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如江面般寬闊的水光瀲影,往來淡水河左右岸互動的船隻,勾勒出一幅古老小鎮特有的質樸以及人文情懷,選擇這個飄著微雨的平常日午后,趁未日暮之前來訪,更加增添對古跡的憧憬與浪漫懷想。
這天我蹲在大樹下的女兒牆,掏出紙筆抓緊寫了初稿。此時,「安東尼堡」旁的國旗正受風飄得啪啪作響,我走向斜坡,望著有紅磚色的古堡、對岸觀音山山頂已響起隆隆的雷聲,烏雲密佈的天際正飄著太陽雨。時不時露臉的太陽夾帶著飄點小雨,這場景,這感覺,我喜歡。正因為天並未晴,雨會時有時無的在下,烏黑的雲彩才格外給人懷古調性;也正因為偶有陽光,才把整棟的紅色建築體照得耀眼輝煌。我喜歡太陽雨下的一切都比多數的晴天溫柔,比蕭瑟的深秋顯得更有生機:樹葉和草地依然如春天般蔥綠,五顏六色的馬纓丹愈加豔麗,一切都顯得格外浪漫和詩意;就連撐著雨傘的遊人們,腳步也比輕快了起來。

照片 077.jpg

官稱「淡水砲城」,民稱紅毛城

結束古道踏查回到捷運淡水站後,從公車下車的地方偶然瞥見英國殼牌倉庫的指標,似乎不遠...預備回程再去看看。我近來都留意關於老房子的事,也讀到比較多日本時代的討論串和接觸到老的素材被上載到社團分享(如老照片之類的),這次來踏查又還有閒暇可以著手拍些照片做為記錄,畢竟,紅毛城我心怡真的很久了!看表,才下午二點多,於是決定搭公車前去。

照片 073-紅毛城.jpg

「南門」的位置,原是懸掛英國紋章的

這天的淡水潮濕且涼爽,不時飄著小雨,不知怎麼的,在這樣的天氣裡,居然會想起兩年前的那場雨。那應該不可能是個假日,不過也不重要,因為常和她在一起,日子久了,每天都像是週末一樣:暫拋手邊的瑣碎和煩惱,換上輕便的衣服,共往山野是最快樂的享受。那陣子我們經常見面,有時從上午到黃昏,但通常是直到一起晚餐之後的89點才分開,接著回家又約明天的時間...。

那個初冬的上午,我們本打算從仙跡岩步道縱走至興隆山(萬芳)的,連功課都做好了。結果一出捷運站碰了面,就看到了頭頂一片黑壓壓的。於是懷著僥倖的心理和她往景美山上閒逛,結果還沒到十分鐘,豆大的雨點就落下來了。本以為那塊烏黑雲彩很快就會飄走的,沒想到雨居然越下越大。我們就鬼使神差地沒去走興隆山,在仙跡岩坐下來聊呂仙公,又說得太入神了,突然心猿意馬的互相傾訴了太多彼此的心事。兩個躲雨沒爬山的人能併肩同坐在一起聊天,也是難得的浪漫。

因為近來常常想起她,甚至是她能同來有多好!但現在想想,那場景已然是一場夢。她走後,我們沒有再電話聯絡、臉書私訊約行程或者聊天,已逝的某個夜晚的那一場淚灑捷運站的分別之後我們中斷了進行交流,那些美好的日子,都塵封保留在那段屬於我們的歲月裡了。

或許這天在紅毛城逢了這一場午後的太陽雨,我應該把心裡有說不出的惋惜用「往事雲煙」四字了事,但一如想還原時空的運筆至此,有她在的那段日子裡,我們已經很投契了,而我仍無數次盯著她問:「為什麼是我?」每次她都笑著點點頭告訴我「真的就是你。」,那麼肯定的說出那麼不確定的關係,聽起來卻那麼神秘和讓人迷惘。

至少,我自己重新思考過:在我們的一生中,這樣的感情發展到底會到如何失控的局面?什麼人最值得珍惜和最值得付出感情?想清楚了,我們才能懂得取捨。鎖住的美好,是更值得一再回味的一種美好,要讓這種美好留在過去,對我來說...卻是一種必然。

照片 074.jpg

 

----紅毛城----

如解密期限已過的時空變遷到現在,要讓古堡說說話了。我驅向眼前的這棟紅色建築-安東尼堡,一般的景點觀光文宣品裡都以「紅毛城」為宣傳照。

照片 075.jpg

內部的牢房門,送飯送水的溝通口

照片 076.jpg

 牆角望向對岸的觀音山

照片 078.jpg

 內部陳列:紅毛城(安東尼堡)於1636年淡水的原住民起義燒毀了「聖多明哥城」

照片 079.jpg

淡水城眺觀音山:城名由明鄭軍隊占領時,經重修後命名,曾是劉國軒的指揮所,軍事意味濃厚


----英國殖民地建築式樣洋房-領事館舊址----

雖然大家知道台灣曾被荷蘭紅夷占據過,也被鄭成功占領,後來又被清政府和日本都統治過,這數百年裡曾有多國勢力進出台灣。以16世紀的淡水來說,它一直是外國勢力的範圍,西班牙人降服沿河諸「番社」後以統治淡水河為其中樞,擴及台北盆地。所以,在台灣給清朝統治的時期,其實版圖也並沒有包括統治淡水,乃至其後的二百多年裡,清政府仍本著消極的態度對待著台灣(註一),當清末期面對強權國家更無保台對策使有效治理的版圖收復的情況下,淡水開始悄悄地有了種種有別於其他台灣地區的改變。

古早的淡水是怎麼個樣子的呢?至少不會是蠻荒之地,看聞到台灣的樟腦、蔗糖、茶葉與硫黃「味道」的外來勢力紛紛而來自由貿易,大台北甚至北台灣都因此而繁榮了呢!

照片 080.jpg

英國領事館舊址,是其辦公處所,日本時代有再增建過

由紅毛城下階梯往領事館舊址,我走的是迂迴的路,先走到圍牆邊,見到了一蓄水池...

照片 081.jpg

 蓄水池邊有接過水龍頭的管線頭,這應該是洗馬池

照片 082.jpg

 放列的古砲

照片 083.jpg

砲身的鑄字寫著歸屬的年代,連季節都有寫上

照片 084.jpg

這更詳細了,有砲重和鑄造單位、工匠名的鑄字

照片 085.jpg

廊道

照片 086.jpg

 內部陳設 : 櫃上的英式紋章

照片 087.jpg

創建人: 英人郇和

甲午戰後,日本人接收台灣,淡水在1895年(明治28年)到日本人戰敗離台後的國府時期直到1971年,英政府都還有派領事在此,這種情況可真是特殊。其間日本人統治台灣期間,還派過15任領事述職於紅毛城(註二),沒有因為政權易主而讓淡水的英領事和英商「拿槍叫你滾就滾吧!」,也沒有下令不准跟英商貿易或讓英商收不到貨、買不到茶葉和樟腦等情事,當然其後太平洋戰事起,兩國關係有些緊張,倒也還是過得去。

照片 088.jpg 

 歷任英國領事名錄

當我走進領事館的紅磚外牆時,巧逢「不朽的追求-威廉.莫里斯特展」延續「英國維多利亞時期傢俱復舊展」走在舊的英國領事館建築裡,更有英式舊生活的氛圍。

威廉.莫里斯的設計圖案多以花鳥樹木為主,原來幼年時期他度過的田園生活,成為他日後的靈感。我更有興趣他說過的短句,字字敲人心扉。

照片 089.jpg

威廉.莫里斯-短句

照片 090.jpg

 

照片 091.jpg

  

從淡水港望向觀音山 大屯火山彙地質調查報文 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 明治45[1912].jpg

 老照片就是有味道(資料來源:臉書社團分享)

照片 092.jpg

賜福天使(威廉.莫里斯特展之展品)

照片 093.jpg

  

照片 094.jpg

 一樓門口懸掛的巨幅特展布幔

有興趣的可看官網:http://www.arthappening.org/williammorris/intro.html

從內部走出來,陽光和熙,英國領事官邸建物沒有因任何的戰禍受損而被完整地保存了下來,1980年,該城的產權轉回台灣政府列為古跡,它是了解早期台灣對外關係的活古跡,值得世代保存下去。

照片 095.jpg

臨近的真理大學是西班牙風格教堂式建築特色

這棟兩層樓的典型英國殖民地建築式樣洋房,牆壁為清水紅磚,屋頂是閩南紅瓦,我比較注意它的磚飾,圖案是薔薇花和薊花(維多利亞時期)

照片 097.jpg

 

照片 098.jpg

  

照片 099.jpg

 花草細部的圖案(下圖);稍高處的VR 紋飾,則是(Victoria Regina),維多利亞女王的縮寫

照片 100.jpg

  

照片 101.jpg

一樓和地下室間的通風口圖案是銅錢

照片 102.jpg

兩古跡建築間的蔥綠色草皮

照片 103.jpg

  

照片 104.jpg

 

照片 105.jpg

  

照片 106-馬櫻丹.jpg

 馬櫻丹

照片 107.jpg

  

照片 108.jpg

 

照片 109.jpg

  

照片 110.jpg

  

照片 111.jpg

Lay out.

又回到捷運淡水站,就走路去看英國殼牌倉庫。有空再回味一次洋行商人在淡水的那段時光吧,我想在這離開淡水的定點前再為它佇足一下。

 

----英商嘉士洋行倉庫----

就是我標題上寫的英國殼牌倉庫的官方名稱(註三)。區內有大型磚造倉庫、小型庫房、還有軌道、由庫房連通運貨月台的歷史建物。目前倉庫的入口處堆了好多大陸運來的石馬、石人等雕像,企圖營造出「文化園區」的意象,其實我覺得適得其反的把古蹟包裝成墓園,很可惜的呀!

照片 112.jpg

鮫島商行的T.R磚頭是老東西(邱 鈺鋒)

照片 113.jpg

 S磚是サミユル洋行在北部生產的(邱 鈺鋒)

照片 114.jpg

 磚造倉庫

照片 115.jpg

 

照片 117.jpg

 百八魚場 親子丼~好吃!

後記:

淡水城的午後太陽雨讓我偶感一段過去的往事哼著《失落沙洲》時,想的不是惋惜,更談不上悲切,應該說是...所有在生命中和我有交集的人,滋潤和豐富了我的生命意涵~感謝

 

註釋

註一:

前清,於統治初期基於對台灣的不信任,在台灣並不築城,還荒謬的視台灣島為「敵境」。當英國商船、煙船到達北台灣的雞籠、滬尾等地開始從事自由貿易/銷售鴉片時,本來統治台灣的範圍就有限的清政府,終於抵制不了被迫開港對外貿易(1860年)了。在道光年間,中英戰事又起,本來就沒有保台方針的清政府,應英國人在台頻繁的貿易需求,在當時滬尾、艋胛、大稻埕等地找尋英國領事的辦公地點,淡水河畔的紅毛城便由英國政府向清政府長期租用(1860年至1972年),該城的產權還一直到1980年才輾轉歸還台灣。(郭弘斌編著,台灣人的台灣史,網址:http://www.taiwanus.net/history/htm)

註二:

1895年日本治台以後,英領事館曾向日本重提租約,於1912年獲同意。1941年珍珠港事件後,日本人接收紅毛城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維基百科)

註三:

在滬尾、艋胛、大稻埕等地活動的外國政府中,以英國人在台灣的勢力最大,他們在淡水河邊設居地,還各設領事館。卻也間接的使得當時的台北能繁榮與進步。當時清、英不透過官辦的交易的商品有台灣的樟腦、蔗糖、茶葉與硫黃等。船運商品需要倉儲設施,遂有英籍商人范嘉士(Francis Cass)透過中間人向滬尾草寮莊人租地並興建倉庫,經營茶葉貿易。促成北灣新商人的掘起後,部份商品被清方收為官辦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