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關於一條北海岸最美的臨海鐵路支線將要復駛了。我們先回顧一篇2007年9月的「舊」聞:「擔任台電深澳電廠運煤任務的深澳支線將走入歷史。」在該日(9/28日)特別安排一了趟最後列車巡禮;同文內容又說:「...預定民國99年完成路線整修,肩負從瑞芳車站接駁到海科館的任務...」(註一)。顯然,這預定的日期已經跳票3年了。待我再進一步查察有沒有更新的相關資訊時,我又發現今(2013)年底連結瑞芳至海科館(註二)間的通車路線,於初期將不包括有山海美景的一號隧道至八斗子車站段(暫不恢復客運)。目前是12月的中旬,既然尚未通車,想去健行全段6公里的鐵路支線,再順訪今年入列十大經典魅力漁港的「蕃仔澳」漁港,一探山海之美景。

map-深澳支線.jpg

我的行程就隨著這條即將復駛的鐵路支線走向深澳岬角。

這天是下雨天,搭台北北迴線4148次區間車,在瑞芳站下車。

8點30分出瑞芳車站,走舊地下道到後站發現...原來貼滿老照片的地下道還在,而供旅客上抵月台的通道,已被封住並鋪設了洗石的牆面,好看來整體一致;我還注意到這裡裝飾的氣氛都是關於即將來到的聖誕節。

久違了,這條地下道有我來來往往走過的許多回憶喔。

照片 001.jpg

瑞芳舊地下道裡曾經旅客熙攘,現在僅供懷舊而已了。

在逢甲路步行,經過福德宮後走到接轉下方的分岔支線軌道....走入舊支線的軌道20分鐘後到達瑞澳隧道口。

照片 002.jpg

 步行段起點

照片 007.jpg

 瑞澳隧道口。

出瑞澳隧道會經過鐵路旁的清國井口。原來就是工寮旁的加蓋四方井,內部只有水流..沒有什麼特別,此遺址是清代在台所開的唯一官方煤廠所遺留。

當我在深澳線上遇到的第二個平交道,見整個設備都很新,但並沒有任何作動。路旁的指標已經可以指出海科館的方向。

照片 008.jpg

一路只聽見自己踩在道渣碎石的咖咯聲,還偶爾擔心支線會不會出現試車的機關車。寬闊一點的路面,會選擇一旁有加蓋的排水溝,行走其上其實舒適度高於鋪設道渣的鐵軌上。

照片 009.jpg

由專門運送煤礦兼客運的深澳線鐵路轉成解決海科館聯外交通問題的對策下,全段6公里的鐵路支線縮短為總長4.2公里的海科館線。

照片 010.jpg

一號隧道西口前月台施工作業。

照片 012.jpg

重「新」復駛的支線將通車至此。柴快車行駛的路面也已改為新的板式(無碴)軌道。

照片 013.jpg

一號隧道東出口處積水。

出隧道口續走鐵軌就能聽到拍岸的海濤聲巨響...視線先是被工程單位的鐵皮圍籬阻擋而看不見海,再走過去一些就能豁然開朗了; 滿地的外來種蟛蜞菊和大花咸豐草霸滿了鐵軌。因復駛路段僅到一號隧道,所以這邊早已無人整理,雜草便悄悄開始蠶食路面,再過一段時日恐怕就會完全被掩蓋。

照片 015.jpg

這是八斗子站的月台遺址(復駛後客運將不包括這一段)。見這廢棄的月台,幾乎快要被雜草淹沒了。

照片 016.jpg

出了一號隧道西口開始,深澳線就和台2線濱海公路並行,成為名符其實的臨海鐵路。

照片 017.jpg

一間在舊鐵道沿線緊緊挨著鐵軌的一幢小屋,門口還曬著中藥材似的木屑,藥材的主人是雨天忘了收?還是根本就不在意呢?

一轉身的對面人家家門口種了一盆夾竹桃科的卡利薩(別名-美國櫻桃)。一棵櫻桃果已紅黃相間的即將轉為熟果,但果樹上有更多任其轉黑凋謝的果;一般是當成裝飾或觀賞植物用的「卡利撒」是Carissa的譯名,在北部我真的第一次見到,因它具有微毒性,和食用的美國櫻桃果味甜,可食用是不相同的,這種不好吃,也不建議吃,才被主人當成盆栽種植的吧。

照片 019.jpg

夾竹桃科的卡利薩果實。

二號隧道較一號隧道及瑞澳隧道都要長些,鐵路在隧道內轉彎,兩端無法直接通視,我沒取出頭燈使用,但因太暗從排水溝邊走到腿軌內踩著一段段的白色水泥枕前行,勉強走出隧道後發現...出口處比人高的姑婆芋、芒草植物生長茂盛,和一號隧道東出口僅是低矮的植被相比,這裡簡直是蠻荒;更誇張的還有...因地勢較公路鋪面低下的支線軌道早已成了垃圾棄置之所,而且棄置多年的各種垃圾,幾乎要佔滿這整段的鐵路支線。纏人密芒草和其中的蔓藤植物交織成如蜘蛛絲網般牽扯著我的前進,有段姑婆芋、芒草密集到難以穿越,我必需權宜暫時繞過才勉強續行。堅持走完深澳支線的心讓我不氣餒的不改行北濱公路替代現在的處境..奮力的手撥芒草網,腳踩著垃圾加油向前行。

照片 021.jpg

蠻荒貌的二號隧道口。

照片 022.jpg

來到二號隧道東口,隧道上方就是建基新村,這裡是當年建基煤礦開採所形成的聚落。

隧道口左側緊鄰深澳線的是建基煤礦的降煤廠,現成為營造廠的水泥預拌場,走到廢水泥廠邊所看到這段鐵軌是整個泡在泥水中...整條支線成了溪流,甚至已無法再往前走下去了,因為地基被嚴重淘空,連原來安放鐵軌的地基都已經被土石沖刷不見了。我被迫暫時離開改走廠區內一小段路...再踏過流失的地基跨越對岸,續往前方向找尋深澳線殘存的軌道...但再過去未再發現鐵軌,應該也差不走多到盡頭了。

照片 023.jpg

鐵道盡頭的水泥預拌場。

照片 025.jpg

跨過激流再過平交道,我再沿著可能是鐵軌的路線深入...深澳線至此已經完全消失了

深澳支線健行的記要:

08:33 瑞芳站
08:54 分岔點鐵路支線
09:06 第二平交道
09:11 2k
09:15 瑞澳隧道口
09:19 瑞澳隧道北口
09:33 海科館立牌
09:56 一號隧道前正整修月台
09:58 一號隧道前客車折返點
10:00 一號隧道東口
10:04 廢棄積水屋
10:07 八斗子站月台遺址
10:11 台2 71k併行處
10:28 二號隧道東口
10:36 水泥廠遺址。

續從建基路二段(北濱公路深澳段)轉入深澳路往漁港區...開始第二段的行程:

離開濱海公路轉進長長的深澳路,經過碧雲宮的會議室想和當地深澳社區的耆老聊聊天,問問他們對於支線的現在和過去有些什麼看法...但沒遇到老人家。馬上再往漁港走去...感受這個漁港規模不算小,馬路新、寬而且直,還可看到漁港中許多漁船與釣客。由於雨天,空氣中聞不到夾帶著那股熟悉又鹹鹹的海水味與魚腥味,反而是清新爽暢。港區風勢不小,常要邊看路邊撐好傘,所以無暇多看看社區;不過,今天是雨天又冷,碼頭上沒有見到什麼漁民或外勞在作業,反而是因為將近中午,不少開車來的饕客們到漁港造訪有營業的海產店打打牙祭。

走著走著猛然抬頭就和遠處相當醒目的地標-「番仔澳酋長岩」第一次接觸,就如我見過的照片中..它是撇過頭去的側面頭像,整座山都是它的翠綠冠羽,鼻子很挺,輪廓深邃...遠遠望去還真是像印地安酋長呢!我走得離它越來越近...已經走到酋長岩的下方了,一棟二層樓的廢棄的樓房(造船廠)邊有闢一公園,順著公園內的步道走一小段,臨海仰望這天然形成的岩盤區,反而不像酋長頭了。

怒濤洶湧的海邊也有不懼風浪的釣客垂吊於岸際,不難想像...更別奇怪,因為我連這種壞天氣都出門爬山健行,他們的行為也就不能算怪異了,況且他們都按規定穿上救生衣,安靜的在港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我看到動海巡的單位,只想問他們...象鼻洞在哪?
年輕的隊員回答我:「過黃色的鐵皮屋左轉,有條被人踏出來的路就是了」,補充一句題醒:「這樣的天氣過去要特別小心喔!」
我想他說的「有條被人踏出來的路」是指什麼呢?
沒弄懂他的意思就往裡走到堤岸邊,想應該再左轉吧!?
沒什麼把握,又退回黃鐵皮屋處,遇到一位閒坐的大哥,他說得更是「具體」了...離堤岸前150-200公尺,左邊進去就是了。
說得這麼的明白,我要再不明白就不應該了。因為他那番話...我多爬了一座山,旅程中多了驚喜,也撿了個海軍基石。

照片 026.jpg

11:36 山上的混凝土造基樁(註三)。

趨之若鶩的是象鼻海蝕洞才對吧!怎麼到了山頂還是沒有看到呢???

突出的高點可以看到完整的漁港區、岬角,還可以望向基隆山、九份山城,就是沒看到什麼...象鼻海蝕洞呀。

濕冷的東雨天,循原路下得來本就不易,而且還不知道自己剛爬上去的是什麼山,摸到的是什麼基石?(同註三)。

這次問到的還是黃鐵皮屋雜貨店內的小姐,她邊忙邊回我的問題:「到堤岸左轉更往裡頭走就是了,大約往裡走要個10分鐘喔,海象天候都不好,還是晴天在來吧,今天就不建議去啦。」

我說聲謝謝轉頭就往那片岩岸走去。這一天找了兩次的奇妙岩岸,在第二次深入的走進去之後發現岩石風蝕、海蝕等造就這片奇形怪狀的岩塊,像蕈類的..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妙多盡在此處,難怪有「小野柳」的美名。

照片 031.jpg

如大象噴水的海蝕拱門(象鼻海蝕洞)。

立於海蝕拱門崖邊,驚濤裂岸之浪旋即撲殺過來,這才想起岸防人員、雜貨店小姐他們方才的勸...。經浪襲數十回後,立足點只剩近崖處的碉堡樣的建物了。此堡是前軍事建物,堡內還有容納數人的空間;

我隔著碉堡,浪都能高飛過堡頂沖下,幸僅濺濕褲腳而已,但已見識到大自然驚人的威力,人要被帶下海..幾無生還之可能

照片 033-蕈狀岩.jpg

蕈狀岩

照片 034.jpg

 印地安人頭山(攝於港灣)

第二段行程小記:

12:05 小野柳奇岩區往象鼻拱門高處
12:09 象鼻海蝕洞
12:28 印第安人酋長岩壁觀賞點(某家海鮮餐廳前廣場)

近13點,在一間土地公廟內用午餐和休息。

13:20分回到濱海公路候車亭。在我等車的一個小時內,對向福隆往基隆的基隆客運班車都走過3班,我要往瑞芳,卻是一班車都沒有,離開漁港後又沒處去的在候車亭內等著車...就為了追被風吹走的傘,穿在左腳上的巴西人字夾腳拖竟跟我說再見了!
真的沒有生氣,因為1051公車來了,我搭上車到瑞芳吃清湯肉羹+炒米粉囉。


候車亭就在台電深澳電廠的旁邊...還聽到一部淡藍色的台電公司專車在沿線公路上來回的放送18(明)日的停電通知。這種通知方式真特別!是這裡才有的嗎?

回家整理裝備,發現左、右手的各一指尖部分都有割傷,為了拍照按快門方便,沒戴全包覆式的手套造成的小小印記。另外,跟了我近2年的人字拖壞了,讓我想起<潔子爛漫>日劇女角和她心愛的知己蒼太君一起私奔的時候,奔跑中她關鍵的人字拖壞了,他們只好認命的換個心情各自生活下去。雨天走的這趟懷舊鐵路支線,不僅很浪漫,而且還讓我換了個角度想這樣的小插曲,這是自己過去都不曾有的好修為。

 

註釋:

註一:

深澳支線的前身是1936年完工的礦業鐵路,運煤輕軌火車往來於瑞芳和水湳洞之間,當時名為金瓜石線。這條曾被鐵道迷喻為台灣最美麗的鐵道支線的深澳支線,曾經在50年代有段營運載客(兼營)的歲月,但自北部濱海公路(台2)開通導致鐵路運輸量下降,賠錢的支線已經長達24年沒有客運列車進入。其後又因深澳火力發電廠將進行拆除改建,深澳線暫時停駛。這條鐵路的命運看似將完全走入歷史的灰燼,卻被一座名為「海科館」的新計畫所牽動,預訂於今(2013)年底重啟深澳支線,營運後將和平溪線一樣行駛柴油觀光列車。
2007年全面停駛的新聞資料來自:<台鐵深澳支線停駛,最後巡禮見識山海鐵道之美>,2007/90/28日,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7/9/28/n1849404.htm

註二:

「海科館」在哪裡?這是我還沒有讀完整篇報導提出的第一個問題。經過谷歌,全名為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位於台灣基隆市八斗子,目前啟用(見官網:http://www.nmmst.gov.tw/)。
深澳鐵路支線於2014年1月9日(四)首班列車復駛於瑞芳至海科館站間,里程長4.2K。詳參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108004261-260405

註三:

經查是印地安人頭山(H-50M,海軍012測量點);另一邊遙遙相對則是蕃仔澳山,山頂也有個基石(H-48M,台灣省圖根補點)。在西南側的印地安人頭山頂因受到蕃仔澳山勢阻擋,雖高居臨下仍無法看到半島最突出部的象鼻洞。其實它的位置就在蕃仔澳山的東北方向。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