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館的蟾蜍山(註一)和汀州路的寶藏巖是相鄰近的兩個景點。

這天挑個午後過去探訪蟾蜍山和寶藏巖聚落,尋訪老眷村舊社區,也看廢棄老厝的新生命,雖然它們都要面臨新的衝擊和城市規劃的新考驗,在此我不妄斷它的命運,只是想將歷史所遺留的斷面留在影像的記憶裡......

照片 053.jpg

順基隆河高架道往福和橋的汀州路三段就可走入寶藏巖。

去(2012)年11月去過仙跡岩之後,那座山上關於仙跡(足印)的傳說大多和蟾蜍山、蟾蜍精有關(註二),無論是呂祖欲躍往指南宮,大意而失仙足於景美山,或是他遭仙姑推落凡間..順收伏蟾蜍精也罷,都讓我念念不忘想來看看這景美山對面的蟾蜍山。

探蟾蜍山,輾轉搭車在羅斯福路的師大分部站下車,從路口步行進來見到路邊堆著很多砍倒的山棕...

照片 001-1.jpg

山棕是有經濟價值的植物羽狀葉可做成掃帚或搭蓋涼篷;葉軸分割的纖維可製繩索、還有清潔工具如刷子等。

萬盛街158號對面找到上去的路。

照片 004.jpg

看過記錄是沿七十二階的階梯上行,後來知道從這裡緣山路而行至山頂是整座亂葬的山崗。

照片 005.jpg

上至一間廢棄簡易木板搭的工寮,上掛著「軍事重地 請勿靠近」警告字樣,我無法再前進了...

只好下移至低處找路,動線毫無章法,有些腳步是跨在墓地間的狹窄空地橫越...我抱持敬畏的心,只擔心一個問題,就是對「安睡」的亡靈的不敬...。

照片 007.jpg

南與景美仙跡岩相望,仙跡岩都會看到這個小山頭,心裡老想來一趟的蟾蜍山卻連路都不好找。

最後拍了對面的仙跡岩後原路下山,在下山的民居前遇到一位高挑的美女,告知我的來意後,她好親切的說著她所知道的寶藏巖(這個地點她經驗較多嘛)..那是我的第二個造訪的目標,至於蟾蜍山~她真的不知道

再次回到萬盛街的巷口時,遇到一位阿伯,我不甘心的再問蟾蜍山,他肯定的說...「蟾蜍山的登山口就在街口和羅斯福路口的階梯上去。」我謝過他後趕緊前去...地點就在附近

找到阿伯所說的上山階梯其實很容易,但山路只翻越一座小山..就要往下走,尷尬的又得問當地居民了。

遇見一位外出的嬸,她說:「從這上!」...說完便騎著單車走了。 

照片 008.jpg

上山的路,會經過眷村的老房舍...然後是雜亂不堪的山徑...路面顯而易見是以水泥鋪設的。

看似無奇的上山路再往上走不到5分鐘便遇到了路障,是一顆高(直徑)約100公分的倒木橫躺...我本試圖翻越,後來迂迴繞路至邊坡,高一層樓的落差底下是一片髒亂的竹林地,從擋土牆下至竹林需另取預放於牆邊的鋁梯下去...繼續找路...

下面竹林的路,也是根本不通的。

我很失望的回到下面的眷村口。和一家男主人問了問...他無奈的說:「至少有6年路不通了!」

照片 010.jpg

我悻悻然的從這條巷口出羅斯福路...

照片 011-民族國中旁邊.jpg

走到民族國中旁邊,回望這座「有妖孽」的蟾蜍山,山頂上一目了然的軍事雷達站。

是這樣的一座小山,山不高...但徹底拒絕我,根本就不歡迎我的地方...必有妖孽。雖然憤慨的叨唸著爬不高的山,受到的挫折感卻極高...不過如果想成山上有妖孽,自己會比較開心一點吧!

------------------------寶藏巖-------------------------

寶藏巖,可以指涉的是那間供奉觀音菩薩的佛教山寺(屬北市的市定古蹟),也可以論及涵蓋週邊的違章建築所形成的歷史聚落。從外觀看這些依山而造的違建集合,小鄰小里的小社區,大多前身都是殘垣破牆的舊眷村,目前都由各個藝術團隊改造成新的藝術空間,為舊的時代賦予新的生命,從舊的痕跡中擦出新的火花,也在這樣的時空交錯的新舊混雜中找到都市的新面貌,這是一個我從未到過的新景點,早有耳聞...但趕不上過去的樣子,現在在我面前的是蜿蜒的巷弄,簡陋(改建內部中)的房舍,多變化的空間廊道和房舍格間..甚至靈骨塔比鄰而居,在這裡新築起的每一面水泥牆,都有藝術家的心血和氣息蘊藏其中...這裡就是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照片 013.jpg

看似以卡通圖案塗鴉的牆面,卻是這個文創園區各藝文空間區域的簡介地圖。

照片 014.jpg

 佛教山寺-寶藏巖

照片 021.jpg

寶藏巖隱身於公館繁華商圈裡,在各個直接利害關係的團體權衡下,拆除寶藏巖社區違建的規劃時有傳聞....不確定性也一直牽動著這裡未來的命運(註三)。

照片 016-1.jpg

打造中的文青藝術新殿堂 : 藝術工作者的進駐,為寶藏巖注入新的元素,也帶來新的希望...

或許您會問...寶藏巖聚落在熱鬧的都市商圈附近,離『都市感』這麼近的地方,大家都認為人一定很多,怎麼我都沒拍到人的照片?

而且,不是清晨或黃昏的問題,而是週一休館..除了居民和少數進出的藝人之外,狹窄的路上當然不會有人。

我原先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只知道在白天拍攝,讓人有一種『明明是大白天,怎麼會沒有人呢?』這樣的感覺...挺有趣的。

更刺激又有趣的是..因為不對外開放,我的走動就兩度驚擾了兩位管理人員,和管理人員玩起躲貓貓的遊戲...是挺好玩的。

只能說,他的曝露行蹤是因為..無線電沒有保持緘默。

照片 027.jpg

沿山勢而建的社區往上走到高處,拍到有意思的風車畫面...

照片 029.jpg

 這裡可眺望剛剛去過的蟾蜍山。

照片 031.jpg

空間造景藝術。

照片 033.jpg

 這個廊道,是我非常喜歡停留的地方。

最後,自己走到戶外走動拍照,有照到河口的黃昏和寶藏巖的外觀(斷面),這個時候河濱車道上單車客非常的多呢,哈哈。

照片 040.jpg

 

照片 036-1.jpg

初秋...那萬盛溪注入基隆河河口的夕陽,真是無限美好呀!

去(2012)年底北市都發局開始施作「寶藏巖生態廊道」,就在新店溪和萬盛溪交口、寶藏巖聚落南側。

進去看看培育些什麼植物...

照片 025-鵲豆和川七.jpg

生態廊道的植物之一:鵲豆和川七鵲豆的顏色很吸睛,紫得真美。

照片 037.jpg

 秋葵和其花、葉。

照片 051-兔尾草(通天草).jpg

兔尾草(通天草),就是可以拿來燉排骨的狗尾草

照片 049.jpg

寶藏在此圖中喔! 

照片 050.jpg

寶藏巖的歷史斷面。

這裡曾受到大自然給這群違章聚落的洗禮,經過考驗之後的房舍都已經被拆除了,形成寶藏巖現有的外觀,斷面上方是仍繼續使用著的房子,也參觀過房屋內部的陳設,稱為歷史斷面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某一時代的人們與大自然共生的耐力與長時間磨合的結果

照片 052.jpg

此圖和之前的那張壁畫內容一樣..是藝文空間的簡介,拍特寫在此

在這個寧靜的午後去過降妖」之蟾蜍山,雖然..被我戲稱山有「妖孽」的蟾蜍山不歡迎我登頂倖然離去是事實..但我也莫可奈何,只好默默的在寶藏巖又望了望那屹立不動的蟾蜍山而興嘆

寶藏巖真有寶藏,但是屬於你我都應該珍惜的城市人文瑰寶,現在它還扮演為台北這個城市印象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連走這兩處好景點視作寶庫般好好欣賞玩味,絕對不虛一行的

 

註釋:

註一:

清領時期,蟾蜍山是新店、景美與台北盆地間的貿易要道,為了對抗原住民以及課稅納糧,清朝在此設立廨署,是「公館」地名的由來。

在美軍協防台灣的年代,美軍自1950年代起便駐紮在台大校園內的「台北通訊站」,協助鄰近的「空軍作戰指揮部」進行戰管與偵查任務的技術支援,為當年防禦臺海領空、取得空優起了重大貢獻。從軍事要塞的觀點看,該山曾是捍衛台海安全的中樞-空軍作戰指揮部,相傳蔣介石曾於該山的山洞內坐鎮指揮臺海空防戰役-馬祖空戰。

最近,國防部準備剷平位在蟾蜍山超過60年前興建的眷村(煥民新村)的房屋,移交成為「台灣科技大學公館擴建預定地」,這個台北最後一個山城眷村將面臨被拆除的命運。蟾蜍山有太多庶民集體累積的記憶,也是台灣發展史的一頁。

(資料來源:2013/10/29 <Diana Ross也來過蟾蜍山?台美老兵聚首:暢談蟾蜍山、美軍與老蔣的歷史痕跡>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好蟾蜍工作室。詳參網址: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6116)

註二:

關於妖孽的這個傳說是...蟾蜍山與仙跡岩兩山南、北相對,就在仙跡岩頂呂洞賓廟正上方,海拔100公尺左右木造涼亭處,有故事解說牌載曰:「古時候,在今公館地區有一蟾蜍怪,常常危害百姓,呂洞賓下凡並在此岩石上和蟾蜍怪鬥法。呂洞賓一用勁,力道太深以致留下腳印於仙跡岩。蟾蜍怪被降服後,變成岩石,就是今天蟾蜍山的位置」

因為蟾蜍山頂雖有顆三等三角點(編號 No.1082號),目前受到管制無法進入,也無法登頂,酷愛登山的我只好牽拖說...山上必有「妖孽」來解悶。

註三:

1980年代開始,台北市政府以整頓市容與水利維持等理由,開始計劃全面拆除寶藏巖社區,不過拆除過程遭到當地居民陳情與抗議。1980年7月,寶藏巖從水源保護地正式劃入臨水區的297號都市計畫公園,不過因為涉及新店溪臨水禁建區,除了寶藏巖觀音亭古蹟外,當地的台北市政府正式展開拆遷該地所有違建的計劃。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