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楊南郡的古道專題講演之後(註一),就一心嚮往有機會能去走探八通關古道。和年初去的浸水營古道一樣,這也是一條橫越中央山脈,穿越原住民部落,且曾在此進行族群抗爭的百年古道,「瓦拉米」以其高知名度和國家一級古跡的歷史遺跡,引我走進那段迴盪在山林裡的抗日場域(註二)。這天我們一行13人揹負除了自穿自用的裝備外,還肩負團體的公糧(或公裝)上山,以輕鬆的步調走進古道,在瓦拉米山屋住了一晚,次日再下山回東里會餐、泡安通的溫泉,然後各自南北回家。事實上,瓦拉米步道只是八通關古到古道東段的1/8小段而已,雖然不知自己能否再有機會真正的走一趟古道橫越中央山脈(註三),但我對這日治期越嶺線一直保持著高昂的興趣,希望能再走全段中的其他路段。

照片 012.jpg

瓦拉米古道(山風)。

瓦拉米步道,位於花蓮縣卓溪鄉南安,由南安至瓦拉米山屋,全長13.6km,繞著拉庫拉庫溪而行,行程很輕鬆,因為全程高度落差只有500公尺左右,是一條適合老少咸宜的路線,而且沿途生態豐富,毒蛇和臺灣黑熊、藍腹鷴等珍稀動物在此山區出沒。

瓦拉米相關位置圖.jpg

登山行程:
古道東端出口,台30線 OK→山風登山口(Sanfu)→佳心(Kasin)→黃麻(Koma)→瓦拉米山屋(Warabi蕨 駐在所)
瓦拉米山屋(Warabi)→黃麻(Koma)→佳心(Kasin)→山風登山口(Sanfu)→古道東端出口,接台30線經南安出玉里。

步道對一般遊客開放至佳心,之後的路段就必須要申請入山、入園證,因我們D1日要住宿在瓦拉米山屋,所以行前需要向玉管處提出申請。又因山屋床位有限,我們一行當中的3/4要準備搭帳過夜。

瓦拉米-證書-1.jpg

自組隊伍申請進入玉山國家公園前,每一成員必經測驗後取得的學習證書。

照片 006.jpg

南安遊客中心對面有花東這個季節的稻田色塊。

照片 007.jpg

登山口整裝...

當進入登山口,就因揮動登山杖而杖落入邊坡底下,險有草擋住不讓它繼續下墜,我背著背包全身跪下去撿杖起來(很危險的動作,應切記先卸背包再做此動作,以免墜崖)後續行。

照片 012.jpg

抵達山風。這裡原為布農族阿桑魯崙社的居住地,後來被日人改名山風,設過山風駐在所(註四)。

照片 017.jpg

瓦拉米古道通往山屋會途經五座吊橋,分別是山風一和二號吊橋、黃麻一和二號吊橋、瓦拉米吊橋。

照片 019.jpg

山風橋。

照片 021.jpg

上圖左側的瀑布,在步道上這只是見到其中的一段而已,如果要看完整的瀑布,要走下151階台階。去程為趕路,準備回程去看。

照片 027.jpg

風景非常秀麗壯觀。

照片 031.jpg

佳心,已距步道口4.5K。佳心設有盥洗室,離開主步道往上有男女廁所,這裡也有平台可以供露營。我和joey決定繼續朝山屋邁進,因為還有將近10公里還沒走,而後面的隊友無法取得任何聯絡。

照片 033.jpg

這墊起來的高台應該就是駐在所的舊址,我發現當每經過一個日治期的駐在所遺址前,都先來一段類似走參道(神道)一般的抖上路段。

照片 045.jpg

抵黃麻駐在所,距步道口7.8K。我們在此簡單午餐,我吃阿瑜為每個人準備的富里羅山米飯包我帶來的海苔吃~非常的讚。

照片 054.jpg

瓦拉米山屋算小巧的山屋,容量有限但稱得上五星級,至少廁所和供水都是相當清潔和無虞的。

照片 057.jpg

從山屋向北望向玉里山(H2157m),山上雲霧繚繞。

照片 059-1.jpg

晚餐我們帶的公糧開始從每個人的背包中卸下,燒酒雞的湯頭....經驗中在山上吃過最豐盛的一餐了

照片 067.jpg

安靜的夜感覺還是因鄰隊山友的清晨聊天,只能說還好只是一晚將就!

睡6人帳擠下5員大漢,連翻身都顯得困難,難怪光哥說要"統一"翻身。覺是睡不好了,早早便收拾起床和賞景。

照片 078.jpg

D2日清晨,在山屋看到的日出。

從山屋的平台往下走一些就是東方日出之處,在兩山相鄰之天際間已露出曙光,我們守了約20分鐘等待日出天亮,外出旅行這些年...上次在山上看日出,應該是登北大武的那個早晨吧

06:30 早餐畢,打包也完成正準備下山。回程的背包沒有變輕,除了公裝6人帳的內帳外還多了3公斤的廚餘帶下山。

(未完待續)  

 

註釋:

註一:
楊南郡先生於今年11月2日應台大登山社50週年社慶之邀以古道為專題演講,當時全場座無虛席。楊先生熟黯日文,又爬過百岳,熱愛鑽研「古道」,在八通關古道上有實際的訪察和深入的研究。 

註二:
瓦拉米(Warabi)的本意既富有生態的意義,也蘊涵著史詩般的悲愴。Warabi是日語「蕨」之意,在沿途果然見到很多的腎蕨;瓦拉米對布農族來說則是指:「跟著某人一起去做某件事」,這件事或許就是跟著頭目去「出草」。「出草」也作(或又稱)「馘首」,依據維基百科對「馘首」的釋義是「砍下敵人的頭顱,並且予以收集。此舉是為了炫耀戰功,或是進行某種習俗儀式。」。「馘」為割取的意思,也稱獵首、獵頭。這裡曾發生過史詩般悲愴的事件意指喀西帕南事件(詳如註五)。 

註三:
八通關古道在清領期和日治期間都曾經有過建樹,而清朝和日治時期建的八通關越道路線不同,清府在道完成之後募民屯墾,但因天然環境險阻和原住民的抵抗,成效不佳,因此八通關古道僅20年間即成廢道;日治時期日人在理蕃政策驅用下於大正八年始開闢八通關越橫斷道路及關山越警備線,全線於1921年1月完工,東、西二段以大水窟為分界點,西段自南投信義鄉起至大水窟,長約42公里,東段自玉里至大水窟,長82公里145公尺。東端步道出口為玉里鎮山風(台30線起點)。(資料來源:http://www.ysnp.gov.tw/summary.aspx?summaryID=1)而我所指的八通關古道自然是後者的日治期遺跡。 

註四:
山風原是布農族阿桑魯崙社居所,日府於1920年6月設置駐在所,改名為山風。日警在此地種植木瓜與桃子,以解思鄉離愁。舊駐在所於1944年廢止,今日所見的駐在所遺址僅有駁坎,步道邊也以大理石重搭地基,幅員寬廣且位置重要顯見一斑。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