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將末了
這一年過得「驚險」。驚奇也令人緊張的是我害怕麻煩的程度又升高了。

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930年代,在玉田里山腰處的三合院老宅「慶餘堂」,許多詩人在此聯吟唱和(註一),這樣的人文風景到了昭和15年(1940年),因日軍徵用(駐紮)舉家搬離廈屋後,榮景亦隨之不再。「慶餘堂」所在的山嶺,日本時代稱「少將山」,慶餘堂建在此山的北面,居高臨下面對著基隆港,視野廣闊,構築的宅第園林雄據山巔,當時規模宏偉;人去樓空後,遍覆冷清蔓草藤蕨,老樹攀附於頹圮的牆垣,連部分牆垣也荒廢傾倒,殘破不堪。華麗一時的廈屋雖依舊佇立,但不再是曾經的富麗堂皇,而僅有細緻典雅的餘韻任憑想像而已。

多數的基隆古蹟和「慶餘堂」一樣可惜,大致已頹壞並雜木叢生,僅隱約可見其輪廓...沒想到會有 一群年輕人,挽起袖子,讓老宅再現風華,著實令我感動。沒趕上元宵前的「梓桑文化祭」,趁梅雨鋒面短暫南移,雨歇回溫轉晴之午後,獨自赴古宅踏查。

照片 080-cover.jpg

慶餘堂。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廿世紀初期,臺北是個急速發展的城市,當時總督府已在為臺北市街進行下水道工事,併行拓寬道路,開拓水源並逐年進行,以敷城市發展之所需。其中水道工程的進度,因遠不及於城市的用水激增的量,在供水不足的情況下,從1903年4月,臺灣總督府成立「臺北市街給水調查委員會」,以推動臺北市的自來水工程起直到1945年止,基本上臺北市的供水能力,包括水源設施、輸水管線等已臻完備,足可供應32萬人口使用(註一)。其中遺台的第一個「系統性古蹟」-草山水道系統,於2004年4月被市府公告為第111號市定古蹟。這套古蹟中的「圓山水神社」是屬於無社格之小型產業神社遺蹟,就位於捷運劍潭站對面的山坡上。

照片 131-cover.jpg

社名碑。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久前,我看到台大校史館的一張老照片,是日本時代的芝山巖故教育者社殿前參道(今百二崁階梯)上的帝大學生們的留影,想起要踏查這個從未到過的台灣國民教育發源地遺跡。

1896年尹始當日,芝山發生了襲殺「國語學堂」六名日本教師(註一)的事件,史稱「六氏先生事件」,為了紀念此一事件而建有神社於昭和年間鎮座(1929年),接受學生參拜,並視此地為台灣教育聖地。首次踏上這教育奉獻犧牲者與文化史蹟的公園,忍不住為過往的血腥感到涕零;不論人們在從前或是現代登上芝山,就算沒有神社的現在,你仍可以感受到這片土地與城市多數人共同的記憶(好或壞的),無論那是一種對史觀認同選擇的問題,或者是對亡靈的敬畏與師道的尊重。

照片 013-cover.jpg

樹蔭下的「學務官僚遭難之碑」。

, , , , , , , , , ,

楠窗閒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