,上面的青苔佈滿每一根長板石,石縫間還長些雜草。橋旁有護欄,但顯然已殘缺不堪,想多瞭解這古橋,自然要從現場的遺跡判讀,首先回橋頭找石碑。發現判讀石碑上的銘記已經非常不容易了,除了「民國四十年(1951年)...」和國民黨徽外,是否為該年記所示為建造的年代呢?後來知道,可能是日治時代的古橋?

照片 040.jpg

長亨橋,跨越竿蓁坑溪,乍看,橋板四周毫無切下竿蓁坑溪谷的點,得仔細再找...隨著發現橋旁沒於青草叢中的小徑可通往溪谷,便掄起塑膠水管邊“打草驚蛇”邊走下溪谷。

抵達溪谷,我立於溪上岩石,便可近距離的感受橋身的古樸美,接著分心注意周邊岩石的裂隙、灘岸的死角,總不能太輕忽(蛇)。

立於溪谷的古樸典雅的橋墩、橋身,古橋風華真令人驚艷不已呀。

照片 051-W.jpg

石砌橋墩。

全長僅約0.5公里的古道走到這裡,過長亨橋後步上石階,結束於一片茶園,風光旖旎,淡淡茶香隨風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還水管遇到老大哥,他的家就在竿蓁坑17號的石頭屋,向其請教橋碑和古道的舊事。但他知道的和我的瞭解差異並不大。

照片 053.jpg

 

照片 054-竿蓁坑 17號石頭厝.jpg

經石頭厝後,不捨的下返古道找尋紀念碑。

照片 056.jpg

 很短但古拙的古道。

循著平行於古道的公路回到張福宮前,訪古碑和鑛業基石。再看看這座土地公廟,連神像也是石雕造型,「竿蓁坑古道」早已登錄為新北市的文化景觀,值得大家珍惜。

照片 059-光緒元年石碑.jpg

光緒年石碑。

照片 063.jpg

芉蓁坑基點(鑛務課 No.178)。

照片 061.jpg

張福宮的石雕土地神像。


----賦歸:解開石田部長紀念碑之疑?----

回程,險沒有午後灼灼逼人的陽光,幸甚在張福宮攔了部休旅車帶我回白鶯石,這一路上除了聊到長亨橋為日本時代的產物之外,更大的收穫是大哥主動提起的石田部長紀念碑的位置就在百年大雀榕樹上方和現有北43路基間;他進一步的說,在竿蓁坑古道未荒廢之前(就是還扮演著聯外交通的角色時),是立在現北43線過5K不多遠的路旁的,1983年左右因修路挖除,不知殘碑是否有地方人士收妥,或是直接和路基一起埋於現有的柏油路面之下了,需要再行確認。因為這樣相談甚歡,原要花超過一個小時的步程,僅13分鐘就到了106公路白鶯石,我婉拒大哥夫婦要續帶我往平溪的提議(她們去平溪),直接道謝過下車步上106公路往嶺腳等公車(配合公車班表)。

「白鶯石」巨幅的石壁半露筋骨,半掩在蒼鬱的林木之下,形狀似白鶯,和鶯歌地區的鶯歌石一樣,都自有動人的傳說。

照片 064-白鶯石.jpg

 

照片 065.jpg

 白鶯橋。

回家後,我查到比較近期更新的相關資訊也同時顯示了紀念碑的位置都指向那裡,心裡卻矛盾得很。不知該怎麼作是一回事,其實我的私心還是在於把古樸和寧靜還給古道,讓碑永遠不要因為觀光而聲名大噪(如果它有這種魅力的話)。


行程概要

13:27 藍鵲咖啡(以下為步程)
13:47 土地公廟
14:08 東勢橋
14:13 石碇/坪林 東勢格岔
14:40 張福宮(光緒元年土地公廟)
14:44 萬載古橋
14:49 大雀榕(石田部長紀念碑於附近之推測)
14:56 長亨古橋
15:07 石頭厝
15:17 張福宮
15:30 北43/106路岔(白鶯石)


註釋

註一

竿蓁林,是與當地代表性植物有關的地名,亦即茅草竿(蓁仔)叢生的地方,稱竿蓁林。其中的「竿」和台語的「官芒」的「官」字同音。其實,台灣各地都有竿蓁的地名,以新北市的淡水來說,淡水有個「芊蓁林」,而那個竿蓁林,就是地多菅芒,高密如林而得名的;南部的岡山區最早被稱為「竿蓁林」,也是因早期該地漫無人煙,茅草叢生之故而得此名。

註二

關於石田的職稱、遭難事件始末:

)巡查部長相當於分隊長職。係日本警察階級,上級為警部補、下級為巡查。巡查部長僅為階級名稱,日本警界的組織內部並沒有「巡查部」存在,亦沒有負責管理的「巡查部」部長。(wikipedia)

)石田竹三郎,任職於石底警察官吏派出所苧寮坑出張所,明治32年(1899)9月18日,有「匪徒」三十幾人攻擊苧寮坑出張所, 石田竹三郎力戰而死。後來地方設置石田巡查部長紀念碑,每年地方人士也會在東勢格派出所庭前舉行石田部長慰靈祭;(本段資料出自:[新北市平溪].竿蓁坑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1046),作者tony於2014.08.29 於遊記中之補遺,史料原文由讀者flashsoul君所提供,均請詳參該篇內文(網址:http://www.tonyhuang39.com/tony1046/tony1046.html)。

)對於這位來自日本宮城縣的警察官吏,葬身臺灣的記載,在《平溪鄉誌》也同樣有初步的線索:「石田部長紀念碑:日本警視廳巡查部長石田竹三郎,光緒25年(1899年)因民亂戰死。大正九年(1920年)日本警視廳巡查渡邊源作於芊蓁坑設立。」

)石田竹三郎後來入祀建功神社。


註三

日本的戰死者祭奠,或直接說是對忠臣的祭奠體系構成自明治年間,本質是以一種帶有君主封建色彩的「忠臣祭奠」。20世紀30年代的日本,軍國主義興起,對亡死忠臣的祭奠形式提高為一種制度,由國家君主將戰死者由國家名義上神聖化。

日本民間對戰死者的祭奠活動(如招魂祭)的祭奠行為,其實源於傳統,由各地(各藩的武士)自發主導開展,包括有儀式,還在神社內修建了地方性的戰死者紀念碑等。

從內籓戰爭到後來國家統一對外的抗爭,日本特有的戰死者祭奠形式形成。國家層次的自不待言是靖國神社,但戰死者祭奠體系卻日趨複雜化。二戰期間,靖國神社的戰死者合祭(名單)是很諱莫如深的,以對殖民地台灣的戰死者來說,依據「吾皇未允」臺灣總督府提出希望將「因討伐土匪及防禦生蕃而犧牲的警察官吏」合祭到靖國神社中的提議,被1910年的「吾皇」明治朝所否決之後,台灣的建功神社和護國神社(今台北忠烈祠)入祀因公殉難者和治台有功的人士(包括台灣人)。

註四

北43,新北市升格前是鄉道。70年代,北43鄉道仍未修築公路,沿用多條古道,通往石碇、東勢格(平溪)和坪林等地;90年代的1983年進行整編,將坪林(鄉)「紫來」產業道路新增為鄉道公路北43線(參考:wekipedia)。北43,是養護公路和便於辨別網狀公路系統的代號,從白鶯石-東勢格,可通達坪林,全長大約將近20公里,路面平整寬闊。

註五

關於火燒寮地名的說法很多,我聽聞的其中一種早期火燒寮一帶...原是原住民的部落,後來平地閩人爭相來拓墾,將原住民趕往更深山的地方(閩人稱之為「番子坑」),往後原住民便找了機會前來偷襲放火報復,將新蓋的草寮全部放火燒的精光, 因此此地便稱為「火燒寮」。這個和原住民爭地有關的地名由來,一般認為可信,也說明這一帶在日治出期是統治勢力很難到達的地方之一。

註六

鑛務課,是台灣總督府殖產局底下的一個管天然資源的單位,主要掌管鑛務政策與相關法令的制定,以及地質調查,平溪這一代的礦產就是煤礦,日本時代煤業興,凡經該課調查過的地點/區域,都會設立三角點,稱為鑛產基石。臺灣在1970-80年代由於煤業和金礦業的逐漸沒落而停採封礦,煤礦沒落之後,其實整個平溪地區都面臨人口外流的問題。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