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讀到《山城歲月》的網誌,其中<話我故鄉>都在訴說黃金山城的古往今來,挺有興趣的是這些社區的發展歷史故事,都和日治期的冶鑛有關。這天就循著祈堂路走過索道和礦坑和隧道,還去了戰俘營遺址(現為終戰紀念公園),企圖找那部"A War Story"的那86秒的片段畫面。

map-1.JPG

自繪之黃金山城之鑛坑.索道踏查路線/高程圖。

時間回到出發前一晚,讀了前述作者的<記憶地圖>上、中、下篇,做好了2張memo再加上之前留底的9x9公分的便條紙2頁,寫清楚探訪的次序、路線規劃和時間配置等要重記錄,放於案頭次日攜行備行程中隨時察查。

這天早上不僅匆匆的把備用的記錄拋諸腦後,遺忘在桌上沒帶出門,快到瑞芳車站才想起來自己真是豬腦,渾然不覺的還有重要的頭燈也沒帶,要走進瞎燈黑火的隧道可如何是好?不過,當我看了祈堂廟路邊的「尋金訪古路線圖」後,膽子和貪心都益發壯大起來,忘了沒記錄和裝備的事,一心只想把圖上有關「本坑」和有「索道」二字的地方都走走...前者有本山3坑粗選場、本山4、5、6坑;後者有斜坡和無極索道(圖上沒有索道標示,但記憶中是有的)。另外,我一直有個印象,Sonia 在遊記中曾提到過「本山七坑」,應該一併去訪。就這樣以純粹的毫情壯志去展開一天的黃金山城鑛坑踏查。

照片 001.jpg

「尋金訪古路線圖」(於祈堂廟)。

交通接駁(略)。我倒想先談談《山城歲月》這個相關網誌中的<話我故鄉>,因為這和我安排這趟踏查的動機息息相關。首先談一部原文的電影"A War Story",這部描述英軍在金瓜石戰俘營的電影片頭有86秒的片段出現過一個場景,就是斜坡索道。在我提到的網誌作者於2012年元月四日發表的那篇<記憶地圖>一文中曾多有筆觸的提到這猶存部份建築物的天車間與基座軌道仍存在的索道...還有當年被稱為「啄鼻仔路」,曾被淹没在茂密的芒花之下的情境...,整整兩年過去了,現在看來已經做了一番新的整理,梳草和清道、鋪設小橋以及台糖公司對各豎井所立的警告牌等...(註一)。

A War Story.jpg

"A War Story"電影片頭截圖。

索道以下,直可望見六坑以下各礦場以及著名的陰陽海處走向...也就回到了電影中的那86秒的畫面中了。斜坡索道這個地點就是當時太平洋戰爭中英俘在金瓜石的生死歲月寫照,在其<話我故鄉>中是曾被提及最多的事(註二)。

既是踏查紀錄,就依實際的時程分劃,穿插拍得的照片附帶說明的方式詳述如后:

10:00 抵勸濟堂整裝

10:05 斜坡索道入口(天車間)

照片 002.jpg

斜坡索道入口。

照片 004.jpg

由天車間往下拍攝,比電影片頭畫面的取景範圍大,但比對深究後發現原畫面的構圖應是中段的高處拍得的

照片 007.jpg

斜坡索道中段出現了雙軌

30-50度左右的斜坡上的軌道並不完整,中段出現雙軌,部份鐵軌恐怕鏽蝕嚴重被移除了。當年這條長317公尺的索道有固定班次的(人貨都載),何時建成不知,於民國76年(1987年)停駛。

照片 008.jpg

索道的下方終端處有磚牆和水泥砂漿澆灌的屋頂建物數棟(皆已廢棄使用),內置有繡壞的輕便車的鋼輪串軸...說明光復後有組織(台糖公司)曾有效率地運用過這裡。

照片 009.jpg

一棟建物中有繡壞的輕便車用之鋼輪串軸。

斜坡往下就就找到本山六坑的坑口。 

10:26 本山六坑口。 

本山六坑舊稱六平巷(日治地圖的名稱),此刻的坑口鐵網封住,禁入。 

照片 010.jpg

2013年12月8日的「重回六坑」活動的布幔還在。

10:28 第一隧道入口(南口)

照片 012.jpg

到無極索道第一個隧道口。隧道口張貼著「年久失修,禁止進入」字樣,我還是踩著泥濘的路徑摸黑前進...由於坑外陽光強烈,藉著餘光反射可以隱約在黑暗的隧道內看到當年鋪設枕木軌道的地基,我執登山杖以點地踏實方式前進,幸行過兩山洞都很平安。

照片 013.jpg

往下個隧道間的步道可見到剛走過的第一隧道外部盤踞的幾條廢煙道...

照片 014.jpg

 廢煙道內仍殘存砷、銅等危害物質(見告示牌說明)。

第二隧道入口前有初鋼纜線一大捲,入內也是直通出口,依前法進入通行內部都良好。

10:38 第二隧道出口(北口) 

照片 015隧道出口(十三層選鑛廣場).jpg

 隧道出口(十三層選鑛廣場)

10:40 十三層遺址頂層

照片 019.jpg

由頂層拍向陰陽海

10:58 茶壺山步道登山口(長仁產道端)

照片 021.jpg

登山口一勒石碑

循茶壺山步道叉路口往左上,也就接回六坑產業道路,但其中的一段整個坍塌了,因此要高繞翻越...走於山友開闢的路徑也好就近觀賞廢煙道,我想這就是有名的煙囪稜吧。山頂展望好極了,除了回望整條斜坡索道之外,山谷裡有橋墩遺址也清楚可見(戰俘故事片頭會發現山谷裡有一橋,目前只剩下橋墩);另一側是我剛走過的無極索道二隧道邊的擋土牆和隧道口。

照片 025-廢煙道.jpg

斷裂裸露內部的廢煙道。

照片 026山谷裡有橋墩遺址.jpg

山谷裡有橋墩遺址。從這張照片可對照出電影片頭中索道下方部份的原建物位置

照片 027-第二隧道.jpg

第二隧道

照片 028.jpg

如巨龍般的煙囪稜

又回到本山六坑,再探是否可走被芒草蓋住的本山六坑廢棄產道石階梯回上面的天車間,但這段石階路似乎只蓋了一半,高大的雜木、芒草擋住去路,也無路跡可循,遂放棄再往山上走(註三)。只好回到廢厝處,開始往上爬斜坡索道,紀錄顯示這條六坑斜坡索道要爬至少15分鐘,海拔157m爬升到271m(註四)。

12:00 祈堂老街

照片 029-台東火刺木.jpg

祈堂老街路邊植栽:台東火刺木。

問路...原來五坑就是黃金博物館。

照片 031.jpg

 

照片 032.jpg

金瓜石聚落和黃金首稜:基隆山東稜-基隆山之稜線(祈堂路上拍得)

照片 034.jpg

 太子賓館

12:30 本山五坑(黃金博物館)

照片 037.jpg

 

照片 038.jpg

問了博物館售票大姐,她說四坑在神社上去一些...

照片 040.jpg

 

照片 041.jpg

 黃金神社。

過了黃金神社,步道再往上行就可見路邊有磚造圓鞏拱牆面的建物,因為見不到「本山四坑」的石刻匾額也沒見到封住的坑道口,於是又再往上走...直到出現本山地質公園的路標,決定先去公園看看。

13:07 本山地質公園

照片 044.jpg

從沒來過這裡,只見有一露天開採過的礦層切面整面展示出貴重金屬礦脈的崖壁,再細讀解說牌..此行收獲頗豐。

照片 045.jpg

貴重金屬礦脈的崖壁,一處天然的人文歷史教室。

從公園再往回到步道的轉折處,又決定向右走探探路,我有兩項重大的發現:一是找到個坑道的高程圖資料和發現山徑上的山寶鐸花。雖然向右轉入雜草掩蓋的山路仍沒找到我要的礦坑口,終究這兩項發現是個不錯的收獲,至少和此行目的密切相關的高程圖在我手邊相關記錄和資料都忘在家的冏境,此刻就是個「惡補」的小抄一樣「從天而降」。

照片 049.jpg

匿跡於步道轉角處的礦山紀要,是我此行最重要的參考資料。

照片 052-A-山寶鐸花.jpg

再走發現了山寶鐸花。真令人興奮...

13:39 本山四坑

照片 053.jpg

四坑的遺址

14:09 戰俘遺址

照片 055.jpg

位於勸濟堂東北側銅仁里的戰俘營遺址,現為終戰紀念公園。

照片 057.jpg

當時太平洋戰爭中英俘就是囚於此營地,這裡也有「督/啄鼻仔寮」之稱;數百人的戰俘被稱為「啄鼻仔」..日人逼迫戰俘礦道開鑿的工作,集中於六坑坑道之中...苦不堪言。(建現場說明牌)

離開了集中營的舊址,走上報時山下的停車場平台看聚落遺址的紅磚厝、老衫木電線桿...有種奇妙的感覺,這是英軍戰俘被迫勞動工作時走的路呀...。

跟著將這些片段記憶畫面都拉回來的同時二次走下天車間,直下斜坡索道,柏油路面坍方處在高繞排煙管接回十三層頂往長仁社區找本山七坑口遺址。

15:16 長仁社區觀景平台

照片 060.jpg

從觀景平台眺忘黃金山城..竟這麼美!!

在這天的下午於長仁社區問當地居民關於這個坑口位置後就打算放棄了,而我所說的放棄是不能在這天去訪了,應改在下次連同黃金池一同去探(還是不死心)。

準備前往此行的最後一站-黃金瀑布。從長仁社區產道走出北34線上,見路邊的春天這牛奶榕樹又發芽又結果的,好熱鬧喔。

15:35 黃金瀑布。

照片 064.jpg

夕陽金黃色的光,已灑落在山頭的頂端,踏查行程近尾聲,接著到瑞芳吃我愛的小吃後打道回府。

後記:

1.如果說此行我有遺憾的話,其實還不算是拍那些遺漏的礦坑口,而是另一部"無言的山丘"電影場景中的黃花坡早已不知身在何處了?!

2.關於無極索道的兩座運礦隧道都是直視可通的,那如何有「無極」之名的呢?

我事後諸葛的查資料後終於稍懂...是彎度。 昔日還因這彎度過大的軌道,需會有一名工作人員於最大彎處防止臺車落馬(出軌),而這S形彎處就形成無極圖中陰陽渾沌的曲線了。而原來這兩隧道間原本有一溪谷,因無極 索道的軌道遺失,現整理填土成較易走的路徑了。


註釋:

註一:

那(2012)年元旦在勸濟堂的停車場舉行的「把路走回來」(斜坡索道)淨山活動暨「還我台車道」連署行動之後,從勸濟堂天車間-斜坡索道-本山六坑-水湳洞十三層選煉廠,施以了人工開路、除草等作為,幾個月後,又有一名為「昔日礦業路徑再發現」的活動續辦,使得現場稍有秩序。

註二:

1942年的一批大約1100名的戰俘,從新加坡搭乘England Maru,抵達台灣北部的基隆港。這批戰俘又被分成各約五百多人的兩組;一組被送往台北的台北第六戰俘營,為一項勞動計畫做苦力;另一組則被送往金瓜石,也就是著名的銅礦戰俘營。這裡也是遠東地區最差的戰俘營之一,戰俘們在混濁的環境下,幾乎全裸以及光腳,每天在地底下工作十二小時,還必須遭受日本兵殘酷的虐待。如同其他戰俘營,食物及藥品的供應匱乏,拳腳交加卻很頻繁。靠近戰俘營旁的緩坡山丘,有一座埋葬死亡戰俘的墓地。(原文出處:[<紀念儀式~11月11日,2012>(網址:http://blog.udn.com/lucywu3984/7069249)]同一時期前後發表的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記錄多篇也詳細提到相關的當年事。

註三:

此處無路徑而迫切回斜坡索道上山之事,經回家後查資料原肇因於本山六坑上方曾有過崩坍,土石掩蓋後雜木叢生。

註四:

參考網址:http://www.everytrail.com/view_trip.php?trip_id=1916184

, , , , ,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