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溪與平溪的山區裡有複雜的越嶺古道群連接兩地的聚落,我於2012年夏末曾以「平溪新景點」為標題,寫了篇石硿子古道畝畝山、石古井環形連走的遊記。3年後有機會再訪雙平這三方交界的山域(註1),古道依然質樸原始,冬雨行山更顯潮溼蓊鬱....

map-1-畝畝山登山步道導覽圖.jpg

借ben的導覽圖說明縱走的全程路線,紅色箭線標記了我們運動方向的示意。

緣起

去年9月我獨自去了柑腳城,接著有機會再次穿越這陌生山域錯綜複雜的古道群,亢奮的跟Michael Sone來這一帶山域探勘古道,吸引我的是他原訂的行程相當精彩可期: 

下坑口 → 中坑古道 → 中坑古道西支線 → 中坑西山 → 內盤山古道 → 內盤山古道北支線 → 畝畝山 → 望古圳口站 → (795公車) → 捷運木柵站。 

上列行程包括有「中坑古道」、「內盤山古道」,這兩條是我一直想親訪的山線路,還排連走出望古,當然是我的「菜」囉。

 

----詭譎的天候---- 

今年入冬以來,旱了好一陣子,1月底-2月初華南雲雨帶和東北季風終於在發生了共伴作用,這場遲來的冬雨,將台灣東北部的迎風面地域搞得濕淋淋的,這一攪和讓這個行程一再的延宕。其中的1/29日當天,詭異的與預測的陰雨天氣大相逕庭,推遲殊為可惜;已經因為天候延展了兩次的活動,勉強在D-1日端出D日最新的天氣預報,仍是無法完全正確的預測該山域的天氣,雨...還是讓我在山上遭遇了。

照片 140.jpg

 

----D日車站內的行前會---- 

08:59 Michael Sone在雙溪車站內等社巴時將探勘古道的行程改動了。

照片 141.jpg

領隊考慮到由中坑古道走的話,其間涉溪次數過多,連日因過於充沛的雨量導致山澗溪水暴增的可能性大增而造成人員涉溪不便(我笑稱:穿登山鞋的勝出),於是行進的路線中,主要是撤換「中坑古道」為登「枋山坑山」。實際行程更正為: 

內盤山站 → 內盤山古道北支線 → 十字鞍部 → 枋山坑山 → 十字鞍部 → 畝畝山 → 望古圳口站 → 106公路(795公車) → 捷運木柵站。 

此一更動,決意不走中坑古道,所以直接搭社巴F812至終點的內盤山站,由該起登點(登山口)續走內盤山古道北支線往十字低鞍處,先從鞍部登冷門的「枋山坑山」(來回枋山坑山約3.2K);接著從十字低鞍上稜線走畝畝山下保線路,接一段石硿子古道出產道盡頭的106公路。更改前後的路線都有畝畝山,這樣串連出望古的古道就可在平溪搭上公車回到台北。畝畝山我是再訪了,也就是說...在不美的天氣之下來踏查古道就只為了登一座山:枋山坑山

這樣的安排和我原「精彩可期」的古道串行大異其趣,但我卻要公平的想個大前提是因此天公實在不太作美嘛,或者換個心情去想,這次沒能去走中坑古道,給了我們再訪的大好機會呀,擇日規劃從雙溪泰平翻越幾個山頭走古道再出平溪將會應運而生的(不然呢!?)。

 

----內盤山---- 

從雙溪火車站搭社區巴士一路搖搖晃晃往西北入山,沿途視覺暫留的印象是:雙溪地廣人稀、好多山,山上有嵐、飄渺而美,好多溪,溪水豐沛,這裡有道地的北台灣娟秀風光。

F812 內盤山線免巴.JPG

免巴班表在新的一年改了,09:39從火車站起搭。 

搭社巴來到這偏遠的內盤山要悠晃約1小時(10:13),還是飄著雨...沒有任何要晴朗的意思表示~哎! 

照片 142.jpg

 

照片 143.jpg

運醬帶我們來到這裡,正在停妥車,我輕喊了他幾聲,可能打斷了他的工作,青了我一下!

我就想告訴他一直很愛這種荒山野嶺的蕭然空寂的感覺,謝謝他帶我們來...但我始終是不發過一語的,這種交流一直只能是默默進行。

照片 144.jpg

舊石厝,荒山中的斷垣殘壁和內盤山民宅。

照片 145.jpg

  

照片 146.jpg

13號民宅。

內盤山出發合影-1.jpg

出發前的合影。

10:25 步道入口就在家民宅邊的上稜路,接著就由盤山坑古道上了稜線...進入冷雨山林。

照片 147.jpg

經過一處駁坎。

扛麻竹筒下山(工藝用).jpg

再遇到一對扛竹下山的夫婦。

她和我們寒喧,我們問麻竹何用途? 婦人自信的回答了竹子用途,我很確切知道她做的是山中永不過時的一種時尚 

11:02 抵達十字鞍部。

民國政府立的林產管理局山字水泥柱014號一支。直行往火燒寮,我曾於3年前到訪過火燒寮17號農舍,聽老屋主高老說從前挖煤礦的故事,他老種的火龍果、土芭樂、翼豆都年年豐收,我特別能感受到來自山上人家的溫馨熱情。不知他老是否還健在的在田園中工作?記得他當時年事就已高。

照片 148.jpg

立於十字鞍部的林產管理局山字水泥柱(國府所立)。

十字鞍的合影.jpg

 鞍部小休時的合影。

從我們上路稜路左上是往枋山坑山(即第一目標),右上為回程路,往畝畝山出望古。回程的路預訂午后再走,先登第一目標然後午餐再說。

登山途中Michael拍到的蘘荷(似遭羌類動物掘食過) 

蘘荷(似羌類動物掘食).jpg

遭山羌等動物挖掘過的蘘荷(註2)殘餘。

蘘荷(完貌).jpg

 資料照片:社團網友分享完整的蘘荷。

正巧現在是大明橘的花期和果期,山區可以欣賞到的白花,匆匆過往乍看之下花苞像飯粒容易誤會和直接想到白飯樹(註3)還以為是見到白飯樹了呢!

大明橘.jpg

大明橘(Michael拍攝提供)。

從十字鞍一路陡上雜木林,接上稍有平緩卻充滿泥巴的林徑,在11:23抵達第二個十字鞍部-過火坪。

照片 150.jpg

上行又遇另一十字鞍部。

照片 151.jpg

此低鞍處為「過火坪」。

緊湊的古道串行,無法多做停留,細雨行於山中,霧濃雨又濛濛的沒任何展望...  

天氣不好,空靈的山林間濕潤得很舒適,吐納的空氣也特別的清新,停下來休息的話會冷,一直走還能借發熱的身體逼逼寒濕之氣,所以我們幾乎沒有休息一直穿越在毛毛細雨或停或下或大些的林間;風又幾乎是靜止的,對戴眼鏡的我和Michael來說,鏡片偶會起霧,甚至需要手動「除霧」。 

1.6K的單程卻感到有點遙遠似的走過了幾個假山頭之後終於登上枋山坑山(12:11),由頭到尾不是滑就是臨危幾近半崩毀的山徑,我想,登山鞋這天應該是穿錯了吧,至少回家後有得洗了,該穿雨鞋的活動,卻因想接續前一日已經在泥濘路踩踏過而根本就沒想過要換雨鞋登山,這樣的任性現在有苦頭要吃了。

枋山坑山頂(H-676m)雙基石:其一為三等三角點 NO.969,花崗岩造;另一為雙溪水源基石NO.12,水泥灌造,應為民國政府立)。

照片 152.jpg

枋山坑山頂基石之一(花崗岩材質)。

照片 153.jpg

 另一基石為水泥灌注的雙溪水源基石NO.12。

枋山坑山合影.jpg

合影於枋山坑山頂。

照片 154.jpg

接著於林中(無開闊地)席地午餐。預備於午餐後退回過火坪,再回原十字鞍部,續行畝畝山。

照片 156.jpg

此山頂的路岔,除了上來的原路可往畝畝山之外...左指標是往東到北勢溪上游的北豹子廚山和灣潭一帶。

回鞍部的伙伴們-1.jpg

 回到火燒坪鞍部。

退回原十字鞍部後,沒有再休息直接陡上

一上山就遇到泥濘山徑上的鳥網數面,這些網跨架於十字低鞍的兩側山腰上,推測是賽鴿必經的航道,預計於賽期時截獲參賽賽鴿,然後依腳環資料向鴿主勒索錢財。網會絆住腳,在陡下和陡上的泥濘山徑上都有遇到,被絆住會非常困擾。

照片 157.jpg

 藍天隊指標指出我們上來的山路...

照片 158.jpg

 同時,另一端指出我們將去的方向。

照片 159.jpg

 路岔有公部門設的指標。

路 岔.jpg

 

枋山坑山路岔.jpg

又一路岔...

照片 160.jpg

其間遇過幾個岔路口,現都有立大型的木造指標,但登山者多不參考這些不太正確的里程數,而寧願相信手上的GPS航跡。

15:02 登上畝畝山(H-570m,土調局圖根點)。雨勢不停,雲霧不散,既已無緣見天日我們以「白牆」為背景,樂趣絲毫不減的繼續團拍,直到過癮才離開山頂。

畝畝山頂.jpg

  畝畝山

畝畝山頂-2.jpg

  

畝畝山頂-3.jpg

  

照片 162.jpg

 玩夠了,準備下山。

電塔(保線路).jpg

電塔基座。保線路由此開始往下行...銜接石硿子古道。

15:42 由台電保線路接上石硿子古道,出圳口站再走產道出望古。

照片 164.jpg

保線路中途,隊長在檢查鏡頭起霧的相機。

保線路中途-1.jpg

於保線路中途的合影(Jerry提供)。

石硿子古道出口合影.jpg

 出石硿子古道街上產道的觸口(Jerry提供)

灰窯溪瀑布.jpg

灰窯溪的瀑流(Jerry提供)

17:05 搭上795公車回台北木柵捷運站。

 

----螞蝗---- 

下雨山徑濕滑,山爬完了...螞蝗自然是下個話題。

下山大伙在106公車停等站檢查時,各自都有被螞蝗攻佔獻血的災情傳出,在郊山闖蕩再多年,沒有人可對螞蝗免疫的

我雖沒有當場抓獲甚或被吸血,說得興樂之餘隨即破功,竟在795公車上發現苟且的一隻黑傢伙正準備偷襲我的左腳,我將它彈離皮膚準備找尋後撲殺時又不見蹤影。 

次日,曾根隊長在社團貼完旅程的照片後,我們竟開始談論/回報各自遭遇的螞蝗災情

Jerry Kao:回家洗鞋子時還找到一隻螞蝗,莫非是在公車上被彈掉的那隻? 

夏玄: 我來認罪~找到兇手就好,它已被正法囉~ben. 

Michael Sone: 我今早洗綁腿時發現五隻螞蝗緊緊貼在表面。為賞牠們的辛勞,我餵牠們鹽巴。牠們大概覺得不好意思吃太多鹽巴馬上就縮身了。(還po上 鹽焗螞蝗的照片哩) 

Sunny Huang:好人一枚。Sone san。鹽烤一串配啤酒。 

Bingoben Ben:穿雨鞋沒中! 不知有沒有帶回家?????? 

林昇德:我也被親吻了!哈哈 

WeddingFilms Feal Chan:那麼你的雨鞋口沒遮起來才跑進去的嗎?女生教我把褲管套進去襪子裡面,這應該可以臨時解決沒綁腿的問題 

Bingoben Ben:襪子要夠厚夠密, 要不還是會穿過去的! 一旦穿過去了看不見,只能等他吃飽了喝足了,想離開時血染襪紅,才知中標! 

Sunny Huang:張大哥。你行行好。普渡眾生。善哉。 

(以上純為各自表述,當成趣味看看就好) 

---------

 

踏查小記

1.登山實施時間:6.5小時。

map.jpg

Map & Tracking on the trail(s)(Michael提供) 。

即使這條在地圖上看來是走於稜線之上的山路,數據卻很嚇人:整個行程升降近1000M;長達11公里,而且我們是在雨中始終快不了的走了6.5H,且多數走在頗為艱辛上下高落差的迢遠山徑上。 

2.總結此趟踏查是霧雨、雜木林、鳥網、濕滑的山徑和很多很多的螞蝗所交織的登山記憶,接下來要年節囉!總希望天快晴朗起來。

3.感謝部分合影照片的提供者和同行山友們。

 


註釋:

註1:

位於新北市的雙溪區的盤山坑有內盤山古道。而外盤山就是和上回去訪舊煤窯的柑腳城聚落相鄰近的山城,而更偏遠的內盤山,就是這次要走的登山起點,行政區域屬於雙溪區,與平溪的火燒寮、坪林的枋山坑接壤。 

註2:

蘘荷(學名:Zingiber mioga),屬薑科薑屬多年生草本植物。喜溫,遇霜莖葉凋萎,耐蔭濕,有較強的抗病蟲性。食用器官為花蕾,味芳香微甘,可涼拌或炒食,或搭配日式涼拌麵線食用;也可醬藏、鹽漬,富含蛋白質、脂肪、纖維及多種維生素等。一般7月中旬至9月中旬收穫。(維基百科) 

註3:

白飯樹的葉橢圓或卵形,互生紙質,花苞如白色的飯粒。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