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秋冬,霞喀羅的楓紅再度翩翩,說服我又踏入古道的靈動不為楓又紅,而是登一座被山友冷落的中級山-布努加里山。以這樣的方式和古道再見,其實和多年來一直有的心願相違,那殘剩7公里就能貫通到達的白石駐在所,因早已土崩瓦解成多段的古道,再次無法如願。塞翁失馬卻焉知非福,布努加里山頂的楓紅,是一種紅得鮮艷的紅榨槭,踏在如坦般殷紅的寬稜山徑上,無論是登山的樂趣或賞楓紅都得到了絕佳的回饋,暫撫我這挑剔旅者的心。

照片 064-大霸群峰-cover.jpg

布努加里山頂眺覽大霸群峰。

D-1日這天入夜後,我又開啟了我的旅程密碼(註1),意猶未盡的三訪霞喀羅。和第一次一樣帶著帳棚上山,不同的是有了自己的帳棚和登山寢具,還有季節也不同,是乾冷又低溫的冬季,當然...山伴也全換成新的了(這一點,就容我不往下說了哦)。

冷冽寒意中車行近3h(1h高速+2h*)才會到秀巒 (*:中途在內灣會合隊友補給達哥加油的時間等等都計算進去),當夜進駐秀巒國小校區,10:30PM我在國小辦公室前廊道上搭好帳隨即就寢,這一晚的夜太深,但我無緣欣賞秀巒部落(註2)的美,但靜靜的夜裡卻聽得到白石溪岸的流水聲。

----D日-和古道的再度相會---

原訂是4點起床,但我卻睡過了頭,不識晦明的將我從神秘的夢境當中叫醒,叫起床的是莊社長,查看表是04:20了,趕緊收帳又接著漱洗、方便,用了昨晚帶上山的蔥大餅當早餐,5點過一刻本團出發...登山大趣,常不辨天色晦明也。

達哥車上的GPS導引著駛出秀巒到路經錦屏道路再上到養老端進入古道,清早天色微亮時的6點一刻,我們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到達步道口,和我最喜愛的古道再度相會!

照片 002.jpg

  

照片 005-古道22K路標.jpg

古道22K路標。

照片 006-登山口.jpg

養老端步道入口

照片 007.jpg

 進入古道1公里...

照片 008.jpg

像這樣的木橋,我們需要經過數個。

霞喀羅古道雖是國家級的步道,卻常常處於封山封路的狀態,究其因是官僚系統太過於安於現狀的規避種種因行政過失引發的國賠糾紛,直接告知封路倒也就乾脆的避責。再究其修繕維護的成效實也不敵天災的摧殘,我有幾年沒來了,但崩塌處還是高繞,原路徑應已無法再修,或根本不值得再修吧!

好消息是古道上日本時代當時的駐在所本來皆已不存在,唯一的白石駐在所卻修復好原貌了(據聞屬實),而那將近一百年前修築的鐵線橋(白石吊橋)也還在供旅者懷古用(屬實)。

以上消息都是我說心酸的,當日我的行程都不包括到白石,附帶一提是因為在D-1日當天,山友Michael兄帶一隊朋友直訪白石吊橋所得知的,也振奮的告訴自己要再來一次。

照片 010-護欄毀壞.jpg

護欄毀壞的木橋,橋面尚好,限載5人。

照片 011.jpg

清晨高嶺天寒,可以不用頭燈走到栗園駐在所舊址。這時,古道兩旁傳來陣陣的鳥鳴聲,是早起覓食的鳥兒在林間鳴唱,抬頭望向對面的山方知晴空早已朗朗;我們通過崩塌地段時,終於可以清楚看見位於薩克亞金溪河谷兩岸高聳偉大的山脈連稜。

照片 012-栗園駐在所.jpg

栗園駐在所舊址。

照片 013.jpg

駐在所舊址之原木造屋地台現況

照片 014.jpg

解說牌陳舊,稍加清理應尚可判讀,希望內文是正確的 

再往前走遇古道的崩坍處,此處的大崩壁,一直是行走霞喀羅古道的一大障礙。和上次來訪(2011年的同一時期)一樣的高繞段,當時鬆軟的臨時便道已被踏實,現今已成為古道的一段,原路基墜落山谷也已不復存在了。

照片 017-崩坍處.jpg

崩坍處。

照片 018-薩克亞金溪谷.jpg

薩克亞金溪谷

照片 019-崩攤高繞處對向景色.jpg

崩坍高繞處望對向山容景色

於將近8點,又前行到了賞楓的精華段-馬鞍駐在所(註3)。果然,淡淡寒流並沒有喚醒古道上的群楓驟然璀璨,傳遞秋冬意味的卻是滿地的青楓落葉。在這個早晨和暖的冬陽穿梭於枝椏之間,亮麗的光影襯托點綴樹梢的青楓,讓我不經意的仰起了頭,眺望群山間的藍天,好想就在這裡賴著不走,好與我聽到的故事情節和遍地堆疊許久的古道人文點滴相伴...著實地,當時我禁不住想偏離航道直奔往前,不去爬布努了,最後這一閃即逝的念頭就又只能成為下次霞道之旅規劃的目標吧。

照片 020-馬鞍駐在所.jpg

馬鞍駐在所,遍地的青楓落葉!

照片 021-馬鞍駐在所.jpg

 駐在所入口地台的現況是...有山友昨晚在此搭帳過夜。

照片 022-馬鞍駐在所.jpg

季楓紅時來馬鞍紮營看似非常愜意,但若無禦寒裝備而隨意仿傚,只能苟且偷安一夜而已

照片 023.jpg

 璀璨的古道開始精彩了起來...

照片 024.jpg

過了馬鞍駐在所後,再走過跨越薩克亞金溪支流的一段木橋,就從銜接起登布努加里山的登山口(H-1330m),就這樣我們要暫時離開古道,開始陡上...  

照片 026-木橋下方的溪澗.jpg

 在薩克亞金溪支流上的木橋向下拍。

照片 027.jpg

跨越這板木橋就到了布努加里山的登山口。

照片 029-木橋旁登山口.jpg

 木橋旁登山口指標(斑駁風化了)

說起以霞喀羅古道為登山口的山頭有兩個:即其一是石鹿大山,另一就是布奴加里山。石鹿大山以前經過其登山口,沒有登上去過,因為那次是探霞山為目的而前來的;這次則是只登布奴加里山。

照片 030.jpg

踏入登山口後就一路陡上,距離雖不長但要爬升800m,前後要翻越兩個稜,從起登到寬稜的前稜要越支流溪澗,步徑狹而濱山谷,路面鬆軟濕滑較需小心腳步;後段為寬稜,但要注意辨別方向和正確的路徑,基本上在寬稜上走,誤闖山腰路的話恐怕到不了山頂。因此,這座山的不易在於路跡不甚明確,而且短距離攻高落差,有其挑戰性。

照片 031.jpg

稍喘口氣才有機會拍照。

照片 032-空地處小休.jpg

 在濃密的林間空地休息,光線不足,隨機記錄的畫質無法講究。

照片 033-香菇寮(去程).jpg

 香菇寮(去程)

照片 034.jpg

 「約30分鐘」指標牌。

照片 035.jpg

 進入寬稜...

值得告慰的是沿途撿起整串肥嘟嘟的青剛櫟,粒粒皆飽滿,可見此地不常受到外界的打擾;另外登頂前,山徑上有一整片的楓紅,楓紅如火,踏著滿地楓葉而行,真是無比暢快。

我之前沒有見過這麼殷紅的楓葉,是紅榨槭沒錯,石鹿大山的「楓紅」也同屬於這種情調。

照片 041.jpg

滿地楓紅,怎拍都美!

照片 045.jpg

  

照片 047.jpg

  

照片 048.jpg

從H-1362m攀爬到H-2125m,終於登上了布奴加里山。

照片 052.jpg

布奴加里山(H-2125m,三等三角點,No.6234)位於養老部落南方,基那吉山正西方,與鄰近同屬中級山之養老山、霞喀羅山(石鹿大山)或基那吉山等名山相比,布努加里山名氣小而受山友冷落。

山頂西側望向大壩群峰的那個方向為一大崩崖,位於基石距離崩壁僅半公尺,岌岌可危。該向斜坡接近90度,坡上有幾棵電桿般粗細的二葉松,松針滿覆於斜面上。

照片 053-合照.jpg

大合影。

照片 058-養老山.jpg

 養老山。

在山頂休息午餐的位置,發現大量金毛杜鵑和細小枝椏的山毛櫸,後者不確定是否就是山毛櫸?

照片 057.jpg

金毛杜鵑

照片 060.jpg

 不能確定是山毛櫸?! 或 栓皮櫟? 

照片 067.jpg

  

照片 068養老山岔.jpg

 從山頂開始下山,先遇往養老山岔。

照片 070.jpg

再遇紅榨槭林區。

照片 071-香菇寮(返程).jpg

 很快的下到香菇寮。

照片 072.jpg

回程小休中...

下山飽受高落差陡下的折磨,社長和義軍都有因不慎而滑跤,萬幸是都沒什麼狀況。

古道回程走得很順利也很輕鬆,除崩榻點外都是很好的路況也平緩而下。霞喀羅古道真是一條景色優美,老少咸宜的步道,下午遇到上山來走古道的朋友很多,有揹相機包輕便裝扮的攝客,也有和我們一樣登山裝扮來健行的朋友...,午後的古道養老-馬鞍駐在所段很是熱鬧。

照片 073.jpg

古道的午後山景。

照片 074.jpg

冬天的終昏雖比預期還來得早,我們貪玩花較多時間逗留在古道上,下返古道登山口方才過午後不到4點,甚至在日落來臨前下山都可以。

照片 075.jpg

走出養老端時,金黃的陽光仍照耀著古道對面的群山頂上,這是我第二次進出養老端天色還是敞亮的。

照片 076.jpg

古道出口下方至停車場沿線,有週邊部落來的小販,包括高冷菜蔬、烤香腸、水煮甜玉米等原民攤販叫賣...

照片 077-裡白樬木.jpg

停車場下方盛開著花的裡白樬木。

照片 078-裡白樬木.jpg

車行經田浦、宇老鞍部、那羅至尖石、內灣晚餐後,由關西交流道回台北。

照片 079.jpg

內灣車站、老街夜景。


登山行程記要:

06:16 霞喀羅古道養老22K登山口登山口
07:10 大片竹林,來到18.5K栗園駐在所
07:50 16.5K馬鞍駐在所,霞喀羅古道賞楓段
08:15 過木橋後左側即為「布奴加里山」登山口
09:31 廢香菇寮工棚(殘片)
10:00 「布奴加里山」尚有30分鐘指示牌
10:20 紅榨槭林
10:38 登頂
12:00 養老山岔
12:32 廢香菇工棚(殘片)
15:40 返回養老登山口。
18:50 內灣用畢晚餐上車返台北。

里程數:19.2公里 爬升總落差:1030公尺(布奴登山口至基點落差約800公尺)。


註釋

註1:

和霞喀羅古道的機緣開始於2010年的盛夏某天,我先讀到關於這條有浪漫氣質的古道她的故事,然後就揹起安哥借我的帳棚第一次在2000公尺的山上過夜,那一晚...我忘了有沒有睡,只記得kikika的文字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翻湧,這般神奇的力量在呼喚著我一次又一次的來到這條古道,這就是我所說的旅程密碼,只屬於我和所鐘愛的古道專屬的頻道。

註2

秀巒部落位於白石溪,也就是發源於大霸尖山的薩克亞金溪和泰崗溪(又名塔克金溪)的匯流處,該部落也是通往養老、新光、司馬庫斯部落的要點。

註3

於日本時代,日治政府把舊道修築成理蕃警備道路,沿途每隔1、2公里就設有駐在所,栗園、馬鞍都是當時古道上的駐在所舊址名。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