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於明治28年(1895年)6月中旬在臺北舉行臺灣總督府的「始政式」,他的總督府是設置在清領的布政使司衙門內(註一);其後的兩任總督幾經輾轉,仍是沒有個象徵帝國宏偉的建築可以作為台灣總督的住所、宴請賓客、皇族等等的地方。

自兒玉總督1899年開始策劃總督官邸的建設,同期拆除台北城牆與台北大天后宮,1901年9月完工,稱第一代總督官邸。現存的總督官邸建築,為1913年改建完成的定調。

照片 015-cover.jpg

台灣總督府官邸(西南隅)。

從昭和10年(1935年)版的大台北鳥瞰圖 (局部)來看,在旭町(今東門一帶)以西,文武町以東,臨敕使道(台9線,東門圓環)上的狹長形地帶,北面單獨的一塊是總督官邸;南面則是「督府官舍」。現在的總督官邸,還是作為招待國賓、晚宴的地方,名稱是台北賓館。目前每個月有一個假日開放參觀(註二),早已無安全檢查,亦不查驗證件,外交部安排於開放時間內有不同專業的人員導覽,同時開放室內拍照。


----踏查紀實----

在館前路正對「舊台北車站」的另一端,就是國立台灣博物館,也是二二八公園在襄陽路的入口。台灣博物館正門上方大面山牆裝飾有華麗的花葉紋飾,和巨大的多立克柱式古希臘的列柱風格。

照片 001-W.jpg

小時候來台北,頑皮的將銅牛當座騎,當然騎於牛背上的時候,不會知道它來自圓山的臺灣神社(只知道圓山有動物園)。

照片 003-西側銅牛.jpg

以我拍到的西側銅牛來說,其材質是青銅,雙眼皮,在1937年由在臺灣的日本商人川本澤一鑄造,獻納給台灣神社的。戰後,1949年又被轉贈給「台灣省博物館」(博物館前身)。

若有興趣仔細比對另一側的牛,還可以發現很多的差異(容略)。

我來過二二八公園已不計其數,主要集中在2007-2009年間,由於在附近的博愛路工作的關係,午間有閒就會過來。

這裡是一切如常,有些事物其實都見過,只是當時的悠悠閒散不以為意而已。關心日治期的事之後,發現地景的背後都有故事,而且篇篇精彩,見山不再是山了,開始用心地去體會這些曾經歷歷過目的事物。

根據上述史實,1913年,總督府執行「市區改正」後拆除台北大天后宮(博物館現址南側水池);並於台北大天后宮原址北側興建前任總督「兒玉·後藤」的紀念館,時任總督為佐久間 左馬太。

同樣為了「市區改正」,此刻遺留台灣相當數量的巴洛克風建築,也就是當時由日本人所引進的,包括這天要去看的總督官邸。

台北賓館(當時為台灣總督官邸)的建造地點與改裝時間與天后宮拆建年代、地理位置,都十分吻合。我得先看同期被拆掉的大天后宮(註三)還剩下些什麼?

照片 004.jpg

大天后宮的遺址和一些石柱珠之外,總之是些遺構,散落一地,僅供憑弔。

對於古蹟來說,和台北城牆一樣短命的台北天后宮,被後朝(日治期)拆了,若我心裡還想幫著說其合理性,未免矯情,便默默往「黃氏節孝坊」方向走去。

照片 005-1.jpg

節孝坊。

照片 007.jpg

1975年,由日本群馬縣高崎市贈送的「杏壇」孔子像。


----總督府邸----

從入口東南面接觸到此文化地景,很自然的走入前庭園從南面噴泉拍攝它正面的宏偉。

照片 018-1.jpg

巴洛克的建築,其特色有廣場、庭園、噴泉(雕像)等的搭配 ,裝飾華麗,古典的、幾何樣式的、曲式、曲線協調並用。

位址選定在台北城的中心位置,鄰近總督府,與核心的幕僚官舍、衛戌部隊(敕使道以東的旭町有山炮隊和步兵第一聯隊)的駐紮營區也很近,是文通武嚇的絕佳位置。

其實,「市區改正」和「建築改造」(台灣家屋建築規則)是治台手法之一,日本對於形象建物的塑造,同樣是不遺餘力的。主要運用後文藝復興、後巴洛克式建築的特色在台灣的宏偉官方建築上,以企「建立帝國形象」,實現把台灣「歐洲化」,讓萬民瞻仰帝國的偉大(註四)。

因此,拆除的城牆石(註五)做為總督官邸的建築用材,還包括從英國進口維多利亞磁磚(透心磚)和壁爐,和塑造高貴迎賓廳舍用的台灣神木級檜木建材等。東京帝大畢業的近藤十郎為設計者,採和洋混合形式,第一代總督官邸完工了花費21萬多日圓;這棟建築物為敷需求,之後經過改建,續由建築師森山松之助接手為總司營繕,花費15萬日幣,整建的這段時間總督就暫時搬到臨時的官邸,一直到1913年3月31日改建完成為止。

花費如此巨大,可謂「不知皇室居,怎知皇室恩。」(後記二.)

從西南角看「馬薩式」屋頂很清楚,其高聳的通風氣窗施做於灰色的石板上,再鑲嵌在銅皮的包邊裡,每個柱腳再飾以花草,華麗典雅。

照片 019-東南角.jpg

由東南角看二樓陽台成排的「羅馬雙柱」(大柱式),每支軸心為鋼柱,以磚合圍,再覆以仿石造外觀,工序繁複,是第二帝國風格的法國宮廷式建築。

照片 059.jpg

南面的希臘式山牆,在台博館剛看過,總督官邸又再出現,相信是森山松之助喜愛的建築元素之一吧!

照片 002.jpg

台博館的希臘式山牆。

照片 074.jpg

官邸的希臘式山牆及南面的玄關。

天雨,由入門玄關踩著紅地毯,進入一樓的內廳...

高聳的中央大廳,氣派非凡,在大廣間仰望,四面白色如貝殼光澤的漆面壁是「漆喰壁」工法(註六)。內部改建如櫸木拼花地板、維多利亞磁磚和壁爐(英國進口)、毛絨地毯跟絲織窗門簾...所到之處皆是華麗的灰泥雕塑及裝飾。

在一樓地面和外邊陽台地面上鋪滿的是透心磚,來自英國維多利亞的透心磚,不會因磨損而掉色,逾百年永保色澤鮮活;見證這鋪於日本時待的進口地磚,時至今日,顏色依舊非常艷麗。

照片 021.jpg

華麗的泥塑裝飾,正是巴洛克的代名詞,花葉、水果,中央鮑魚勳章飾加上鍍金,感覺作工精細而複雜。

援木樓梯扶手上到二樓前的樓梯間,牆面有巴洛克式花葉雕飾,挑高處掛著一盞水晶吊燈,閃耀輝煌...

照片 047-下樓的吊燈.jpg

金箔纏繞細腳紋路的壁面和垂吊水晶燈。

不過,我有興趣的事更多的細作,包括門把、絞鏈、落地窗的把手、窗的金屬配件、單盞吊燈、甚至木門框上的小件雕花、樓梯扶手把頭的雕刻,都深深吸引我用微距去取景。

照片 028-A.jpg

 

照片 032-A.jpg

左下圖:木質欄杆,方柱和上方獎盃造型組成。

現在的一樓空間分劃,定調於二次改/擴建的森山松之助,一樓東廂為會客室,西廂則為宴會廳,主要是行政上接見外賓、宴會社交的功能。

上達二樓,從二樓川堂可通往各個空間:包括總督的家居空間、寢室,以及接見會客的場域。

照片 046-鑲嵌彩色玻璃.jpg

川堂一面的鑲嵌(彩色)玻璃。

北面為會客廊道,通往會客接見的場域,還區分男和女的接見接待室,男女有別。

在大客廳裡,可見高聳的羅馬柱,柱頭雅緻的螺紋與有各種充滿台灣風情的裝飾,如象徵豐碩的海洋和台灣各種物產的泥塑花、果、葉雕飾於其上;門簾上高掛的梅花鹿頭雕飾,原來也有一段典故(註七)。

整間大客廳都是美術品。

照片 039.jpg

角櫃,利用空間之作,係原件保留。

照片 042.jpg

典雅燈飾。

官邸內有17座壁爐,每一座都不相同。其邊框使用的大理石,全為進口;壁爐下方使用的英式磁磚,立體浮雕的花鳥皆不相同,裝飾華麗。

照片 085.jpg

壁爐。

照片 081--壁爐前屏風.jpg

壁爐前屏風。

原有和壁爐配對的屏風,但僅留存一座在夫人寢室內,餘皆散失或遭毀壞。壁爐下邊有兩個供水壺保溫的水壺架,堪稱巧思和實用,想想以前台灣的冬天是有多冷呀!?

從二樓的空間配置上看,其東西兩邊是重要官員的私人使用空間。

總督官邸是一棟二層樓的建物,卻有一通往閣樓的旋轉樓梯,它的存在確實突兀,不僅和二樓的整體格調不配搭,容易略過而走過去了。

旋梯,是從日本海軍的軍艦上拆卸後移過來組裝的,提供於行啟期間的裕仁皇太子(註八)通往閣樓的露臺,向民眾揮手致意使用。

仔細看到樓梯的基座,因銜接上的落差,還墊了一階。

雕刻裝飾櫃:四角雕有寓意「松鶴延年」的瑞禽;四面雕有不同的日本風景,包括巖島神社、嵐山渡月橋、日光神橋、日本第一的富士山,據說是總督放天皇任命詔書的放置櫃。

照片 076-任命詔書放置櫃.jpg

雕刻裝飾櫃。

總督寢室的天花板和主角都特別奢華漂亮,留意每一面木牆,都是台灣千年級的神木所裁切裝潢的。

但這間總督原寢室,於1923年的那次皇太子行啟活動御駐之後,沒有總督能再使用,含田 健治郎末期-安藤利吉末任總督為止,都移居與洋管連通的另闢和館起居室。

二樓還有另一寢間值得關注,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妃來台憑弔亡夫(註九)時住過的寢間。

特別之處,是唯一留下固定式衣櫃的房間,這間的壁爐也經過特別改造,即在原壁爐上裝有梳化妝櫃,對照其它的起居室,這間由客室改為大妃用的起居室,的確令人矚目。

照片 050.jpg

固定式衣櫃。

照片 050-北白川宮王妃.JPG

親王及大妃像。

還有,擺放一組與總督官邸無關的桌椅傢俬,館方說:它的價值在於,這是1885年,袁世凱任任清國駐朝鮮總督期間,從韓國購辦來的,原置放於南韓駐台大使館(忠孝東路),斷交後從由外交部交涉,寄存台北賓館至今。

照片 051-無關的袁贈傢俱.jpg


----和風後院----

總督官邸的前庭景觀園是西式(巴洛克風格)庭園,而後庭景觀園則是日本式迴遊式庭園,簡稱為和風庭院。庭園內的構成元素包括小拱橋佈置、枯山水、涼亭、石製庭園燈籠等,應該是台灣當時最早的人工造景和式庭園。

照片 063-心庭園-A.jpg

草書「心」字形的湖泊。

周邊的林木植栽,是由北投移植的500多種不同的台灣樹種,由專人照料修剪,其奢華的日本皇家風情,與南面的西式噴泉庭院截然不同,置身庭園之中令人身心舒暢。

照片 069.jpg

 

照片 070.jpg

  

照片 064草書-心.JPG

心,草書墨跡。

最後一站是一樓西側的宴會廳,我的所有資訊都是擷取於宴會廳中播放的影片簡報。在影片開播前的十幾分鐘空檔裡,我看了宴會餐廳的鏡框上的皇室菊紋雕飾,整間廳堂散發著檜木的香味,濃郁清新,讓人心曠神怡;

牆面用的是最大直徑的檜木縱切組裝成的,是來自台灣深山中的特產;同時也發現了在古蹟原物之上,被多事的添加了無關的圖騰。

照片 085-多事的添加物.jpg

多餘的添加物。

照片 090.jpg

 影片簡報片頭畫面。

室外的最後巡禮...

照片 091-大天后宮石獅子.jpg

天后宮搬過來的石獅子。

照片 091-昭和皇太子登三樓露臺.jpg

 皇太子裕仁親王登臨之三樓露臺。

戰後,這裡見證過中日和約的簽訂,也曾作為台灣省主席的官邸;一度失修後於2002年起開始維修四年,耗費數億元。

照片 095-平面圖.jpg

官邸平面圖(圖樣來自:簡介DM)。

照片 098.jpg

外圍牆。

 

後記:

一. 除了1923年來台巡視的裕仁皇太子,之前的1908年,接待來台主持縱貫鐵路通車典禮的閑宮院載仁親王;官邸共接待有來自日本的兩位皇族人士。

二. 一作「不知皇室狀,怎知皇室尊。」,我看兒玉源太郎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說台灣人"愛面子",其實是他自己說服內閣的一種內心反射吧(冗談)!

三. 故建築師漢寶德說:「只有親自到建築的前面,受到感動,那才是真實的。」,台灣總督官邸,應該配算是這樣的一座遺台的日本時代輝煌建物。

 

註釋:

註一:

布政使司衙門,約在今天中山堂的前面,由台灣省布政使沈應奎所建,是總核全台錢糧、兵馬及清賦事務的辦公署,相當於今天的省民政廳。

註二:

台北賓館假日開放參觀,請參官網:
http://www.mofa.gov.tw/tgh/cp.aspx?n=9E7AC85F1954DDA8

註三:

首任巡撫劉銘傳,在今日台灣博物館與二二八公園處建立當時唯一一座官蓋的天后宮,成為島內唯一省級官祀的金面媽祖。

另據聞由於劉夫人愛看崑曲,大天后宮常搭戲棚唱戲以娛夫人。

註四:

這一點是殖民國家最核心的觀念,以進行有計畫的改造台灣的藍圖。

要改造台灣,不能紙上談兵,必須實際的資金挹注到台灣來,那勸業銀行就是找建設資金的一種途徑,募集資金給殖民地政府,再把錢做台灣的建設。那麼,建設縱貫鐵路是必須的,日本時代治理台灣期間完成了本島的縱貫鐵路。因為,鐵路就能把各種物產集中匯流到火車的沿線,方便物產和原材物料的流動和使用。
(按:或許,對殖民政府來說,「建立帝國形象」不像我寫得那麼膚淺或有心人看成是一種貶抑,日本時代在「城市整備」和營造「永駐之心」這兩方面,下的功夫非常之深,態度也是十分的認真,絕不膚淺也不只講求口惠而已,但為求切題和行文的流暢,容我論述不多。)

註五:

於臺北大稻埕與艋舺兩地之間所構築、面積達1.4平方公里的城廓,從竣工至全數拆除的時間,大約僅歷20年(1884-1904年)左右。

註六:

「漆喰壁」,有三層,每一層使用的材料、配比都不相同,此工法的最高境界要做到可以將牆壁當成鏡子照方是成功;2002-2006年修復台北賓館期間,延請日人 小松七郎匠師來台重新塗刷。

註七:

日本時代,台灣有很多野生的梅花鹿,這些鹿製的皮毛早年出口到日本,供武士作盔甲的內襯。

註八:

總督官邸改建後,接待最重要的貴賓當屬由文官總督田 健治郎促成的「東宮行啟」相關的巡禮儀式。
1923年日本皇太子台灣行啟期間,總督官邸成為御泊所。台灣總督府極盡能事,動員了龐大人力、物力,整理街道佈置牌樓,設置御泊所內部招待事宜,安排參觀活動...4月25日,有前往草山、北投遊覽的行程,當日下午回總督府官邸,之後留在台北參與數次宴請官員和台灣士紳的活動。

註九:

所費不貲的總督官邸於1901年落成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妃是第一位接待皇族的貴賓。王妃於1901年前來台灣,前往台灣神社祭祀薨逝的亡夫。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