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Eddie最近又「團聚」了,接著有了這天北埔的祭母行。回新竹都城時,他「順道」帶我去看「太子宮」?我以為是竹北妃雲府的太子宮,原來是麗池畔的高級料亭。

他口中的「太子宮」,應該是1923年皇太子行啟期間於新竹州的行館-「自治會館」(註一);湖畔的庭園日式建築群,於稍晚的1930年代初期經營,才是他以為的「太子宮」。我沒有藉文向他逞能的意思,但越是想把遊記寫得雲淡風輕,卻反倒找出一堆有關的資料來讀,邊寫邊讀,就欲罷不能了。

照片 056.jpg

麗池水榭和湖畔料亭。

有段時間,我很常去新竹,可是又沒有城市的記憶,和「住慣了一個城市,生活圈卻來來越窄」的道理相通,去的次數頻繁了,反而就只有做那些該做的事,記住那些該記住的,沒去過的,沒有人說會怎樣。

孩童時,父親在新竹擔任警職,倒是常被帶來新竹公園遊玩,新竹動物園就成了孩童時常去的地點。我知道麗池,但當時看來像不流動的護城河,且樸拙得很,池水又會發臭,應該是水域生態學說的優氧化現象;有些地方是到不了的,例如父親說過島上有軍營,軍隊駐紮的地方(是指行館的周邊的軍管區),我們沒法去玩(註二)。

印象中,我在動物園的很多照片,都是父親拍的,現在都已找不著了,有點遺憾自己過去不會留舊,現在手邊空空,真的少了那個年代寫真的輔佐,在這空口說白話。

真的不曾記得和父親有去過新竹孔廟。

大概是他的習慣吧,總走道教的廟祈求平安福運;要是讀書要大考前,他會帶我去中苗街上的文昌祠(註三),因為父親說:念高中上中央警官學校(警大前身)都是靠文昌爺保佑的。

所以,雖然新竹孔廟已遷建完成,但我斷定他不曾帶我去過,連提都沒想跟我提過(不疑)。

這次,經Eddie指出,新竹孔廟「很老,是日本時代就有的。」我就特別感覺有興趣一瞧了。(我梳理文獻之後知道,當時他又說錯了!)


----關於「湖畔料亭」----

當年,無法去的自治會館,和滿佈落葉垃圾,任其腐敗發臭的新竹公園 麗池,在日本時代是周遭環境優美,可以泛舟的景點,這一點可以想像?

恐怕連我父親的生前際會,都沒能見到的盛景貌,我對新竹公園的那比鼻屎粒還不如的奈米記憶裡,能想像些什麼呢?

我能想像的,自然是湖畔料亭的空間風貌,和當時濃濃覆蓋過的眷村味吧!?

基於,經歷可以輕易的引導人去學習「組裝」沒有經歷過的事物...

雖然沒有親眼看見那些日本庭園當時的樣貌,自己手邊也沒有留下舊的照片,好讓人服氣,我唯一還能拼湊出的一些想像,完全是由外祖父任職新竹客運站長時住過的日式宿舍,

(按:我是像「行灶咖」一般的去過很多次,直到他退休轉任遊覽公司董座,那時,我只能在台北的公寓裡和他見面了。)

還有,把這種不同時空的經歷,組合在當下,拼湊出這裡是眷村的氛圍反而比較難,雖然我在孩子出生前住過一陣子桃園的眷村...

至於『湖畔料亭』(原名)這麼古的文化溯源,連我的祖父輩都不一定親身經歷過這些奢華,當然不必當自己可以輕易的靠個「日本錢」就能回到從前的那種小說家,胡亂編一齣動人的愛情神話"Some Where In Time"(瞎說的一部有年紀的電影),當然是靠"谷歌"來的資料(註四,貼在我的註腳)。

直到我走進了現場,原來這裡很像自己在北投工作時的那間日式和屋...


----現場實記----

接近麗池,由公園路(下車處)走九曲橋,走上一段台階後到了湖中之島的中央地帶...其實,這中國江南庭園式的曲橋,其中一段切進獨立島的邊緣,再以橋梁連接末端的陸地,錯覺是,讓我以為最後踏上的陸地,是湖中島嶼的中心地帶。

新竹公園平面圖(部份).JPG

上圖經筆者簡化後標註。資料來源:新竹公園平面圖(部分)。

池水不覺得臭了,麗池中有數對雁鴨(綠頭鴨);池水中有錦鯉悠游,假日裡吸引不少親子前來。

照片 057.jpg

往左走,看到每一棟座向不同、大小不一的群落和屋,四棟和屋間似乎採隨機排列的方式,不算離散的靠著,營造出互搭又錯落的整體美感。

照片 002-A.jpg

錯落的和屋庭園建築群。

照片 005-A.jpg

現在這裡的每一棟和屋,其屋頂黑瓦看起來都很新的,鬼瓦也更新為近作;有些古意的,是連接A棟和B棟間的石橋,仍保有日本時代的式樣風貌(A棟現址原為湖中的小島,與B棟相對望)。

照片 012.jpg

 石橋。

其中A-B間有舊的石橋連接,和舊照的樣貌相符;靠動物園端圍牆和屋周邊地面搭配日式庭院的元素,做出宛如日本的庭院的氣氛。

新竹公園.jpg

  

照片 017.jpg

 

照片 008.jpg

枯山水。

照片 006-石柱珠.jpg

 石柱珠?

置身庭園中,想像當年這裡作為高級料亭,招待著日本人及新竹地區的富買巨商,各棟屋宇在當時,扮演的功能和角色應該不同:

大些的空間,是作為宴請賓客的廳室;另該有一間,是有配膳功能的廚房,還有員工的宿舍、提供支援服務人力的房間等等。

這些功能,為何我非常了解呢?

因為場景太像我在年輕時在北投,管理過一棟湖畔的日本式老建築,只是我們不稱為『湖畔料亭』,不過一切真的都像極了(註五)。

和屋裡,都有人做著營生,商品乍看之下都不脫離與手作、玻璃兩者相關,倒和1931年的高級料亭無任何相關了,我沒有進去任何一間和屋內,因為這些商業活動並不吸引我。

照片 016.jpg

 我不喝咖啡。

照片 010-撫箏藝人.jpg

撫箏藝人,例外。

倒不是說...這裡的文創有什麼問題,或者與高級料亭脫勾有什麼不對,只是我們都會明白,這樣讓這些房子裡有人氣,人在屋內活動,自然的生活作息裡,發出例行的聲響等等,都是在延續著老房子的壽命,是個對待老和屋的好方法;這樣說,其實就是...拿文創的商業活動換讓老房子存在,並得到互利的另一種說法。

不過,最近同樣在新竹,這類的老房子群落,又成了地方和愛老屋族群的討論話題。很多時候,在公部門的行政效率、政治態度、不明確適用的文資法律和利益團體[改建的建商、住戶的權益、愛老屋保古蹟社群等等利害關係人(Stake Holders)]之間,要進一步作為的同時,或者說在等待處理的那個空檔裡,妾身不明的老房子一面繼續的毀壞(這裡發生過的真實案例是空軍十一村的眷戶搬走後,其中一棟於1997年底遭祝融之災),一面又可能衝擊到利害關係人的現實利益。

終在21世紀來臨前(1999年9月),眷村住戶全部遷出了,土地所有權含地上建物,從國防部移轉給到地方政府新竹市的手裡,官府規劃了現在整條街都是玻璃藝品展覽的場所。

照片 021.jpg

製作玻璃的show。

這座公園將於明(2016)年屆滿百年(註六),時間一直在如水般的流動,我的記憶如漂過水的宣紙般被漂洗得殘破但純淨。

我對於這裡來說,根本微不足道,但對我這天重遊新竹公園而言,來此的意義不是為了懷舊或追憶什麼,心境上比較像是某位日本作家<雜談>裡說的:『年紀大沒有什麼好處,只是把細微處對照出來(看出來)了;以前沒想到的,現在想起來了。』(笑)


----孔廟----

我稱這一次是竹塹城的老派約會,新竹 孔廟算是一個新點,祂不是日本時代就站在這裡的。

新竹市孔廟及最近很夯的「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同於2010年才登錄為「歷史建築」(最積極的界定為預作古蹟的候補)。

孔廟早年興建於清嘉慶年間(1817年),原址設在今成功里、中興百貨到國際戲院間;我看過1920年的寫真,是重檐歇山式的漂亮建築,可惜不知哪個年歲被拆光了。

根據手邊的《攻台圖錄-台灣史上最大一場戰爭》,遠流出版,書中有張(P74-75)跨頁的老照片:

1895年日軍在孔廟召集軍伕講話情景 (p-74-75).JPG

1895年,日軍攻陷新竹城,暫借孔廟當成兵舍(新竹守備隊使用),這張書中跨頁的照片為日軍向軍伕講話;內還有一位《紐約先鋒報》的隨軍記者的留影。

孔廟舊址大成殿周圍的名宦祠、節孝祠、東西兩廡,於日本時代曾充作新竹公學校教室使用,有所損壞。現在中山公園(即新竹公園)左側的孔廟,是1957年重起的。

(按:一說此廟為拆遷,好吧! 沿用了原拆遷下之石材及橫樑...就算孔廟是拆遷的,經過拆遷,早已無原貌與規模。)


----踏查實記----

新竹公園内的何國華先生(註七)贈送動物紀念碑。就碑的造型看來,應是日治時期留下的某個碑(再利用)!?

照片 035.jpg

孔廟格局中軸線上的第一座門應是欞星門(註八),如台北孔廟是一座四進兩護龍的廟宇建築,特別留意觀察了新竹孔廟,沒有櫺星門,門釘是設在大成門上,仍配享最高的一百零八顆門釘,排列方式同於台北孔廟的欞星門。

孔廟平面圖.JPG

自繪的孔廟平面圖。

大成門的建築形式為單簷硬山造型,簡單質樸。大成殿中門平常並不開啟,只有逢祭孔大典才會開啟。

門前有泮池(風水池)。兩側連接廂房,此作為仿舊的名宦祠、節孝祠。

照片 036.jpg

左右各有螭龍團爐窗,圖案如一香爐,細算可數到螭龍八隻。

石鼓,置放於櫺星門的中門,功能是用來抵住門柱,防止門柱鬆動。

照片 037-抱鼓石-A.jpg

左右石鼓。

照片 040.jpg

 大成門(壁畫)。

照片 041.jpg

中門有一對石獅,左雄性,右邊是雌性的。

通過大成門,進入大成殿和東西兩廡。

照片 042-新竹孔廟大成殿-A.jpg

大成殿。月台低矮,簡樸不奢的孔廟調性。

殿內正中祀孔子神位,亞聖及72賢分祀左右。

照片 043.jpg

西廡和大成殿廊柱。

照片 044.jpg

大成殿內。

照片 045.jpg

丹墀前望大成門(內)和前埕。

照片 046.jpg

東廡內奉祀先賢牌位和禮器(部分)。


文末,附帶一提的市立動物園:

動物園創立於1936年,是台灣目前自日本時代以來僅存的三座公立動物園的其中一座。我沒有入內參觀,只在門口看看它保留下來的日本時代遺風,洗石外觀的門柱仍是昭和初期的建築風格;園內另有新竹神社的遺構。

照片 058.jpg

昭和遺風。

照片 059.jpg

洗石子雕花與裝飾。

照片 018.jpg

日本時代遺留的防空洞。

回台北的車上,讀著帶去的《村上春樹 雜文集》,這本收錄在書裡頭的每則龐雜記憶,竟從1978-2010年,從頭細讀後似乎沒有想像中那樣「雜燴」(廢話,有人編排過的嘛),但當我讀到〈關於音樂〉(P78開始),裡面有太多不熟悉的音樂人,翻譯後艱澀難懂,我換著想...子漁樵於江堵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好了,想著想著最後睡著了...

再遊於麗池,心中有如看過文赤壁之後的清風明月,再沒有橫槊賦詩的豪情壯志了(悟)。

醒來的時候車剛行過板橋,每個進入車廂中的人都拎著淋濕過的傘,我知道當我從捷運站走回家時,撐著傘拎著為女兒從新竹買回家的點心,有一點點的艱辛卻是一種小確幸。


註釋:

註一:

1923年日皇太子訪台,特於麗池畔興建會館,供來訪的日本軍官使用。

事實上,依據日本「裕仁皇太子」台灣行啟真實的行程,4月19日上午皇太子便抵達新竹州廳,結束新竹州訪問行程後,又於當日上午11時30分由新竹車站發車,前往下一站台中州;於16:35入住台中御泊所。顯然,皇太子並有沒有住過該行館,但地方州廳事先預備了供他的隨行官員下榻的地點,稱為「招待所」(今玻璃工藝館的前身是「自治會館」,由當時的招待所擴建而成,啟用於1936年)。其中「招待所」(即「自治會館」現址)供台北來的高官入住外,而一般台灣民眾則投宿在台人開設的「新竹大旅社」(火車站斜對面,中正路與民族路口)。塚迺家、田中屋、新竹旅社等三家旅店。

註二:

當然是戰後,起初這裡先有國府空軍醫務隊駐麗池邊,接著不久的1950年代,成為「空軍十一村」,成了高階空軍飛行軍官的官舍。我當年之所見,是60年代的末期。

註三:

國家三級古蹟-苗栗文昌祠 。 

註四:

湖畔料亭,原是日本時代日人開的宴飲場所,有許多日本人及新竹地區的富買巨商常到此交際宴會。據聞也曾經是大戰期間,神風特攻隊在出任務之前的「絕命溫柔鄉」,也是韓國籍慰安婦駐點之一(散見於網路資訊)。

註五:

雖然,我離職很久很久了,但關於那棟北投日式屋的一切,還是讓我保留吧!

註六:

大正五年(1916年),新竹州規劃建立公園,遇一戰爆發,州廳於1926年才完工啟用,當時園內就有公園內有麗池、大運動場、游泳池、兒童樂園等,提供市民休閒使用。

註七:

何先生於1957年贈新竹動物園小熊,那年造成的轟動,不亞於現在木柵動物園的熊貓。何先生本籍新竹,是當時居住於日本(大阪)的旅僑,其後陸續有捐動物給園方,此碑係1965 年立之。

註八:

孔廟欞星門,是進入孔廟大成殿之前的第一門。欞星,傳說是天上的文曲星,對孔廟來說,把孔子比作文曲星而名之,但「欞星門」並不是孔廟所專有的。欞星門上是不畫門神的,釘門釘,門釘有一百零八顆,分別代表三十六天罡以及七十二地煞,執行門神的任務。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