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代,在玉田里山腰處的三合院老宅「慶餘堂」,許多詩人在此聯吟唱和(註一),這樣的人文風景到了昭和15年(1940年),因日軍徵用(駐紮)舉家搬離廈屋後,榮景亦隨之不再。「慶餘堂」所在的山嶺,日本時代稱「少將山」,慶餘堂建在此山的北面,居高臨下面對著基隆港,視野廣闊,構築的宅第園林雄據山巔,當時規模宏偉;人去樓空後,遍覆冷清蔓草藤蕨,老樹攀附於頹圮的牆垣,連部分牆垣也荒廢傾倒,殘破不堪。華麗一時的廈屋雖依舊佇立,但不再是曾經的富麗堂皇,而僅有細緻典雅的餘韻任憑想像而已。

多數的基隆古蹟和「慶餘堂」一樣可惜,大致已頹壞並雜木叢生,僅隱約可見其輪廓...沒想到會有 一群年輕人,挽起袖子,讓老宅再現風華,著實令我感動。沒趕上元宵前的「梓桑文化祭」,趁梅雨鋒面短暫南移,雨歇回溫轉晴之午後,獨自赴古宅踏查。

照片 080-cover.jpg

慶餘堂。

前說

2014年中之前,許梓桑古厝還依舊被荒煙蔓草覆蓋,雜草土堆甚至擋住了去路,恐怕將被世間的人所永遠遺忘。

有一群熱血的基隆人卻沒有忘記她的存在,透過一個名為基隆青年陣線(Keelung Youth Front) 的網路號召之下,經過一連串的研究奔走,決定動身到古蹟現場打掃,並有企圖
的慢慢揭開這座古厝曼妙的身影,像世人宣告在熱鬧的基隆廟口的後巷裡,有一處大隱於市的古蹟和關於她的過往情事(註二)。

基隆許梓桑古厝活動DM-A.jpg

活動海報(圖片來源:基隆青年陣線)。

01-A.jpg

社團整理清掃的畫面(圖片來源:同上)。

3月1日梓桑文化季,吸引上千人參加,連許家後代也來了,看到人聲鼎沸,感動不已!(按:此段為新聞用詞,出處詳見註三,筆者當天並未親抵現場)。


----踏查紀實----

可能是基隆太近的關係,過午才從容、簡單地收拾,然後出門搭車。

搭區間車到了基隆車站,想說有一陣子沒從基隆驛搭車返台北了,車站月台旁竟出現一像船首的建物,牌掛基隆車站,我還以為基隆人會告訴台鐵,他們會想要選擇直接將日本時代的停車場蓋回來(真是想多了)。

照片 001.jpg

施工中的新站。

其實,前有高雄老車站之先例,高雄選擇把舊驛站保留為古蹟,不悖的在新的車站裡交通運作,那基隆人如果也認為把基隆驛蓋回來是很棒的做法,相信能成功興建的(當年日治時代的設計圖是否還在?),若然,未來基隆驛是觀光的一大亮點。

接續這樣的情愫,試圖到達現場尋找攝影師當年拍照的取景角度,從來都是登山愛好者和攝影趣味的追求者不墜的流行,最近的我也做過幾次,還順手寫過幾篇網誌。

先期所找到日本時代的基隆老照片(Taiwan Pictures Digital Archive - keelung),最有名的莫過於基隆火車站及郵便局這兩大經典鉅作。

很可惜的,被譽為「國之門戶」的基隆車站,是一棟磚造的鐘塔式建築,洋溢歐洲情調,至1967年被改建為今天的基隆火車站;

照片 001-A.jpg

按:新站體有網友謔稱是「炸雞桶」,新的是炸雞桶,現存的為「棺材監獄」,意思都很醜,不過把我逗樂了(冏)。

另一棟位在波光粼粼的田寮河畔,日治時代的舊郵局(基隆郵便局,位於仁一路和愛三路的交叉口),其尖塔建築成為當時地標,後來基隆郵便局遭美軍炸毀後遺留殘構,漂亮建築部分被摧毀,最後在1972年於現址改建為現在的基隆郵局。

基隆郵局-A.jpg

上 & 下的基隆郵便局老寫真來源:Taiwan Pictures Digital Archive - keelung.

老照片-基隆郵局.JPG

舊照拍攝點位在日新橋邊"內山館"舊址附近拍攝。

map-O.JPG

地圖資料來源:http://blog.udn.com/chenkwn/4415406

在長期藍色執政下,基隆那麼多少年下來,被另一個在中台灣的雲林縣常做出文資保存政績的比較,從建築美學和人文資產的保留上,看出高下差異了呢?

這個當下,眼前的一磚一瓦與一幢屋、一座橋都無法再散發出這個古老歷史的港都獨有的典雅氣息,一百年前的基隆景緻豈是如眼前這般的景緻呢?

不禁想反問,為何要拆掉那麼美的火車站?基隆現在又剩什麼可以拍照取景呢?

端看此時呈現眼前的那些市景,人類的有心細琢出的山河或建設,比起因歷史造成的無常,顯得更脆弱不堪,對吧!?日本人原以為能在這裡建立起一座屹立恆久的都市,卻無法抵抗人類自身塑造的命運,接續著政權是否也是類似的命運?

由於與舊照年代擦身而過而感到些懊悔,然想起這次能夠與前人視野取得那麼一些些的交會,並藉此懷想當時的景況,其實也很滿足了,同時,來日將會展開這樣的行程拜訪,也預告著會繼續尋訪著前人的腳步而許諾。


----大隱於市的文化地標?----

許梓桑古厝,還真的隱藏在熱鬧的基隆廟口的後巷裡。一般引導從奠濟宮旁玉田里的小巷,拾級而上,盡頭就是古厝之所在,小巷也為紀念對市街的貢獻,而名為「梓桑巷」(註四)。我不是從這個小巷道進入,而是從仁三路23號的小巷進去,一樣拾階而上...

照片 012-入口.jpg

從仁三路23號小巷進入。

照片 017.jpg

 登臨洋樓的樓梯之一。

照片 019.jpg

一樓的正中,有一面簡要又高明的鏡面說明牌。

照片 022.jpg

古厝的一樓,牆面黏著一張石椅。

照片 023.jpg

  

照片 025.jpg

 一樓的室內一隅,看似衛生間。

照片 026.jpg

一樓室內另一隅,應原有樓梯通往二樓。

照片 028.jpg

廢墟無誤。不過,這樣看基隆挺不錯的。

照片 029.jpg

 屋頂,鋼筋外露。

照片 030.jpg

現今的地址是玉田里愛四路15號。

照片 031.jpg

 另一端的樓梯;門牌就在地下室的入口?

慶餘堂是座閩南式三合院建築,要從二樓才看得出來。

照片 035-W.jpg

其正房(正身)面北,東西各有廂房(護龍)組成,由於正堂面北迎風,易受東北風雨侵蝕,長年不住人,壞得更是特別快。

照片 038.jpg

古厝建築為磚牆結構,地上二層,地下一層,看似高聳的洋樓;壁堵裝飾著許多特別燒製的花鳥彩色磁磚(殘構散件),搭配中國傳統式圓型竹節窗。

照片 039.jpg

磚塊用的是大塊的TR磚,木頭據說用的是福州杉,牆上的窗櫺還有很漂亮的石刻(泥塑?),原來應是漂亮氣派的一棟建築。

照片 046.jpg

有花草庭園的露台。

照片 076.jpg

 

照片 049.jpg

 正堂內。

照片 050.jpg

 正堂內-牆側。

照片 052.jpg

正堂內-牆側。

照片 059.jpg

 正堂內-牆角石柱珠。

照片 065.jpg

  

照片 043.jpg

通往主臥房?以左為尊(左青龍)。

照片 066.jpg

  

照片 068.jpg

大塊的TR磚。

照片 080-A.jpg

 左右護龍。

照片 072-九丁榕.jpg

滿地的九丁榕果實。

照片 073.jpg

 由二樓往地下室的階梯拍,見到牆面上已經難得見到國府標語,很愛這個貫穿時空的角度。

照片 074.jpg

二樓和一樓間原有的樓梯通道,現用木板蓋住,否則有直接掉落之虞。


----基隆官道----

仁愛區愛三路49巷,寬度僅3.5公尺,在清朝屬於官道等級,稱為「清官道」(註六)。隱身於49巷弄中的福德宮,建於清道光29年(1849年),已有161年歷史,廟宇雖然不大,而且經過翻新,但在形制上還是能看出是棟有歷史的信仰中心。

照片 083-基隆官道.jpg

愛三路49巷的清官道。

廟坐落在3條巷子的端點,以廟為中心的每條巷子,商業曾經是發達繁榮,路人在狹窄的巷弄內摩肩擦踵...

照片 084-福德宮.jpg

早期基隆最大的土地公廟。

照片 086.jpg

 廟坐落在3條巷子的端點。

古官道在仁愛市場,也就是市區內,順著巷弄我走近一家麵攤,看見喜歡吃的炒麵和炒米粉,就各半的來個一碗,外加點了豬血湯。

在踏查過程中,點小吃點心,不一定全為了填飽肚子,也可以順便和當地人聊天,多少知道些鄉土和民情,坐下來吃她們賣的商品,問得更理所當然。

就在吃著炒麵喝著湯的同時,聽當地人說基隆新車站快啟用了。我還想知道為何「基隆的鬧市裡都不見貼門牌」的事,她們說的理由一直跳針,聽不清也不明所以,似乎是習以為常,或許我居住台北這樣的都市太久,太過於將門牌視為找路的效率吧。

最後,她們告訴我可以順訪「少將山」。


----少將山----

其實,沒有「少將山」這個舊地名,當地人稱為「少將腳」。

基隆市區內愛四路一帶,當地人則習慣叫作少將腳,巷尾則叫「少將頂」。主要因日治時期此處建有基隆要塞司令官邸,司令多為日本少將以上軍職,故今所以有「少將腳」、「少將頂」的名稱;而許梓桑先生就住在北麓的宅院,日軍將領到防區就任,還要恭敬訪視許區長,基隆少將山上真多這種送往迎來的事。

照片 088.jpg

仁四路19巷?

原要塞司令官邸大概建於1910年代,紅磚假石環帶,傍有四角高塔洋式建築,相當醒目(無老照片);然已於二戰中遭美軍空襲而炸毀,現山頂已改建成一批公寓建築,毫無遺跡遺構可看了。

照片 089.jpg

「少將頂」。

照片 090.jpg

  

第二代基隆要塞司令官邸.jpg

基隆要塞司令官邸圖 (圖主:鄭培哲,特別感謝凌宗魁老師的分享。)

 


後話

基隆這麼有古蹟風韻的地方,要說這個海港城市的文化地標,真的輪不到許梓桑古厝。目前,委請基隆市府管理活化再利用此古蹟,對基隆是來說是個契機。

2005年有白米甕附屬遺構事件,近期在中正路的要塞司令部將校官舍(註七)又岌岌可危。我的確有一種「在地人都不在乎、基隆在地人少數會重視文化資產」這樣的印象。

同時,的確並不全然相信,長此以往,當地的護文資社群(如果基隆有的話)與過去「去日治」的政府間沒有過糾葛,而是這一個歪斜的政府機關架構有些地方真的莫名其妙:

歷史建築被指定為古蹟,卻任其荒廢頹傾,原因是土地產權不在市府,即使對地上物加以指定,不待市府規劃留存,已被其他部會將其出售,徒留下地上物的尷尬,真是令人瞠目結舌的文資組織運作。

往事已矣,來者或許可追,在基隆,文化局保留古建築是沒有心,那基隆市長官邸的和風新翻屋卻很積極的完工了,「少將山」真的很多送往迎來的事呀。

 

註釋

註一

許梓桑古厝大約興建於日治時代昭和六年(1931)左右,為日治時代台灣基隆地區聞人許梓桑所建之洋樓。屋主 許梓桑(1874-1945),字迺蘭,號德馨,生於基隆新店里。早年喪父,由母親胡氏扶養及長,拜入基隆唯一舉人江呈輝門下,即課讀詩書,好漢學。原擬渡海赴福州參加科舉,不意逢甲午敗戰,乙未割台,未遂其志。日治後,率先創辦「國語訓練班」,自己也積極學習日語,青年才俊的許先生於明治三十五年(1902年)被任命為基隆區區長(如今之市長位階),街長協助政府推行政令。於日治時代末期鼓吹詩學,氣宇非凡,其所居住的「慶餘堂」廈屋,即現今之古厝遺跡。

許先生像.jpg

許先生(圖片來源)。

其實,許先生最早並不是住在「慶餘堂」三合院,而是定居於市區「新店街八番地」(1909年時),因明治末期改正市區而拆為改築港地,直到晚年方於玉田里山腰處建屋居住。


註二

2015年元宵節前的3月1日,由基隆青年陣線(Keelung Youth Front)所舉辦的許梓桑文化祭內容摘要:
宗旨:藉舉辦「梓桑文化祭」,凸顯此基隆的文化地標,共同建立起屬於基隆的文化與市集的聚落。
這該社團規劃的文化祭內容有:
-文化市集
-精彩演出
-親子活動
-找尋古老官道
-古厝導覽
-雞籠古厝攝影展
-其它。
他們稱為:基隆最隱藏版的幽靜古蹟。

註三

相關新聞,請見網址:http://vision.udn.com/storypage.php?ART_ID=5313

註四

基隆的鬧街不愛掛門牌,是我這是踏查所發現的事。在基隆,即使有文化地圖,也難按圖索驥絕對不假;我特別佩服基隆的郵差,再沒有標貼門牌號碼的鬧市,還能準確的投遞信件無誤。我不是郵差,只是一個外地的訪客,真的沒有發現被命名為「梓桑巷」的名稱或門牌號碼(只有「愛四路2巷」),連Google map也找不到「基隆市 梓桑巷」,所以,我寧願相信只是當地文化界或文史工作者之間傳說的命名而已。

註五

九丁榕,常被種植於村里之中,以它的枝葉形成天蓋,提供了茶餘飯後談天說地的最佳場所,是種生長較慢,質地堅硬的榕樹,木材不易著火,早期常拿來做為製造樟腦時用的蒸槽或茶箱、器具等,也非常適合拿來製作砧板。枝葉繁密,抗風力強,因此早期的住民便把它們稱為九重吹。氣生根、支柱根、板根、幹生花、纏勒這些特異功能,都讓它們在熱帶、亞熱帶環境中的競爭力大為加強。為桑科榕屬的植物。

註六

所謂官道,除了是官吏的馬和轎通過的路外,在這條「百年官道」它也是當時的繁忙交通要道,現在看來它不過是3.5公尺的小巷子,但百多年前可是不折不扣的「大道」。

註七

為了區別,本文將基隆中正路230號上的「中正路李宅」稱為司令官舍:

大沙灣山腰的基隆要塞司令官舍,是基隆地區1930年代基隆地區軍事要塞建築群之一。這一帶原來有超過20間各種日式宿舍,近十幾年來很多都消失了。較重要的是基隆要塞司令部將校官舍。其中稱為「中正路李宅」的基隆要塞司令官舍,日本時代原是日籍木材商社長流水偉助所擁有的私人住宅,建於昭和六年(1931年)。因少將嶺的司令官邸被炮擊損毀,要塞司令部官邸才遷到流水社宅,昔日的海軍將領宿舍曾經有一位基隆要塞司令住過。戰後,為軍眷李姓商人取得並居住,因此又稱為「中正路李宅」,已經有84年歷史,一度為文史工作者聚會場所,經於2001年指定為市定古蹟(已有14個年頭)。附近半公里處還有校官眷舍,兩處古蹟於2014年12月被放到垮的畫面經媒體曝光,門面幾乎都倒塌,文資處境窘迫。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