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將末了
這一年過得「驚險」。驚奇也令人緊張的是我害怕麻煩的程度又升高了。

三月天裡,淡水天元宮綻放的吉野櫻已經到了尾聲,最後的花況是枝椏上紛紛添了新綠芽...
感慨每年三月很多人刻意簇擁的來這裡「追櫻」,可惜今日如吹雪般紛落,待這波冷鋒過了境,這裡今年的櫻花季也該謝幕了。如果是來賞櫻的心情一定不怎麼開心的吧,還好我是來爬山的,從天元宮...下清天宮。

照片 005

 三月的天元宮,吉野櫻花況。

寫在行前:

照例去找資料並做了記錄帶著,重點反而只有一個:「在哪裡接上往面天坪的石砌步道?」

因為由天元宮往東南方向上山的路只有一條,新近又都有隊伍開團剛走完,我認為山路就是這樣...「不怕難走,是怕難找。」;

另一條又是再熟悉不過的了:「清天宮-向天池-向天山、面天山」,就是單純的環狀步道。從清天宮可繞一圈經向天池上向天山、面天山,也可經面天古道直行至面天坪,在兩年前走的陽明山西段縱走時留下深刻的印象。

行前最常關切的問題是...兩條路怎麼接上的呢?又在那裡接上的呢?

我簡要的記下了幾個字:『向天池如碗;見路旁一石碑「司神」,古墓的土地神。』(行前自留,原文照錄)以上這些文字,讓我安心。

------時序是集合前的1小時-----

搭上藍線捷運不久就收到某山友因雨不能前來的簡訊,我誠然尊重因連續溫暖又晴朗後天候驟變的首日戶外運動的不適切,溫降又微雨的..只有心情能隨著轉變的人,才不會受到天候變化影響了爬山的興緻。最後至少還有一位能同行,我心足矣。

07:10就到了淡水站,觀看天空是無雨的,其實...從列車自地底上了高架到了圓山站,我就察覺天空早已無雨,吹著微弱的東北風,涼爽宜人。

07:35見到同行山友詠潔真是開心,一同搭上40分開的淡水客運875公車直往天元宮奔去。08:00到了宮前遇一長者說道:「賞花嘛~再過一兩天就都掉光囉」我順問山仔頂步道登山口的確切位置後上天壇「賞」櫻去...

照片 006

數大便是美的吉野櫻樹。

這遠近馳名的賞櫻聖地-天元宮,我最沒資格說陌生了,因為有幾年我擔任戰術教官的期間,現地課必來這裡用餐(午膳),而每年都不會是花開花落的季節前來,所以也從不關心這裡種的櫻樹是什麼品種、幾時要開花,賞櫻就更不懂了。

現在則稍微懂得這種文化活動的「淺碟」了。

我的觀察是,大眾只知道來追著風氣賞櫻,卻不知只會看見一時的花開花落而已,那曾經燦爛的櫻花樹的背後,其實沒有故事.....。這種欠缺文化深意的賞櫻活動在我看來...至少還要蓄養一個世紀不知能不能行。

活動與文化的連結,以山櫻花來說吧,它與臺灣文化之間的連結是夠深的,原住民以年樹視之,象徵連歲更迭交替而永不停息。那這裡的賞櫻又是怎麼回事呢?

我就不會刻意來這裡賞櫻花,我覺得也不必忽略其他的樹種來討好大眾,一片「會賞櫻花,不知櫻花趣」的假文化活動,本來就不必鼓勵,既違反自然也無此必要。

-----山仔頂古道-----

照片 007-A-山子頂步道的入口與解說牌

天元宮前左側小巷發現步道入口,淡水山仔頂登山步道為行程起點。

經破布子腳來到山子頂10號民宅岔路口,環顧四週的古宅院落都很清幽,老茄苳樹也極美,但就是沒停留的意思,自己卻不知道為了什麼...那麼想趕路,運筆至此認為殊為可惜。

照片 010

跟著標示走,路徑是很清楚的。

08:20通過山仔頂步道入口,沿途指標清楚,設置位置夠貼心,標示需時40分鐘的路程,20分鐘不到就走到了,再往上走有大水塔觀景台,問了友人..她說不累,我們就繼續往上拾階而走...

照片 011-步道入口

步道入口(左);右導覽圖示指出此處為大眾健行的步道終點,即將開走山路(紅色的點線路段)。

照片 015

 不時回頭「照看」我的山伴。

照片 016-蛇根草

蛇根草。

照片 017

遠方的什麼都不可以望見的三芝地區,成了霧茫茫雪白一片,惟稍近前的的房子尚稍可歷歷辨識。

經過一段段陡上的石階...濕滑加上超陡坡得慢慢的走著。

照片 018-耳挖草

耳挖草。

遇一岔,是山腰的分岔路口,上走些會看到“山水雲”指標:左往「水管路、巴拉卡」、右往「向天池、山子頂古道」。續行上山...

照片 019

遇“山水雲”指標後往上續行...

霧氣彌留在楠木樹林...有很神秘的中級山氛圍。我得感謝這天的天氣讓山上水氣充足。

照片 020-蓪脫木

蓪脫木。

照片 021

  

照片 022-水同木

 水同木的幼株。

照片 024

  

照片 026-楠木林

 楠木林。

接著翻越支稜就在山腰繞行且緩上,便可來到越嶺岔路口,在這裡清楚的分往向天池山,左邊循稜線往向天山、面天山。向下走呢,無指標但判斷就是我們要走的向天池了。

照片 027-A-向天池山

上寬稜是越嶺岔路口;先取往向天池山(下圖)。

照片 029

向天池山(H-881m,無基石)。

照片 031

司神。山仔頂古道的末段會看見一座古墓旁一石版刻有「司神」,是否相對於常見於墓園中的「后土」的守墓職?我並不清楚。

我行前所關心的那個問題,走到古道的這裡必須要解決了。幸有同行的伙伴曾經從這裡反方向登往天元宮的經驗助我;又和在岔路口巧遇一位專程找「面」天池(註)的登山客同時給了我自信,判斷銜接下往向天池的石階梯步道便是。

這位從面天山下來的朋友,看來是走得有點驚恐和意志薄弱,我們先領著他去訪向天池。談說之間了解他對向天池的誤解,是關於這個...池水不固定週期的蓄水問題。實則之所以稱為向天池,是有看天池的意思。意即只有豪雨時池能積水成湖,若在乾季時,池水常態是低落的,甚至乾涸無水。這天我們三人見到正午的向天池是這麼的迷矇,這麼的美和夢幻,生態池上多年生水生植物-燈心草茂盛;短暫留影後續行往面天坪岔。終在面天坪的岔路口上我們和這位巧遇的朋友道別,他續往二子坪取車,我們則續下往清天宮。

照片 032

滿佈燈心草科多年生水生植物的向天池。

照片 033-燈心草科多年生水生植物

 

照片 036

太子碑(「皇太子殿下行啟紀念碑」)。是一處鮮少人注意的遺跡,目前碑文被毀,空留山林之中

路上常見到扁背馬陸的身影...未拍照

第一次逆走向天池下往清天宮,還真沒什麼把握,雖然順利的完走這段越嶺路,而且下到清天宮時...小6公車正好一分不差的讓我們趕搭下山(北投捷運站)。

照片 037

終點:清天宮。

登山行程只花費約三個小時,過午後一點就到家了。我無意誇耀能耗時少又順利,只是一切的幸運都要歸功於同行的友人和老天的協助,無冷冽的寒風和粗暴的春雷大雨,讓我們在涼爽和霧林中渡過美好的半日山遊。

實際行程記要:
08:17 山仔頂步道入口
08:34 登山口
09:22 山仔頂古道/向天池岔路
09:57 楠木林
10:17 向天山/面天山/向天池山岔路口
10:10 向天池山
10:25 向天池
10:52 太子碑
11:27 清天宮登山口。

 

註: 應為向天池的誤植。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rry
  • 司神>好特殊的稱呼喔
  • 「后土」的確常見,「司神」真的是首見。
    我的理解不知對否,兩者都是指土地之神吧。

    楠窗閒筆 於 2014/08/05 10: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